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水經注》引北魏前古小說的輯佚價值

酈注中所見文獻,不惟小說,其他地理書、史書、詩文等也多有散佚者。通過《漢書·藝文志》和《隋書·經籍志》和《舊唐志》與《新唐志》的對比,不難發現其中很多在隋唐時期便已經不存或卷帙不完了。

《漢志》、《隋志》、《兩唐志》都大略論述了中國古代幾次書籍文獻散亡和重新搜集整理的過程。

 《水經注》引北魏前古小說的輯佚價值

秦末焚書坑儒,經籍散亂,以口相傳。漢立以後,建藏書之策,從民間大量訪求遺書。劉歆與劉向總錄群書而得《七略》,依文編錄。但很多先秦著作已不復原貌,所以才有《詩》三家之分,《春秋》有數家之傳。

漢末董卓之亂,漢家圖書,盡皆傾覆。

 《水經注》引北魏前古小說的輯佚價值

曹魏代漢,政局稍穩,采掇亡佚,秘書監荀勖《新簿》首創經、史、子、集四部總攬群書。但西晉末年八王之亂,館閣所藏書籍蕩然無遺。東晉衣冠南渡後,著作郎李充以荀勖所編為本,整理存亡,總其篇目。

後南朝宋、齊、梁、陳歷朝皆有整理編纂文獻書目。但南北朝時期戰亂頻繁,亡於戰火者也不在少數。而北朝各代,胡族當政,重視文獻搜集和保存的政權不多,所以所藏部秩遠少於南朝。北魏統一北方後,也只是粗收經史,且僅存部分,孝文帝遷都洛邑,向南朝借書,這是南北文化交流的一部分,北方文史才稍有充實。但同樣由於戰亂,書籍散亡者不在少數。

隋唐大一統後,開始有志於古代文獻的保存和統計。大唐武德五年,盡收天下圖書,但在河運至京師的途中發生了交通意外,船上所載書籍僅十存一二。《隋書·經籍志》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參考《史記》、《漢書》而成,編撰過程中免不得又有一番刪書的過程。

 

 《水經注》引北魏前古小說的輯佚價值

酈道元《水經注》中引用的古代書目既有《漢志》所載,也有班固以後至酈道元時期世間新撰著的作品。以陳橋驛《水經注·文獻錄》中“傳奇類”下所列書目,《神異經》、《列仙傳》、《遁甲開山圖》、《搜神記》、《玄中記》、《列異傳》、《八公記》、《桂陽列仙傳》、《神仙傳》、《抱樸子》、《十洲記》、《玉策記》、《異苑》等幾乎全為《隋志》所載或其後的《唐志》所載或甚至不見於任何一部史志。

 《水經注》引北魏前古小說的輯佚價值

陳氏名其為傳奇,可能是因為這些書的內容都是關乎神仙之事,可視為小說。但其中有些書目的歸類並不妥當。如《抱樸子》,此書應該是子部道家類,而不應將其視為傳奇,因為此書綜合而言是一部議論性強的論著,雖然其中也有一些神仙人物和事蹟。但他的撰書編排體例明顯不同此處提及其餘集部著作。另外如《八公記》、《玉策記》隋唐諸志無列,僅見於酈注。《桂陽列仙傳》他書也僅《御覽》中引用過。《八公記》通過酈注知作者為左吳,原文為“亦雲:左吳與王春、傳生等尋安,同詣玄洲,還為著記,號曰《八公記》,都不列其雞犬升空之事矣。”按此句前後,《八公記》的內容當時八公山一帶的地理及傳說故事,似地方雜記一類的書。而《玉策記》一書更是不詳,除了《抱樸子》引此外,其他作者與撰寫年代一概不詳,諸志不載,疑在酈道元時期已不見此書,否則酈道元引書時會直接引原書,而不是間接引用。此二書酈氏並未正式引用過,所以可以粗略不計。

 《水經注》引北魏前古小說的輯佚價值

比起這樣的書,酈注中引過的其他書更像小說,陳橋驛將其歸於人物類《列士傳》、《列女傳》、《文士傳》、《逸民傳》、《高士傳》、各地《先賢傳》、《耆舊傳》、《獻帝春秋》、《管輅別傳》、《英雄記》、《曹瞞傳》、《孫登別傳》、《竹林七賢傳》;博物類如《博物志》、《異物志》;子部《燕丹子》、《淮南子》;歷史類《帝王世紀》、《吳越春秋》、《漢武帝故事》、《晉八王故事》、《四王起事》、《西征記》;稍微有些界限模糊的如圖籍類《瑞應圖》及地理類之《西河舊事》、《涼土異物志》、《昆侖說》、《越絕書》、《華陽國志》、《交廣春秋》、《南裔異物志》、《法顯傳》、《佛國記》、《釋氏西域記》、《南越志》、《扶南傳》、《林邑記》等。

 《水經注》引北魏前古小說的輯佚價值

以上諸書都是一些雜史雜傳或地理博物類古籍,具有較強的小說性質,在小說與子部與史部分流稍微明確之後,雜史雜傳和地理博物類小說恰恰形成了唐前小說的主體。《水經注》幾乎引用了北魏前所有地理書和小說,根據陳橋驛先生的考證,以上諸書除少數幾部現今尚存,其餘全部散佚不全,今所存者多為明清諸人從《太平廣記》、《太平御覽》、《北堂書鈔》、《藝文類聚》等類書及《文選注》、《三國志注》、《水經注》等注文中輯出的輯本。雖然《水經注》與《藝文類聚》、《太平御覽》等書引書體例有別,但在引書書目上則大體相近。

 《水經注》引北魏前古小說的輯佚價值

綜合而論,《類聚》與《御覽》所保存的佚失內容更豐富,輯佚價值更大,畢竟二者是專業性比較強的類書。但由於《水經注》成書年代早於《御覽》、《類聚》等書,所以有少許小說僅見于《水經注》引文。即使同見於其他類書的,由於《水經注》撰著年代較早,更接近原貌的可能性也更大。再者,《御覽》、《類聚》等書中部分內容也有直接引自《水經注》原文的。

除以上諸書引用稍多外,其他諸書多則四五條,少則一二條。對於這些現今已經或亡或佚的古代小說而言,《水經注》的輯佚價值有目共睹。尤其是《水經注》自身解決了經注混淆、字詞訛誤等校勘問題後,其價值有待進一步挖掘。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髮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水經注》引北魏前古小說的輯佚價值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