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從形式上讀詩歌

 從形式上讀詩歌

所謂形式,就是語言技巧所構築的美學特徵的形式因素。

黑格爾在《小邏輯》一書中設一專節“內容與形式”談論兩者的辨證關係,認為兩者同等重要,因為“沒有無形式的內容,正如沒有無形式的質料一樣,這兩者(內容與質料或實質)間的區別,即在於質料雖說本身並非沒有形式,但它的存在卻表明了與形式不相干,反之,內容所以成為內容是由於它包括有成熟的形式在內。”

形式是內容的載體和存在方式,對於具有嚴格形式要求的中國古典詩歌而言,形式具有尤為突出的美學意義,可以說取消形式,就是取消詩歌本身。我們所謂詩歌的“形式自覺”,就是對於詩歌形式的審美注意。本章試分四節論述唐宋閩南歲時詩的形式藝術。

 從形式上讀詩歌

絕句發展到盛唐,雖然已形成五、七絕的基本體制和格調差別,在句式、篇法等方面積累了不少經驗,但無論是聲律還是作法都沒有定型。絕句的定型是在中晚唐到宋代完成的。

茲分析蘇頌《太皇太后合春帖子六首》(其一),詩雲:

上壽春朝觀外庭,詔恩不許會公卿。即時二史書謙德,只使群官進姓名。

這首詩合乎仄起格平聲韻定式。第一句所押的“庭”字為青韻,第二句所押的“卿”字和第四句所押的“庚”字,則為庚韻,青韻與庚韻為通用韻。謝榛《四溟詩話》曰:“七言絕律,起句借韻,謂之孤雁出群(按:當作孤雁入群格),宋人多有之。寧用仄字,勿用平字,若子美‘先帝貴妃俱寂寞’、‘諸葛大名垂宇宙’是也。”詩歌中第一句所押的韻與其他句所押的韻不再同一韻部內,這是絕句的變格,稱之為“孤雁入群”。此詩平仄聲調協律不逾矩,使得全詩音節美妙,造成一種明顯的抑揚節奏。

 從形式上讀詩歌

又蒲壽宬《寒食有感》詩雲:

杏粥因懷舊,榆羹豈為春。憑將禁火事,說與乞墦人。

這首詩所押的“春”、“人”字為真韻,符合仄起格平聲韻定式。第二句的格律應為“平平仄仄平”,也就是說第四字應作仄聲,但是蒲壽宬這首五絕卻拗用平聲的“為”字而不救,足見這是一首不完全符合詩格的詩。全詩述寫寒食掃墓情狀,以祭品為著眼點,雖則狀物,其間含情。第一句與第二句並列,用來對第三句進行解釋,用“說與乞墦人”收尾,餘味清冷,全詩渾然一體,似斷實結。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髮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從形式上讀詩歌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