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日本教育更注重實踐

日本教育更注重實踐

日本小學生的一天是樸素而豐富快樂的。

每天早上八點入校,小學生們全都自己背著書包走路去上學,沒有家長接送。除了背在身後的雙肩書包,他們基本人手要拎好幾個小袋子,有的袋子專門用來裝運動服,有的袋子用來裝餐巾抹布,有的袋子裝體育用具,學會收納並歸類所有學習及上學用品,是他們從一年級開始直至終生養成的良好習慣。叮叮咣咣地背著拎著好幾個包,是日本小學生上下學時一道獨有的風景線。

每天早晨,校長會早早地到學校,西裝筆挺、風雨無阻地站在校門口,微笑著向每個到校的孩子鞠躬問好。小學生們進了學校教學樓,首先要換鞋子,脫下穿來的鞋子,換上放在學校鞋櫃裡的一種輕薄底子的球鞋,這個鞋子因為款式相同,所以每雙鞋上都寫著小朋友自己的名字,整齊地擺放在自己相應的年級班級,絕不會弄錯。進了教室放下書包,小學生們幾乎馬上下樓,到學校的每一個角落開始清掃校園,或掃落葉,或給植物澆水。老師從不指定任務,每個學生都是主動積極地自己找活幹,老師也一起參加早勞動。

在氣氛歡快明朗的小學裡,每個班級只有一名擔當老師,教授國語、數學、英文、社會、歷史等所有知識性課程,只有繪畫、體育等專門技能的課程由相關老師擔任,所以日本的小學老師完全是全能型人才。除了這些知識課程,一天的課程安排裡,還有縫紉、手工、烹飪等綜合技能的家庭課、深受孩子們喜愛的科學研究課等一系列有趣的課程。孩子們經常被帶到課堂之外的大自然中與形形色色的生物會面,他們的動手能力和思考能力得到充分的發揮。

日本教育更注重實踐

小學老師的心態是和睦溫暖的,所有老師不能責駡學生,老師在課上課下經常和孩子們討論問題,氣氛融洽,有問必答。在日本的小學校即使是肢體和大腦有些殘疾的孩子,也不是被送去特殊學校,而是跟所有正常的孩子在一起受教育,這就是鼓勵政策。我兒子剛來日本的時候日語完全不會,作文課老師就鼓勵他用中文寫作,雖然老師看不懂,但她激發了孩子創作表達的願望,有一種並沒有輸給別人的成就感代替了自卑感。基礎教育貴在引導和鼓勵,而高分高壓魔鬼訓練營的學習機制只能製造出一台台毫無創造力的學習機器。

日本的小學生是不回家吃午餐的,午餐由日本當地政府統一配給,叫做“給食”。每個月交午餐費約人民幣250-300元左右。午餐的食譜在一個月前就會發到家長手中,其中每天的食物分別含多少葉綠素、葉黃素、卡路里都標示得清清楚楚。午餐“給食”是一段歡樂的時光,孩子們每週都擔當起“給食”環節的各類角色,有的學生負責抬來飯桶和菜,有的學生負責盛飯盛湯,有的學生負責分發,有的學生負責回收碗筷。吃飯之前老師會提前詢問,每個孩子是否有不喜歡吃的東西,如有就倒回飯桶或菜鍋裡,如沒有,這頓飯每個孩子就會自覺地吃乾淨所有,滴米不剩,並且由於在日本已養成良好的垃圾分類習慣,學生們會自動分類垃圾。兒子對我說,他們每次吃完飯喝完紙盒牛奶,學生們都會抽出塑膠吸管單獨放在塑膠垃圾裡,再把牛奶盒全部折疊成小小的方塊,放到紙質垃圾裡。這看起來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細節,但是人一生伊始時很多小小的東西,往往影響一個人一生的品性和習慣。

日本的小學生沒有帶零花錢的習慣,再渴再餓也不會買零食,校門口也沒有稀奇古怪的零食店。渴了,就在課間到教室走廊的直飲水打開水龍頭飲用,再冷的冬天也是一樣。

日本小學的放學時間一周基本是四點,有一兩天會是三點多,他們的作業很少,基本上能在半個小時之內完成,老師對學習沒有刻意的要求,考試不排名。放學之後的小學生們有的在校園運動場上踢足球、打棒球,進行各種運動鍛煉,有的就三三兩兩地結伴回家了。

日本教育更注重實踐

中日兩國教育之比較

從整體上看,對比中日兩國教育,我們可以發現這樣兩條不同的軌跡:

      日本軌跡——日本的近代及現代化教育是在政府強有力推動下進行的;教育的推進有著平穩的社會大環境,是連續的,是有計劃、有步驟的一步一個臺階的前進,不受外界干擾破壞,始終穩定向前推進;政府決心大、力度大,以“傾國之力”投入教育事業;教育是日本國民的靈魂,《教育敕語》是日本的第二部憲法;領導人有著高度的“教育為立國之本”的價值觀念。

      中國軌跡——中國的近代及現代化教育的基本方向及模式與日本相同,但是,由於政局動盪,國家一直處於戰火之中,近代教育的發展是斷斷續續地進行,沒有穩定的大環境,政府雖有決心推動現代化教育,但是,卻沒有象日本那樣以“傾國之力”進行投入,教育沒有上升到國民靈魂的地位,也沒有一部能夠達到“第二部憲法”那樣崇高地位的指導性教育法律檔,南京國民政府領導人“教育為立國之本”的價值觀念遠遠比不上日本政府。

      2002年,中國成人識字率為81.5%,文盲和半文盲為人口比例的15%。而2002年日本成人識字率為100%,如今,在日本全國找不到一個文盲。

      2005年,中國接受過高等教育(包括在校大學生)者占全國人口比例僅為5%,而同年日本為48%。

      2005年,中國的初級教育相當於日本1900年的水準,中等教育相當於日本1910年的水準,高等教育相當於日本1920年的水準。

日本教育更注重實踐

       2005年,中國的教育經費財政投入比例相當於日本1924年的水準。

      日本在甲午戰爭獲勝之後,從中國索取的二億兩白銀的戰爭賠款100%用於國民義務教育,一分錢也不用於軍費開支。我們設想一下,如果抗戰勝利之後日本也賠中國兩億白銀戰爭賠款,那麼,這筆錢會100%用於國民義務教育嗎?

      1949年後,在新中國建立之後的最初十年,國家在普及國民教育方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從1950年到1960年的十年時間裡,中國基礎教育的發展呈良性發展狀態。但是,從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開始,特別是“文革”開始後,中國教育不僅沒有發展,反而出現了巨大的倒退,文革中,全國高等院校停止招生十年,造成了整整十年的文化斷層。在十年浩劫中,一股由民粹主義和東方專制主義合成的黑惡勢力把中國與日本的教育差距又拉大了20年。直到1976年粉碎四人幫恢復高考後,中國的教育才出現了一個春天。

      日本推行現代化教育比中國早40年時間,且在推行教育過程中一路平坦順利;中國推行現代化教育晚起步40年,且又一路艱難坎坷。這就是中日兩國國力相差巨大的最大原因。這兩方面原因造就了兩個民族不同的教育結果,由於這個結果,中國2004的GDP總值為日本的三分之一。

根據南都、家長幫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日本教育更注重實踐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