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個特有時代的產物——賣血

一個特有時代的產物——賣血

余華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一個當代作家,他的小說代入感非常強,仿佛你曾經就看見過這樣的人、事、物,畫面感很強。我最喜歡的是《活著》和《許三觀賣血記》。今天,我們來說說這部具有鮮明的中國特產的小說。中國河南至今還有一個村子,為當年瘋狂賣血付出著慘痛的代價,那就是中國有名的艾滋病村,這個村子因為賣血感染艾滋病者比例高達90%。

上世紀4、50年代,中國社會體制改革,改革過程中,很多人民物質匱乏,滋生了以農民為代表的賣血團隊,許三觀賣血記就是以這樣的社會背景,以許三觀個例折射出整個中國的賣血現象及社會體制的改革。

小說人物許三觀一生多次賣血,第一次賣血是出於證明自己身體強壯,以此為娶媳婦的體格標準。第一次賣血,許三觀跟同村的兩人一塊進城,一邊走還要一邊灌自己水,以此提高血液總量,還一路憋尿,最後,顫顫抖抖的來到醫院血頭那裡,還要孝敬血頭才得以賣血,血頭就是醫院檢查血液健康標準的人員,只有你的血液合格了,醫院才會要你的血。賣完血後,三人顫抖的去廁所解決過度膨脹的膀胱,三個人上的異常緩慢艱難,上完廁所,照例還要去河岸邊的一家小店要一盤炒腰子和一壺溫的黃酒,說這樣可以把失去的血補回來。往後的每一次賣血,許三觀都是被生活所迫而去賣血。許三觀經歷過大鍋灶時代,忍饑挨餓,其中,有一段是許三觀為自己的三個兒子和妻子用嘴巴炒了一道菜,那段的精彩讓我見識到語言的美妙之處。許三觀有三個兒子,許一樂、許二樂、許三樂,這個一樂最得許三觀喜愛,因為,一樂有著鮮明的男子漢氣概,最有主見,奈何許一樂不是許三觀的中,是何小勇的,於是,許三觀在用自己賣血的錢請全家人下館子的時候,唯獨不讓許一樂去,他說,這錢是我賣血得來的,我是很喜歡一樂,但是,要讓我用這錢也讓他去下館子我會不樂意,於是,他讓許一樂自己呆在家裡,其他人去下館子,回來後發現許一樂離家出走,許三觀以為,終於可以把別人的種從他的生活扔掉的時候,他發現他捨不得一樂,發瘋的出去尋找一樂,最後找到一樂,許三觀又去買了次血,用這個錢帶許一樂下館子去了。許三觀身上流傳的商量的淳樸情感感動人,這還不算,小說高潮來源於許一樂下鄉營養不良,身患重病,前往上海救治,許三觀為了籌集資金,沿路賣血到上海,三個月之內賣了5次,那種愛簡直超出了親情,完全沒有血緣關係,撫養長大還要為他賣血賣命。

小說情節精彩,感情真摯,余華善於觀察生活、描寫生活,讓每個讀者在閱讀的時候,眼前都自動出現了小說的場景,仿佛你就在當時的環境中,以第三者的視野觀看一個人、一個家庭的發展,為他們高興,為他們心急,余華語言簡練,整部小說讀來甚是精彩。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一個特有時代的產物——賣血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