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酈道元的家世淵源

酈道元的家世淵源

關於酈道元其人,北齊魏收《魏書·酷吏列傳》和唐李延壽《北史·酈範傳》所記載的資料不多,且二書內容大同小異,《北史》抄襲《魏書》資料。除此之外,便是《水經注》中道元自述的只言詞組。史書載酈道元好學,曆覽奇書。作品除《水經注》四十卷外,還有本志》十三篇、《七聘》及諸文,並且在當時流傳度很廣。但今所傳,除《水經注》之外無存于隋唐類書或藝文志,連《水經注》也是經多家之手勘集而成,至於《本志》、《七聘》等有名無實。

欲瞭解酈道元其人生平、家世、知識素養及其對小說的認識和評價,只能師從清趙一清的研究方法,以《魏書》、《北史》之酈氏本傳為本,輯錄《水經注》中道元所自述關於其身世仕履之遺文,參考《魏書》中有關人物傳記和北魏歷史背景和社會政治生活,旁徵博引,彼此互證。

酈道元的家世可上溯秦漢之交的陳留酈氏家族,本以才學智謀為立身之本,為西漢政權的建立立下汗馬功勞,在漢朝權勢很盛。

據楊、熊《水經注疏》附錄之段仲熙《水經注六論·酈道元之生卒年代、家世、仕履及著作》考證,酈道元生於皇興三年,即西元469年,卒於西元527年。其家世或出於漢初名士酈食其之弟酈商。酈商任漢大將軍,戰功卓著,軍事指揮和謀劃能力突出。《史記》稱酈商因戰功升任右丞相,食邑五千戶,封侯于涿,世代不絕。《水經注·睢水》篇酈氏也說過酈商有功,封邑於涿,故從陳留老家遷至涿,後更食曲周。依道元自述,其六世祖樂浪公是由涿之先賢鄉遷往酈亭溝水側,所以酈道元是酈商後裔可能性很大。另常征《<水經注>作者酈道元家世居裡辨》則以為道元與酈食其關係更大。認為“亦緣與盧氏有交誼。故酈氏家族後避戰亂, 遂北遷琢縣依盧氏居, 由之遂為先賢鄉人。”雖也有這種可能,但酈食其子封國在武遂,去涿較遠,較前種推測可能性較小。

在酈範之前,酈家都是外任的地方級下級官員,酈家參與到北魏中央權力中心始于酈范任太武帝給事東宮。按《魏書·志第十九·官氏九》:“真君五年正月,侍中、中書監、宜都王穆壽,司徒、東郡公崔浩,侍中、廣平公張黎輔政,置通事四人。又選諸曹良吏,給事東宮。”所謂“良吏”,指的是德性與學識、能力等方面享有很高聲望的官吏。酈範入職給事東宮是對其素質和能力的肯定,自此以後,酈範的仕宦生涯非常順利直到晚年達到巔峰。

酈道元的家世淵源

太武帝登基,追贈先朝舊臣,賜其永甯男爵,後進爵為子;其後又以計謀助慕容白曜平定三齊,表為青州刺史,進爵為侯,加冠軍將軍,尚書右丞。此時酈家盛威遠振,非一般可比。直到後除平東將軍青州刺史,進爵為假範陽公,“豪盛於齊下”,深得孝文帝的信寵,酈家如日中天。酈道元在北魏政權中的強勢地位,其自身過硬的政治能力和才華當然是主要原因,但也離不開其父功勳的蔭庇。孝文帝對酈範的仕途做過一番評述:“卿身非功舊,位無重班,所以超遷顯爵,任居方夏者,正以勤能致遠。雖外無殊效,亦未有負時之愆。”所以酈家在北魏的興起是以過硬的軍功得來的,這也是當時漢人躋身胡族政權的主要途徑。

酈家在酈範晚年達到極盛,但從北魏皇室與士族的婚姻狀況來看,酈氏在北魏遠稱不上一流高門士族。士族門閥制度的繁盛期就是魏晉南北朝時期。士族宗族一般都擁有很顯赫的家世,祖上一般是漢魏的達官顯貴或儒學世家。他們以同宗血緣關係為紐帶,建立起擁有相對獨立的政治、經濟乃至軍事能力的宗族組織。

永嘉之亂以後,中原世家大族大多南渡,如太原王氏、琅琊王氏、陳郡謝氏等。其他因各種原因滯留北方的士族則多依附胡族政權以求在亂世中自存。

胡族政權要在中原稱雄也離不開漢族高門士族的支持。高門士族憑藉文化上的優勢直接進入到統治階級上層,壟斷了中央和地方的清要之職,享有甚至世襲各種政治和經濟和文化特權,形成相對穩定的封建貴族階層。對門第觀念偏執決定了只有門第相對或相近才能互婚。據統計,與北魏宗室聯姻的漢族士族有清河崔氏、範陽盧氏、趙郡李氏、太原王氏、渤海封氏等,與盧氏和崔氏聯姻次數最多,盧氏十三例,崔氏八例。未聞與酈氏有過聯姻的相關記錄。范陽盧氏與清河崔氏同屬北魏一流高門士族,儘管盧氏與酈氏有同鄉之誼,但酈氏與盧氏也沒有婚姻之好。說明酈道元家儘管憑著顯赫功勳在北魏政治中佔有一席之地,但門望遠不及盧氏、崔氏等大族,甚至還不及趙郡李氏、渤海封氏等。酈商以後,酈氏漸漸衰微,聲名不顯,逐漸淪為普通的儒士階層。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髮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酈道元的家世淵源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