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戰事遺跡中的古中國地理元素

酈道元廣引戰爭故事,一來是時局所致,魏晉南北朝亂世風雲,戰爭頻繁,也算是應時而作;二來地理與戰爭的關係非同一般,行軍作戰,地理條件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因素之一。

戰事遺跡中的古中國地理元素

《孫子兵法》第十篇地形篇,將地形一分為六,“地形有通者,有掛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險者,有遠者”。酈道元父親酈范有很高的軍事謀略能力,酈道元好奇尚博,還有鎮壓山蠻、討伐叛軍的經歷,對兵家有一定的研究。三來,戰爭故事趣味性強,可作耳目之娛的談資。後世《三國》、《水滸》、《封神榜》等很多小說的戰爭場景都是以歷史真實戰爭為原材料的。其中某些小說對戰爭的描繪是小說的重頭戲,是最引人入勝的部分,甚至多達數十場。酈道元在《水經注》中引用戰爭故事,並不是單純備註地理遺跡或略述戰況,有的是表現軍事謀略,有的是突顯宣揚戰爭中的忠孝節義的道德觀念。

戰事遺跡中的古中國地理元素

其中以戰國、秦漢之間、漢末三國及十六國時期戰爭史料居多,這些都是戰事頻繁的歷史階段。大多篇幅不長,或稍改易其辭,刻畫戰爭之慘酷,人物之面目和氣韻。

“晉明帝太寧二年,李驤等侵越雋,攻台登縣。甯州刺史王遜,遣將軍姚嶽擊之,戰於堂琅,驤軍大敗,嶽追之至瀘水,赴水死者千余人。遜以嶽等不窮追,怒甚,發上衝冠,帢裂而卒。”

《燕書》:“建興十年,慕容垂自河西還,軍敗於參合,死者六萬人。十一年,垂眾北至參合,見積骸如山,設祭吊之禮,死者父兄皆號泣,六軍哀慟,垂慚憤嘔血,因而寢疾焉。舉過平城北四十裡,疾篤,築燕昌城而還。”

戰事遺跡中的古中國地理元素

《晉陽秋》稱:“晉太傅東海王越之東奔也,石勒追之,焚屍於此,數十萬眾,斂手受害。勒縱騎圍射,屍積如山,王夷甫死焉。”

古小說分類向來都是學界的研究難題。由於唐前小說正處於小說的形成階段,小說的體式特點並不成熟,很多“小說”其實只能稱得上是小說的雛形,小說分類劃分時自然會產生諸多問題。尤其是酈道元《水經注》這種本質上不是小說的文獻,要將其中的小說文獻材料明確歸類更為繁難。

戰事遺跡中的古中國地理元素

從細處著眼,《水經注》某些類別條目數量可觀,如蠻夷的人事神話傳說、地方名物以及風俗習慣等,又如鄭德坤先生所歸結十二類中的動物故事、異族故事、祈雨故事等小類,受制於篇幅所限,按其特點,分別將其劃歸於上述所列類別中。

譬如動物類故事,《水經注故事抄》所錄的動物故事不外乎三種,一種是某地特有的稍微奇特的動物,一般指某地盛產的名物,如“水虎”;第二種是某地方傳言中的動物故事,多與地方民俗有關,如《述征記》中所載盟津河之狐行冰河,有狐疑之說。這兩類都可歸結於博物類。還有一種內容中雖有動物,但主體實則是人物,以動物襯托人物非凡的氣質或品行,如王戎觀虎,宋文帝遇黑龍,鄧芝射猿等,此類故事實可歸於名賢德性一類。

還有一種情況也值得注意。很多小說題材通常都不是單一性的,即便是簡單的題材,分析角度不同,所屬類別也不一樣。某些小說可兼跨數種類屬,譬如戰爭故事與帝王故事互相並沒有絕對的排他性,二者是有交集的。通過分析和借鑒前人小說分類的方法,比較其優劣之後,結合《水經注》所引小說題材的具體情況,私以為分類當力求做到全面科學,但也要兼顧簡省和突出重點。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髮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戰事遺跡中的古中國地理元素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