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因水以證地,即地以存古”

酈道元,字善長,北魏著名地理學家、散文家。所撰《水經注》是其現存的唯一著作,與《顏氏家訓》、《齊民要術》並稱北朝三大奇書,又與《三國志》陳壽注、《文選》李善注一爭短長,被譽為“宇宙未有之奇書”。酈注《水經》,參考先代地志著書體例之優劣,繼以《水經》水道為綱,“因水以證地,即地以存古”,綱目並舉,條分縷析。又博引前朝書目所記及自身輪蹄所及,旁徵互證,窮源溯流,曆述沿途土地物產、城邑沿革、聚落興衰、民情風俗、山林水泉、歷史人物、傳說軼聞,以及他書所未有的民歌、俗諺、碑刻等,融地理、歷史、文化於一爐,博雅周備,無複《山海經》、《漢書·地理志》等傳統地志“周而不備、簡而不周”的缺點。其內容之浩大駁雜,描刻山水之靈趣,唐前無人能望其項背。

“因水以證地,即地以存古”

關於《水經注》的研究成果頗豐,起始時間也甚早。唐宋已有人提及,而至明清達到了研究高潮,名家輩出。宋朝殘缺舛訛的《水經注》殘卷,經過明清眾人之手校勘訂誤,經注分離,已大致恢復了本來面目。目前流傳的楊守敬、熊會貞本《水經注疏》集前人研究之大成,又對前人研究基礎上提出了很多獨到精闢的見解。酈學研究史上出現了考據、詞章、地理三大學派,分別致力於《水經注》的版本和校勘,《水經注》的文筆辭藻和寫作技巧,以及《水經注》中所載的山川地理之學。民國至今,酈學研究熱勢不減,愈加細緻深入,但基本不出這三大範疇,如方言、語音、詞彙等語言文字學研究,《水經注》中的詩詞賦銘等文體研究,以及其中所記的地名、河流、祠廟等研究。

酈氏博覽奇書,又引以示博。涉及某地名之由來,某歷史人物之事蹟,遍征正史雜史、方志乃至域外神話異聞。據鄭德坤《水經注引書考》統計,其所引用書目共計四百三十六種,今存者九十一種,輯存者百四十九種,引存者百二十七種,而今亡者六十九種。

“因水以證地,即地以存古”

酈氏所引之書,《隋唐志》中多有未見,而網羅了北魏以前幾乎所有地理著作以及小說資料文獻,在中國唐前小說尤其是志怪小說研究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文獻價值。宋初編訂的大型類書《太平御覽》和《太平廣記》也多有採集引用。小說在中國古代位於九流十家之末流,位卑言輕,為聖賢先達所不齒,所以小說在唐前的發展近於半地下狀態,甚而“小說”自身就含義不清,體格不明。直至民國時期,受外國文化的影響,小說在中國的地位和影響不可同日而語,許多人開始對《水經注》中的小說史料進行分類整理。任如松撰有《水經注異聞錄》,按順序摘錄《水經注》中所有神話異聞、歷史逸事,共計七百三十一條,每條以二字命名,整合成書,惜其未加以分類整理。

另有鄭德坤《水經注故事鈔》對《水經注》中奇聞異事分析篩選,得五百又五則,錯綜比類,分為神話鬼怪、帝王傳說、名人故事、戰爭故事、動物故事、靈驗感應、義俠孝悌、異族故事、佛教故事、祈雨故事、德政故事和名山古跡共十二門類。類別清晰,但失於瑣碎,且僅僅是抄錄原文,未對這些小說材料作進一步的研究。關於《水經注》中的小說研究,另有兩篇博士論文:鮑遠航《<水經注>文獻學文學研究》和徐中原《<水經注>研究》。這兩篇論文的研究物件並不單是《水經注》中的小說,而是整個《水經注》的各個方面,其中部分篇章對書中小說做了簡要的論述。

自唐以後,中國古代小說也在按照自身發展軌跡穩步發展;至宋、元、明、清,隨著小說作品的大量湧現,小說也開始獲得了士人的關注,下層社會更是青睞有加。世俗小說的發展日漸繁榮,也偶有復古帶有魏晉六朝志怪小說風格的作品,譬如《聊齋志異》、《閱微草堂筆記》等。唐前志怪小說是中國古小說的雛形,對中國後世本土小說影響甚大。而這些資料大多散見於酈道元的《水經注》。對其進行分類探源,理清其產生、發展、流變的軌跡和過程,從宏觀和細節上進行整體和深入的研究,有助於考察北魏時期中國古小說的發展狀況,瞭解酈道元的小說觀,以及唐前小說史料對後世小說在內容和形式等方面產生的深遠影響。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髮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因水以證地,即地以存古”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