華發網繁體版

我所知道的徐夤生平

我所知道的徐夤生平

徐夤(《唐才子傳》作“寅”。夤,《說文》解釋為敬惕也,從夕,寅聲。夤即寅之別體。因寅為借義所專,別制此字。但二者又有不同,夤除了“敬”這一含義外,還指“夜深”,結合徐夤的字分析,當為徐夤更妥),字昭夢,祖籍福建莆田,唐末五代時人。生平年曆不詳,其事蹟散見於《十國春秋》《唐才子傳》及《莆田縣誌》中。機敏精思,頗有文采,工詩,尤擅作賦。《莆田縣誌》謂其“博學經史,尤長於駢語律賦,時人目為錦繡堆”。其賦聲聞遠至渤海,其人以金書列為屏障。見於《十國春秋》:

寅賦膾炙人口,渤海高元固來,言:“本國得斬蛇劍賦,禦水溝賦及人生幾何賦,家家皆以金書,列為屏障。”其珍重如此。寅才思敏捷,黃滔為威武節度使推官,太祖饋以魚,會滔與寅方接譚,即請寅為謝箋,寅殊不經意,援筆疾書,曰:“銜諸斷索,裁從羊續懸來;列在琱盤,便到馮驩食處。”時人大稱之。

其文才巧思如此,但仕途卻很坎坷多舛。徐夤舉進士的時間,有不同的說法。《唐才子傳》有如下記載:

寅,莆田人也。大順三年蔣詠下進士及第。工詩,嘗賦《路傍草》雲:“楚甸秦川萬裡平,誰教根向路傍生。輕蹄繡轂長相蹋,合是榮時不得榮。”時人知其蹭蹬,後果須鬢交白,始得秘書省正字,竟蓬轉客途,不知所終雲。有《探龍集》五卷,謂登科射策,如探睡龍珠也。

而《莆田縣誌》和《十國春秋》均寫作乾甯元年。二者記載極為相同,估計同源或是有承襲借錄的關係。

乾甯元年,舉進士,試《止戈為武賦》,有“破山加點,擬戍無人”句。侍郎李懌奇之,擢秘書省正字。

——《莆田縣誌》之理學卷、儒林卷、文苑傳

徐夤,字昭夢,莆田人,登唐乾甯進士第,試止戈為武賦,一燭盡已就,有“破山加點,擬戍無人”之句,禮部侍郎李懌覽而奇之。是歲,釋褐授秘書省正字。 

——《十國春秋》卷九十五之徐夤傳

又綜合各家論點,當為唐昭宗乾甯元年。又有史籍記載徐夤在朱溫滅唐建梁後開平年間再試並登第。《福建省志》記載:

梁受禪,再試進士,梁祖曰:“是賦《人生幾何》者耶?‘三皇五帝,不死何歸’之句盍改之!”寅曰:“寧可無官,不可改賦!”太祖怒,削其名。

但劉克莊對此存疑。《劉後村敘公文集》:

公以乾甯元年登,進志四年歸閩,又十年,溫始纂唐未纂汴,無再試之。事既歸,公無至汴之理。或者之言謬矣。後村與公裔孫端衡同遊,見聞較石高。《莆陽比事》亦引再試事均誤。

“進志四年”非指年號,唐末五代各國帝王均無此年號,此處當作“得志,大志已成”講。乾甯元年是894年,得志後四年歸閩,應當是乾寧四年897年。《莆田縣誌》也可佐證:“時全忠有纂唐志,寅見海內多故,遂歸閩,時乾寧四年也。”又十年,朱溫才篡唐,朱溫907年滅唐建梁,反推恰好正是897年,吻合。劉氏之言不無道理。因賦與梁太祖結下恩怨,其事卻也真實,不過應該是發生在唐覆亡之前。徐夤性情耿介,書生性情,容易在話語文章中得罪人。《十國春秋》中記載了徐夤《過大樑賦》的由來,可見一斑:

嘗遊大樑,以賦謁梁王全忠,誤觸其諱,梁王變色,寅狼狽出,欲遁去,恐不得脫,乃作《過大樑賦》以獻,略曰:“千金漢將,感精魄以神交;一眼傖夫,望英風而膽落。”梁王得賦大喜,遁縑五百疋。蓋全忠曾夢淮陰侯指授兵法,而晉王克用則眇一目也。(《九國志》載《大樑賦》雲:“客有得意還鄉,游於大樑,過郊垌之耆舊,問今古之侯王。父老曰:“且說當今,休論往古。昔時之功業誰見,盡日之名有睹。中一聯雲“遂使前年漢將,憑吉夢以神符;一眼傖夫,望英風而膽喪”。)

這篇賦討好了梁太祖朱溫,暫免殺身之禍,卻也得罪了李克用,為日後埋下了禍根。李克用死後,其子李存勖即位,是為後唐莊宗。李存勖因徐夤侮辱父親之罪,一登基清算舊怨。

我所知道的徐夤生平

唐滅梁,閩使賀莊宗登極。莊宗遽問使曰:“徐夤無恙乎?歸語爾主,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寅指斥先帝,爾國何以容之?”使回以告。太祖曰:“如此,則上欲殺徐寅爾,今但不用可也。”即日戒閽者,不得引接。寅拂衣去曰:“丈尺之水,前陂後堰,安能容萬戶之舟乎?”

莊宗正式稱帝是在923年,距徐夤創作那篇賦時已相去二十餘年,其恨甚深。閩王王審知先前歸附後樑,梁滅亡後,不敢與後唐交兵,被迫辭退徐夤。徐夤之前一直在閩王帳下供職,任書記,頗有賢能。王審知欣賞徐寅為人正直,學識淵博,邀請其商討治閩大事。徐寅等人適時提出“輕徭薄斂,撫民休息”之策,首先興修水利,發展農業生產。他協助王審知修長樂海堤,建十個鬥門,旱可蓄水,澇可洩洪,灌溉千畝良田,糧食豐收,民心安定。自此,八閩大地積極興修水利,漳、泉等地倉廩盈實。之後回到故鄉莆田延壽村。史載:“尋舊隱釣磯處,慨然有長往志竟卒於長壽之別墅。”(《十國春秋》)。徐寅年邁歸隱後依舊積極有為,為鄉裡做了許多好事。在延壽橋頭南側,他傾注所有積蓄,建成延壽萬卷書樓,藏書達萬卷。書樓不僅借書給學子閱讀,還定期舉行講學,講授者自由講述,學子們自由聽講,後成書院前身。到了宋代,莆仙各地興辦許多書院,供學子們學習,可見徐寅對莆仙教育文化發展功不可沒。後世徐氏宗親緬懷徐寅高風亮節和造福家鄉德行,每年逢年過節常張貼:“壽水家聲大,書潭世澤長”的春聯,以示紀念。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髮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我所知道的徐夤生平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