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宗教是一切怪異之說的來源

宗教是一切怪異之說的來源

小說本以奇怪之談,靈變之異招人耳目,引人入勝,所以古代筆記體小說或是未成書編撰的民間口耳相傳的逸聞趣事都有詭怪新奇的特點。相較於人事趣聞,志怪的娛樂因素起源更早,且長時間都是古代小說的主體。而志怪大多都是以宗教為背景的,宗教是一切怪異之說的來源。佛家尚鬼,道家修仙,佛、道都有比較明顯的宗教特點。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怪異的小說故事源于古時的非正式的神秘宗教,甚至只是某種帶有宗教色彩的哲學觀念。《水經注》引用的志怪小說,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時的宗教和神怪觀念。

《水經注》引用的佛教故事篇帙浩繁,主要集中在《河水》篇。

佛教本發源於印度,後經過西域進入黃河流域,南北朝時期佛教發展進入鼎盛時期。因酈道元未至黃河上源,敘述黃河發源的內容多引證古代地志傳說以及法顯等西遊傳記。所載佛祖神力故事及行藏除引自佛經外,還包括某些佛教人士的西域遊記或西方諸國地方誌,如支僧載《外國事》、康泰《扶南傳》、法顯《佛國記》、釋道安《西域志》等。對於一部地理注書來說,酈道元引用關於佛教的內容過於詳盡,如佛陀出生、得道過程,佛祖神通、遺跡等,一一備述,巨細不遺,導致《水經注》有頭重之嫌。後人譏其編而不窮,所指即如此類。但從心理層面分析,佛教盛行于魏晉南北朝,當時政治、經濟、文學、哲學、美術、音樂、舞蹈等都或多或少受到了佛教的影響,酈道元廣引佛教可能有迎合當時社會主流的意圖,倒不純粹是逞博尚奇。

宗教是一切怪異之說的來源

觀《河水》之後各篇,雖仍有引用小說雜聞等非關地理的材料,但沒有開卷那麼頻繁。從《水經注》中引用的佛教志怪來看,當時的宗教相關的小說仍以佛教歷史或僧人奇術異能為主,以因果報應等佛教教義為主題的小說較為罕見,說明酈道元時期佛教與小說的融合尚未達到很高的階段。

竺芝《扶南記》曰:林楊國,去金陳國步道兩千里,車馬行,無水道,舉國事佛。有一道人命過,燒葬,燒之數千束樵,故坐火中,乃更著石室中,從來六十餘年,屍如故不朽。竺芝目見之。夫金剛常住,是名永存。舍利刹見,畢天不朽。所謂智空罔窮,大覺難測者矣。

前者因故跡追述佛祖故事,後者引佛祖故事見佛家智慧,均為酈道元引用佛教故事的常法。從中也可見酈道元對佛教的態度是恭謹敬重的。

宗教是一切怪異之說的來源

道家題材的故事大多都與志怪有關,道家本是長生之祖,幻形異貌也有托於道家者。這與道家的來源和宗旨是有關係的,此處所指道家,指近世長生虛靜之謂,而不是戰國、秦漢時期蕪雜以翕張取予之術為要的道家。道教起源於民間,以道家學說為主要的理論基礎,同時吸收了一些民間傳統迷信思想等。至秦漢,方士是主要的道教人士,也稱黃車使者,以迂怪熒惑主心為務,憑服食煉丹、長生不老等方術取悅於帝王或上層貴族,所以社會流行羽化飛仙、靈藥、仙窟、異能、海上仙山等小說故事。胡應麟認為方士是《神異經》、《十洲記》等博物志怪小說的開山鼻祖。這些方士一般以奇貌異術引人注目,《水經注》引桓譚《新論》:

元帝被病,廣求方士,漢中送道士王中都,詔問所能。對曰:“能忍寒暑。”乃以隆冬盛寒日,令袒,載駟馬,于上林昆明池上環冰而馳。禦者厚衣孤裘寒戰,而仲都獨無變色,臥于池臺上,曛然自若。夏大暑日,使曝坐,環以十爐火,不言熱,又身不汗。

另道教飛仙需要升天的媒介,所以升仙故事也有很多與龍、馬、飛鵠等禽獸相關。王喬舃履化鳧之事,是其中的另類,較為新奇。《水經注》引用的仙家故事以此類題材較多。民間還流行道教的另一種形式,以奇術異能、消災祈福等方術籠絡民心,煽動百姓奪取政權,與之相關的小說故事有仙人授書、奇術異能等故事。與道教相關的還有同源的本土的鬼神文化。神的概念遠比道教早,是早期先民自然崇拜和祖先崇拜的產物。在人類歷史發展處於低下水準時,人類對自然的敬畏表現為形象化和神化闡釋,山神、海神、雷神、雨神以及上古神話都是這種闡釋的體現。人類對自然的態度經歷了從敬畏到鬥爭的轉變,大禹治水,李冰鬥江神等英雄傳說體現了這種思想。小說中神的形象也隨之改變,最初的神無形神秘或是形同虎豹等猛獸,其後變成半人半獸,最終完全人化。

宗教是一切怪異之說的來源

酈道元《水經注》中說:“余所聞也,聖人之神曰靈,賢人之精氣為鬼。”這是儒、道改造過的鬼神觀念,是以伯益死而為百蟲將軍;象死成神,能興雲雨;伍子胥、大夫種死而能興江潮。酈道元引用的某些神怪故事曲折有變,生動有趣如渭水神忖留貌醜不敢見魯班,班騙其出水,以腳畫地摹形,神覺而匿遁。所引《三齊略記》秦始皇見海神的故事與此很相似,只是海神最後發現帝負約憤而殺人。大略在古代,無論神或人,姓名、畫像等都是可以作用於靈魂和身體的媒介,所以古代有諸多忌諱,這或與遠古的巫術相關。及至後來,神格被人格取代後,神的形象中顯示出人的性格色彩,神怪故事在幻奇誇誕之外又不失平易詼諧。

如下文鬼與樹怪的對話故事:

《列異傳》曰:武都古道縣有怒特詞,雲神本南山大梓也。昔秦文公二十七年,伐之,樹瘡隨合。秦文公乃遣四十人持斧砍之,猶不斷。疲士一人傷足,不能去,臥樹下,聞鬼相與言曰:“勞攻戰乎?”其一曰:“足為勞矣。”又曰:“秦公必持不休。”答曰:“其如我何?”又曰:“赤灰跋於子,何如?”乃默無言。臥者以告,另士皆赤衣,隨所斫以灰跋,樹斷,化為牛入水,故秦為立祠。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髮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宗教是一切怪異之說的來源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