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古代妓女文化

古代妓女文化

中國古代的妓女、尤其是清代以前的妓女,在中國古代的文藝發展史上佔有一定地位,從而形成了一種“青樓文化”現象。在現代社會,有成就的女歌唱家、女舞蹈家、女音樂家會得到很高的榮譽,而在中國古代,一些家妓、官妓(也包括極少數市妓)則是所處時代歌舞音樂藝術的代表,對推動中國古代藝術發展起了重要作用。她們為了符合當時統治階級的享樂需要,往往要經受嚴格的藝術訓練,具有良好的文化教養。

這裏還有一個原因,中國的古人總認為音樂歌舞非良家女子所應為,於是女子要發展這方面的才能,只有在教坊(高級妓院)之中了。

例如,唐玄宗是個十分喜愛音樂歌舞的皇帝,他組織了一個龐大的“梨園”班子,對幾千人施加嚴格的音樂與歌舞訓練。有時他還參加樂隊,親自擊鼓,楊貴妃和一些貴族、大臣,有時也來湊熱鬧。五代時的南唐後主李煜多才多藝,縱情聲色,即位後曾“大展教坊,廣開第宅”,終日和妃嬪宮妓在一起排練歌舞,填詞作樂,甚至在國破家亡之時還寫詞:“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戀戀不捨。此外,像西晉石崇那樣的豪門巨富,捨得下大本錢訓練家妓的也為數不少。在當時的社會生活中,實在沒有別的行業有這樣的訓練條件,所以,這些家妓、宮妓的音樂歌舞水準能代表那個時代的水準,也就不奇怪了。

中國歷史上有一些文學造詣很好的妓女,唐代的薛濤和魚玄機是兩個代表人物,她們的文學造詣,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唐代封建社會盛世文化的發展。

唐代名妓薛濤,字洪度,本來是長安良家女,隨父宦遊,流落蜀中,遂入樂籍。她的口才、文才都好,詩筆豔蕩而工,七絕尤長,著稱於世。她15歲時被鎮將韋皋召令侍酒賦詩,韋皋十分賞識她,特以校書郎奏請,雖然由於“護軍未及應”而罷,但“薛校書”之名已遠近流傳了。當時的著名文人、士大夫都樂於與她來往唱和。她暮年退居浣花溪,著女冠服,制紙為箋,時稱“薛濤箋”,今日尚存她的《洪度集》一卷。她的詩多反映妓女的生活與感情、男女的歡情、對幸福生活的嚮往等。

還有一個名妓叫魚玄機。她是長安女子,字幼微,一字蕙蘭,喜讀書,有才思,補闕李億納為妾,後來失寵了,就入鹹宜觀為女道士。唐代的女道士在性方面是很自由的,她多與士大夫交往,實際上是一個變相的高級妓女。她的名句“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為千古傳誦。後以笞殺婢女綠翹事,為京兆尹溫璋所戮。

在中國古代,幾乎每個朝代的詩詞精華都有妓女占一席之地。例如《全唐詩》收錄有21位妓女作家的詩篇136首。同時,還有不少詩詞是歌詠妓女生涯的,如在《全唐詩》中收集的49430首詩歌中,有關妓女的就有2000多首,可見,妓女題材已成為一些文人雅士的創作源泉。

八大胡同真正形成規模、日益走向繁茂鼎盛,應該是從清鹹豐中期開始,到光緒年間完成的。

這期間,妓院的規模與規矩都已經形成。當時政府許可存在四類妓院,被分門別類命名:

一類為頭等妓院,原名叫“堂”,又叫“大地方”,“堂”的叫法,是從明代而來的古稱。“清音小班”則是後來出現的南方班頭等妓院的專稱。

二類為二等妓院,原名叫“中地方”,後稱“茶室”。

三類為三等妓院,稱為“下處”。

四類為四等妓院,稱為“小地方”。

這和當時上海對妓院的分類基本一致,只是叫法不同。

按照賽金花說法,上海的一等妓院叫“書寓”,“亊亊書寓”,那裏的妓女必須要會唱“樓會”、“思凡”、“長亭”或“化蝶”之類的小曲;

二等妓院叫“長三”,“寓”,和一等妓院的“書寓”相比,少了一個“書”字,妓女不必唱小曲,但得加一個茶碗,要品茶的;

三等妓院叫“麼二”,牌子掛“堂”;四等妓院叫“花煙館”或“野雞處”。

這很像給妓女和妓院定職稱或級別似的。從政府角度,是為了便於管理和稅收;從嫖客的角度,可以根據自己的腰包和身份,看人下菜碟;從妓女的角度,是她們的水準和價碼。

當然,一等妓院的講究最多。妓院大門一般由磚雕裝飾,有匾額書寫的店名,或在乳白色燈罩上用紅漆寫的店名(且都是當時社會名流的題字),門楣上掛有寫著妓女花名的花牌。

沒有電燈的時候門前有油燈或汽燈,都得是鏤空的玻璃燈罩,光緒三十二年(1906),有了電燈,一律換成了明晃晃的電燈。講究的,門兩旁還有對聯鐫刻在磚雕上面,更講究的,門前還有牌坊。那勁頭兒,一點兒不比大買賣人家差。

一等妓院裏,每位妓女都有自己單獨的房間,房間擺設要講究,最早的是紅木中式傳統老床,後來有了席夢思軟床,金銅床架,雕鏤掛絡;還得有各種各樣應時應令的擺設,成龍配套,和那些大家閨秀一樣講究;更講究的,牆上還得掛有當時的名人字畫(有的就是客人自己送上門來的),要的就是一個調情的氛圍,而不是那種下等妓院裏進屋脫褲子立等可取一般的速食。

這裏的每位妓女,都要有自己的一位跟媽兒,是專門伺候她們飲食起居的,像貼身保姆一樣。那些跟媽兒,都是三四十歲的中年婦女,有些便是以前的妓女,年齡大了,退居二線,她們手腳麻利,而且熟悉妓院的規矩,善於察言觀色,一般又有些徐娘半老的姿色。

這裏的妓女當然就更需要姿色,還要粗通文墨,能夠唱小曲,有的還會詩書琴畫。這是妓院中的最高級別,相當於妓院裏的博士後,下麵的幾等都無法和它同日而語。但是,二等裏面的“茶室”,我以為另當別論,茶室和茶室也不一樣,有的只是一個小四合院,有的卻氣派得很,現在八大胡同裏尚存的“茶室”,從外觀上看,一點兒不比頭等妓院差,依然很氣派,而且都是一些洋味很足的建築。所以,也不能僅從級別或職稱去看人。

根據光緒年間的統計,八大胡同裏一共有妓院373家,其中一等和二等妓院有178家,占了全數的近一半,這個比例相當不小。

八大胡同裏的妓女數量在增多,且北來的南妓也在增多,無形中增添了八大胡同的色彩,加速了它的繁榮。

賽金花曾經說她自己是第一位來自南方的妓女,這樣說其實並不確切。第一位來自南方的妓女叫素蘭,湖北廣陵人,戊戌變法之後來到北京,當時名噪一時,不少官宦子弟願意去她那裏捧場。

應該說素蘭比賽金花早來了北京幾年。但是,賽金花說“京裏從前是沒有南班子的,還算是由我開的頭”,這話是對的,她開的金花班,確實是京城的第一家南方班。

據說,她的南方班開張的時候,掛一塊朱字銅牌,上刻有“南班·金花院”幾個大字,插了滿門的金花和彩球,從此,窟號銷金,城開不夜,轟動當時的京城。

在這一點上,賽金花確實為八大胡同開一代風氣之先,一時間,南朝金粉,飛鷺流鶯一般,紛紛落戶這裏,和北地胭脂打擂。曾有一首竹枝詞專門寫這樣的情景:彩燭光搖滿臉紅,胭脂北地古遺風,南朝金粉唯清淡,雅豔由來迥不同。

根據網易、鳳凰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古代妓女文化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