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水經注》所引小說之讖應靈驗類

《水經注》所引小說之讖應靈驗類

靈驗感應古代史書常有,估計與古時的巫術和陰陽五行相關。上古三代便有解夢或龜筮占卜之類的卜辭,從現在考古發掘的龜甲或是青銅器上的銘文都有記載古人是如何預示禍福的,先秦史書也多有記載。

一般說來,讖應靈驗與王政相關。統治者順應天命,施行仁政,天將降以祥瑞以示嘉獎,彰顯天德,反之則降災禍異象預示及懲戒。古人見怪,修身養德以自贖。桓譚《新論》引《周書》曰:“天子見怪則修德,諸侯見怪則修政,大夫見怪則修職,士庶見怪則修身,神不能傷道,妖亦不能害德。”讖本是秦漢巫師、方士編造的預示吉凶禍福的隱語,以反映當時的政治現狀,本與儒家經義不相關,但漢代牽合於經義而導致儒家與讖緯關係曖昧不清,因孔子不語怪、力、亂、神,讖緯詭越昧世招致後世儒士諸多非議,斥其非聖人之法而被禁絕或流為小說。幹寶《搜神記》第六、七卷多抄襲自漢書五行志。

《水經注》所引小說之讖應靈驗類

讖緯在儒學上的不得已某種層面上成就了其在小說領域的重要地位,姑且不談志怪奇幻之書,即便是《三國》《紅樓》等歷史演義或世俗小說,雜入讖緯感應類故事對小說情節的生動曲折和感染力甚至精神內涵的昇華都有幫助,明清小說中將讖緯作為常規手法大有人在。但儒家對幽冥感應、禍福萌兆並沒採取絕對化的態度,“事關軍國,理涉興亡,有而書之,可也”,“聖人于其間,若存若亡而已”。即儒家之瑞應,其旨在德而不在瑞象,所謂“夫祥瑞者,所以發揮盛德”。

《水經注》所引小說之讖應靈驗類

《春秋》孔子以世無聖人出而麟見被捕,是不祥之兆,被視為儒家讖緯之端。西漢董仲鼓吹“君權神授”“天人感應”,其學說吸收了部分讖應思想。漢代除儒家經典的經書外,還特有依託儒家經義宣揚符籙瑞應占的緯書。

緯書是酈道元《水經注》所引用的讖應祥瑞故事的主要來源,其他還引自正史《五行志》或某些小說雜言。祥瑞有嘉瑞、大瑞、上瑞、中瑞、下瑞五等之分,“麟鳳五靈”,王者之嘉瑞也,是最高等級的瑞象,即龍、麒麟、鳳凰、龜和白虎。而黃龍現,嘉禾生,鳳凰鳴都是政治清明之征。在古時,鳳凰來儀等祥瑞只有周文王等不世出的明主之世才會出現,但後來因皇權集中,史風不正,這種祥瑞氾濫成為奉承阿諛之詞,“德彌少而瑞彌多,政愈劣而祥愈盛”的情況時有。除此之外,還有某些災變意象,如河水的清濁變化。《易幹鑿度》曰:上天將降嘉應,河水先清。水竭山崩、石鼓自鳴則是凶兆,是國祚將亡的象徵:

燕建平六年,水忽暴竭,玄明惡之,寢病而亡。燕太上四年,汝水又竭,慕容超惡之,燕祚遂淪。

此山以建安三年崩,聲聞五六十裡。雉皆屋雊,縣人惡之,以問侍中龐季,季雲:“山崩水竭,國土將亡之占也。”

《水經注》所引小說之讖應靈驗類

前有讖,後必有應,這是讖應故事的基本結構,但這種象與意的聯繫大多恍惚不經,有意牽合,是理性無法揣度的,是以淪為小說。《水經注》還引用了童謠、靈變等其他形式的讖應故事。後世諸多志怪小說幾乎都有讖應靈驗故事,如《搜神記》。按《水經注》文,可知《搜神記》原特設有“感應篇”,觀其意趣,估計與此類題材相關。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髮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水經注》所引小說之讖應靈驗類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