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水經注》所引書目,以史部居多

《水經注》所引書目,以史部居多

據鄭氏統計,參考陳氏所列書目,酈道元所引書目,以史部居多。由於中國古小說概念和文體的特殊性,小說並沒有單獨成類而是零散分佈于經、史、子、集各部。史部自身文體優勢使其成為小說理想的棲息地。

《水經注》所引書目,以史部居多

因為史書本以紀事見長,而寓言、虛構敘事等闡述方式也有利於諸子議論說理和闡發政治哲學觀點。酈注中引用了大量史事資料,以本紀和列傳居多。這些史料多數是關於歷史人物的某個小事件,雖略述過程,但整個事件是完整的。某些故事酈氏則不惜筆墨大部或完全抄錄,甚至添筆增益,人物形象、場景氛圍等盡在目前。這正是敘事小說的常用筆法。雖然史書在古代文獻學不歸於小說,但正史中的本紀、列傳等都可作為故事讀物,而野史、雜史雜傳、別史等在唐以後本來就屬小說類。

《水經注》所引書目,以史部居多

自東晉以後,很多小說集都從歷代史書中採集故事或稍加改易,如《搜神記》、《世說新語》等,唐宋小說類書如《廣記》等也或多或少采引史書的。考《隋志》、《唐志》、《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酈注中小說故事資料引用的史書囊括了正史、編年史、別史、雜史、雜傳、地理、譜牒等史部各小類,簡列如下:

正史類:《史記》、《漢書》、《後漢書》(範曄)、《三國志》。

編年類:《竹書紀年》、《獻帝春秋》、《後漢記》(張璠,酈注作《漢記》)、習鑿齒《漢晉春秋》等。

別史類:《東觀漢記》、《秦記》、《燕書》、《魏書》、王智深《宋史》、沈約《宋書》、《吳書》、《晉書》。

雜史類:《逸周書》(酈氏作《周書》)、《國語》、《戰國策》、《古文瑣語》(也稱《汲塚瑣語》)、《帝王世紀》、《魏氏春秋》(孫盛)、《楚漢春秋》、《帝王世紀》等。

傳記類:《晏子春秋》、《曹瞞傳》、《竹林七賢傳》、《列女傳》、《高士傳》、《文士傳》、《神異傳》、《桂陽列仙傳》、張顯《逸民傳》、《零陵先賢傳》、《長沙耆舊傳》、《汝南先賢傳》、《武陵先賢傳》、《晉八王故事》等等。

載記類:《吳越春秋》、《華陽國志》等。

起居注:《穆天子傳》、《晉起居注》等。

譜牒類:《嵇氏譜》、《世本》、《陽氏譜敘》等。

方志類:《三輔黃圖》、《越絕書》、《晉太康地記》、《晉書地道記》、《地理風俗記》、《風俗通》、《襄陽記》、《荊州記》、《吳地記》、《齊地記》、《交州記》、《林邑記》、《南裔異物志》、《益州記》、《益州記》《漢水記》、《十三州志》等。

《水經注》所引書目,以史部居多

其中今所謂八家《後漢書》,酈氏明文引用的有謝承、司馬彪、范曄、謝沈、華嶠、張璠六家。今通稱“十八家《晉書》”者,酈氏引用了王隱、傅暢、臧榮緒、謝靈運《晉書》及幹寶、徐廣兩家《晉紀》。另有習鑿齒《漢晉春秋》、孫盛《漢晉陽秋》等。東晉和南北朝時期,私家撰史盛興,所以除朝廷編撰的官史外,還有一些私人史作。

由於各人觀念不同,且無官方約束,這種私家撰史極易雜入小說。某些野史雜傳在後世本就歸於小說類,如《汲塚瑣語》、《燕丹子》、《漢武帝故事》等,而按其體例,應屬雜史。另外,酈注中小說還有一個主要來源,就是地理書。《水經注》幾乎網路了北魏以前所有地理書,全國地理或地方誌一應俱全,甚至還有域外地理書,上述不過略舉其要。小說雜入地理,濫觴於《山海經》等古老地志,即在介紹山川地理之餘,兼記物產、動植物、風俗、神話傳說、歷史古跡等人文地理。越是久遠的故事,僻遠難至的異域,越容易滋生小說奇聞。

《水經注》所引書目,以史部居多

在古代交通不發達的情況下,距離能使人產生想像力與嚮往之心。地方誌一般都是小說集的採錄對象。即便在這些方志中本著實錄的態度記載的故事、風俗、自然,在外人看來依然充滿神秘性和特異性。何況僻遠地方民智未開,鬼神崇拜或是巫風比他處相對濃厚一些。這種思想氛圍會在潛意識層面影響到當地人對自然和社會各個層面的認識,所以關於這些方志會系統性地反映出這種不可思議的小說特質。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髮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水經注》所引書目,以史部居多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