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水經注》中引用的古小說與他書引用在字詞上的出入

《水經注》中引用的古小說與他書引用在字詞上的出入

實際上,《水經注》中引用的常見的古小說與他書所見幾乎都有字詞上的少許差異。如《語林》、《異苑》、《異物志》、《搜神記》、《列女傳》、《神仙傳》等,《水經注》與《禦覽》、《藝文類聚》所收錄的就有很多不同之處。卷十六引《語林》曰:

“陳協數進阮步兵酒,後晉文王欲修九龍堰,阮舉協,文王用之。掘地得古承水銅龍六枚,堰遂成。”

《禦覽》七十三引《語林》有同事:

“陳協數日輒進阮步兵酒一壺,後晉文王修九龍堰,阮舉協,文王用之,掘地得古承水銅龍六枚,堰遂成也。”

《水經注》中引用的古小說與他書引用在字詞上的出入

《語林》東晉裴啟撰,原書早佚,今《禦覽》等類書輯有部分殘文片段。《禦覽》與《水經注》引此條,僅幾個字不同。鑒於《禦覽》同樣有訛誤殘缺的情況出現,所以此處倒不一定是酈注簡省之失。首句,酈注明顯比《禦覽》精要,而《禦覽》所引則顯冗長滯累,但其中的細節資訊比酈注豐富。末句之“也”,當是酈氏略去了,因為《禦覽》所引的末句是古代筆記體小說的慣用格式,代表一則小說故事的結束。而酈氏引此以備記千金堨的故事,緊接著還有後文,故不以“也”字結束。

《水經注》中引用的古小說與他書引用在字詞上的出入

又如卷四十《浙江水》引《異苑》曰:

“晉武時,吳郡臨平岸崩,出一石鼓,打之無聲,以問張華。華曰:可取蜀中銅材,刻作魚形,扣之則鳴也。於是如言,聲聞數十裡。”

據楊守敬按,《初學記》、《禦覽》、《事類賦注》俱引《異苑》同,而《藝文類聚》八十八引末句作“數裡”,無“十”字,與《晉書·張華》傳同。《異苑》小說家言,其說難免有誇大之嫌,《晉書》畢竟是史書,“數裡”比“數十裡”或更近於情理。守敬按語說酈注與《禦覽》同,實則仍有個別字詞差異。《禦覽》末句作“於是如其言,扣之聲聞數十裡。”同時也有詳略之別,《禦覽》所引文句似乎更通暢,更合原書。今所見版本是明胡震亨采諸書補作之《異苑》十卷本,卷二《吳郡石鼓》載其事,又與前二者不同,“扣之”作“打之”,末句“於是如言,音聞數十裡”。但不知胡氏又采自何書。

《水經注》中引用的古小說與他書引用在字詞上的出入

卷十六《榖水》篇引《文士傳》曰:

“文帝之在東宮也,宴諸文學,酒酣,命甄後出拜,坐者鹹伏,惟劉楨平視之,太祖以為不敬,送徙隸簿。後太祖乘步牽車乘城,降閱簿作,諸徒鹹敬,而楨摳坐,磨石不動。太祖曰:“此非劉楨也?石如何性?”楨曰:“石出荊山玄岩之下,外炳五色之章,內秉堅貞之志,雕之不增文,磨之不加瑩,稟氣貞正,稟性自然。”太祖曰:“名豈虛哉!”複為文學。”

《禦覽》五十一引《文士傳》與酈注大同小異,稍有區別的字詞有,“文帝”作“魏文帝”,“出拜”作“拜坐者”,“平視之”作“平仰觀之”,“乘步牽車”作“乘步輦車”,無“摳”字,“也”作“耶”,“稟氣”作“氣質”,無末句“複為文學”。《文士傳》是我國第一部專以文人為寫作物件的傳記,大概產生於晉末宋初,《隋志》、《兩唐志》收錄,五十卷,晉張騭撰。今已佚,有輯本一卷收入《五朝小說大觀》等叢書中。劉孝標《世說新語·言語·注》也有此條,與酈注相同相似度極高,加之二人時代相近,可能引文出處相同。《世說新語·注》引《典略》、《文士傳》作“出拜”“平視”,《禦覽》所引當為後人增補。惟“摳坐”,《世說·注》作“匡坐”,考楊、熊按語知酈氏原本引作“匡”,在明清諸人校勘過程中,因私意揣度或形近之誤篡改作“拒”“摳”等字。正如楊氏所說,酈氏原誤百不過一二,基本都是後人在傳抄校訂過程中導致的錯誤。

《水經注》中引用的古小說與他書引用在字詞上的出入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髮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水經注》中引用的古小說與他書引用在字詞上的出入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