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專題】歷史與現實:莊子論德性的變遷

古人如何思考「德性」的問題一直是中國古代哲學史的一個綿延之處,而歷代思想家無一例外對此進行思考,因為在古代哲學家看來,它可以根本地涉及到一個社會的「存亡」。在孔子補缺古典文獻後,使古籍研究續漸具有「哲學意涵」,古人不僅僅只是對「德性」有抽象的思考,而更把問題轉向了對歷史的批評和反思。莊子是其中之一人。

作者在上一篇文章中,以炎帝文化和黃帝文化在「物質」上的差別為主題,並做了一些資料性的整理。其結果是,我們可以得知的黃帝文化的物質文化要比炎帝文化的要豐富得多。由此,作者提出了一個額外的問題:「我們是否可以說豐富物質生活就可以代表一個文化的精緻程度呢?」

一般來說,是的,世人就是如此的考量,作者有時候也是有同樣的想法。但是,在中國的古代哲學家—莊子:根據自己的哲學立場對此給出了合理的反駁,亦即以一種「德性」的角度而作出的考量。所以,在今天的文章裏,我們不妨來看看莊子是如何地回答這個問題吧。


【專題】歷史與現實:莊子論德性的變遷


從黃帝以後,蚩尤惟始作亂,延及于平民,罔不寇賊,鴟義奸宄,奪攘矯虔。苗民弗用靈,制以刑。史籍又記載蚩尤冶金製作兵器;黃帝能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財。《禮記•祭法》,是作正名百物,赋物以義。此外,古代亦有「供財」的法制,大概是為供給公上之「賦斂」。同時這是開始實行「正名」定份,以確定人們的身份、地位,要求人民提供貢賦。

另一方面,在黃帝時期有私有觀念以及對之遏制的要求;黃帝的《丹書》寫道:「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滅;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枉,弗敬則不正,枉者廢滅,敬者萬世。」而周武王聽到姜尚父的宣讀後,十分警惕,便在所用的各種器物甚至兵器上面都刻上這類警誡的「銘文」,並說要告誡後世子孫不能任意枉為。不過,它確實反映了黃帝時代社會思想意識的一個深層因素,而這就是私有、法制等觀念已經深入人心了。

反觀之,炎帝文化雖然沒有「私有制」的社會觀念;但是卻沒有私欲、相害和紛爭等等的問題,而古人的生活「渾厚淳樸」。同時社會平等,人人勞動,男耕女織,同勞共用;社會均平不需要行政、強制命令。沒有刑罰,卻安樂無事。最重要的沒有對外的戰爭。而這些都是現今我們國家所追求的治國理想。

而古代炎帝軒轅氏部落的時候就已經實現了這個目標。問題是,他們是如何做得到的?事實上,莊子會認為古人實踐了「道可道,非常道」的哲學意涵。一般西方學者會把它理解為「無為而治」。但是事實上,它是要依循人的「本心」與「直覺」而行,亦所謂「心正則規」的道理,這往往是西方學者沒法理解的地方,也會說中國根本沒有「哲學」可言。

但是,莊子在《天地》說:「上如標枝,民如野鹿。端正而不知以為義,相愛而不知以為仁,實而不知以為忠,當而不知以為信,蠢動而相使,不以為賜。」;在《繕性》說:「堯不賞而民勸,不罰而民畏。使民心親,民有為其親殺其服而民不非也。舜愁其五藏以為仁義,矜其血氣以規法度。然猶有不勝也,堯於是放讙兜於崇山,投三苗於三峗,流共工於幽都。賞罰而民且不仁,德自此衰,刑自此立,後世之亂,自此始矣。」;「興治化之流,澆淳散朴,離道以善,險德以行,然後去性而從於心,心與心識知而不足以定天下,然後附之以文,益之以博。文滅質,博溺心,然後民始惑亂,無以反其性情而復其初。」

最初,遠古帝王無為之治下,而人的「仁義忠信」是「自律且不以為賜的」。這是說,莊子認為仁義忠信是「純粹」的,不加任何社會價值的「德性」。事實上,這與孟子所說的「四端之心」或朱熹所說的「四端皆善」實為相似,這是說人的「德性」是由內心而發出的,是謂「不知而行動者」。

後而,在舜開始使用賞罰制度以後,莊子認為人的「德性」開始呈下降之勢,而亂世便從此開始。因為,黃帝自從要開始治理社會以後,為了避免有「不善」的事情,就有了「法制」,而為了法制的合理則要「以文載德」,即所謂的「銘文」;「銘文」又有承載的器皿,因此「法制」通過物質方式而得到流傳下來。因此,刑自此而立,同時「人性」再也沒法復其「初心」。

不過,莊子認為「人性」本來就是含有仁義的。不過,黃帝因為要管治社會而開始轉向要求人心「行仁義」,而卻因此把「仁義」赋以了社會價值,並續漸使其成為形式教化的系統。因此在莊子看來,它實質是文滅質,博溺心;是民始惑亂的結果,亦即人們再也不是「不知而行動者」。這類似於如今西方哲學所定義的「道德」,它最早是一種「風俗習慣」,後而過渡成為來自於上帝的「善」或者「愛」,又有「十誡」等等。

綜上所述,莊子認為從炎帝文化到黃帝文化呈「德性」下衰的原因在於,是人從純樸的「仁義忠信」而轉變成理解具有社會價值的「德性」。當然,現今我們國家是作為一個「法制社會」,而一種具有社會價值的「德性」是優良的傳統。同時,它在社會層面上的實際應用是舉足輕重的。試想想,儘管是一位母親在告誡自己小孩不要做壞事的時候,也會說「不然警察叔叔會來抓你喔」。

但是,莊子告訴我們不要遺忘「初心」,亦即「道可道,非常道」的哲學意涵。而如果我們一直以社會價值去衡量事物,那麼「人性」就此衰矣。作者以前曾提及到「何為哲學」的問題和答案(如果有需要,請參考作者的以前的文章《何為哲學?哲學何為?》事實上,這與它是一致的。當我們要放開社會上的瑣事,從而去尋找那個最原始的事物的時候,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會找到自己的「初心」,而這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因為它就植根在我們的內心之中。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這篇文章同時是《炎帝文化與黃帝文化在「物質」上的差別》的後續和系列的完結。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專題】歷史與現實:莊子論德性的變遷

讃 (6)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