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不管哪個明星上頭條,娛記都會拍到的那個人

不管哪個明星上頭條,娛記都會拍到的那個人全中國上娛樂版面最多的人是什么樣的人呢?那肯定是站在明星旁邊身邊的人,而且是站在很多大腕明星旁邊的人,不管是哪個明星上個娛樂頭條,娛記的照片一般都會拍到的那個人。就是明星保鏢了。

普通人對於明星保鏢這個職業的了解,通常來自於娛樂節目中那些緊貼明星、帶著耳麥對講機、西裝革履的“黑衣人”,他們或為明星開道護航,或是阻擋粉絲簽名、合影的需求……總之,高壯冷酷是大眾對他們的統一印象。

相比好萊塢大牌藝人為自己配備私人保鏢的濃厚風氣,能在國內成為某明星專職保鏢的實在不多,大牌如天後王菲,也時常被拍到孤身一人逛街、乘飛機的場面。這要得益於內地較為安全的娛樂環境,連狗仔隊的操守底線也比其他地方高很多。

據斌子透露,港台藝人中只有成龍、周傑倫等這樣的一線大咖才雇私人保鏢,“內地方面只聽說韓紅雇過一段時間。”斌子自己倒是為蔣勁夫提供過為期一個月的安保服務,“當時正值蔣勁夫與前經紀公司鬧解約,為了防止在拍戲過程中受到外界幹擾,他就把我叫到了劇組。”風波過後,這段雇傭關系也隨之結束。

因此,內地所謂的明星保鏢,多是由活動主辦方雇傭的臨時安保人員,他們隸屬於安保公司,僅負責保障某次活動內明星的安全。除此之外,他們還有可能服務於金店、奢侈品門店、或者是私營企業主。

原本以為這個職業的入行門檻只需要孔武有力、四肢發達,而在記者了解的過程中卻發現,如今的保鏢界,招收的都是力量與智慧同在並且還要兼顧“顏值”的複合型人才。

當明星保鏢首先得有身高優勢。不久前,陳奕迅“一米三”的照片在網上瘋傳,除了Eason本人微胖的身材天生顯短之外,和他身旁站著的幾個大個子保鏢也有關系,畢竟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Mars告訴記者,身高優勢為保鏢觀察周圍環境提供了便利,一旦有情況,大個子的人迅速就能察覺。在他的團隊中,所有保鏢身高均不低於180厘米,個頂個的長腿歐巴。

其次要有壯碩身材,不要虛胖要strong。保鏢在護送明星離場時,常常要突破粉絲的層層包圍,只有自己身體夠結實,才能在面對大噸位粉絲時立於不敗之地。錢益群笑稱,“能擠贏別人,這點很重要。”因此,日常健身、體能訓練是保鏢們的必修科目。

除此之外,明星保鏢的儀表氣質,也是越來越被雇主看重的一點。雖對相貌沒有過分苛求,但皮膚外露的部分不能有紋身、不能留長發,有些公司甚至要求不能蓄須,具有“正氣”、“成熟”、“穩重”等幾項特質的外表,永遠都是保鏢的加分項。Mars解釋稱,“保鏢的形象要精神、整潔,給人以安全感。一旦出現打鬥情況,長發容易被對手抓住,從而成為保鏢自身的安全漏洞。”斌子還透露,由於保鏢活動量大,為了避免體味或汗味造成的尷尬,他們在工作時還會噴一些淡香水。

對於那些因為迷戀偶像想要應征保鏢的癡漢們,就不要再做夢了。資深的從業者掃一眼就能看出端倪,保鏢工作事關重大,絕對不是用來追星的捷徑。

而錢益群,朋友都叫他Roger就是這樣的人,王菲,周迅,舒淇,林志玲,黃曉明,甚至是好萊塢明星喬治克魯尼,他都有親密接觸,不管今天的娛樂頭版是誰,幾乎旁邊都會站著這樣的一個人,短發,壯碩,蓄須,黑著臉,穿高檔定制西裝,梳著油頭,魁梧氣場十足。

而錢益群進入圈內之後也是非常善於挖掘新人,大家是否記得黃曉明與Angelababy大婚時,黃曉明的貼身保鏢嗎,叫劉忠巍,也是娶了孫儷經紀人的那個帥氣保鏢。他就是錢益群發掘並帶入保鏢行業的。他覺得對於模特出身的劉忠巍來說,模特圈裏他不見得是最亮眼的,但在保鏢裏面一定是最帥的。而劉忠巍也是十分崇拜錢益群,才敢來北京投奔錢益群。

被業界譽為“明星保鏢第一人”的錢益群,來內地發展前曾在台灣服役,在軍營中擔任“司令官”警衛員。退役後,他來內地開了一家保潔公司,後來又將業務擴展到了安保領域,如今已經是一家集物業、安保、車輛租賃等業務於一體的集團老總。盡管做了總裁,但錢益群最大的興趣依然是明星安保,如今他仍時常出現在活動一線,名頭是安全顧問。

通常,退伍軍人、武校警校畢業生、運動員都是這個行業的主力軍,有些外籍安全顧問甚至還有海外雇傭軍的背景。曾經的軍旅生涯,讓錢益群在招聘時格外信任退伍軍人,團隊中招來的保鏢幾乎都是部隊轉業下來的兵哥哥。談及信任軍人的原因,錢益群稱這是因為軍人普遍都擁有良好的執行能力和團體向心力,“我不會在意他會不會打架,或者有沒有練過武術,但如果他當過兵,就一定懂得團體默契合作的重要性。”

成功入職也不意味著馬上就能被分配任務,在正式上崗前,每位保鏢還要經曆為期數天的理論培訓——由經驗豐富的前輩向新人們傳授工作經驗和日常禮儀,比如在穿黑西裝時不能搭配白襪子;比如在和明星接觸中需要注意的言談舉止等等。公司培訓結束後,新人們還要統一參加公安機關保安管理部門的培訓考核,通過者才能獲得正式從業資格——保安證。

在錢益群的公司裏,持證的新保鏢們還要再經曆一個長達半年的見習期。期間,見習保鏢只能跟著活動觀察周邊,不能從事明星貼身的保衛工作。

而隨著高級保鏢及隨衛的市場需求擴大,2011年9月,武漢體育學院在散打專業的基礎上,組建了首個安全管理與高級隨衛班。29名學生成為這個班的首批學員,在校期間,他們除了要接受格鬥技巧的訓練外,還要進行駕駛、文秘基礎、法律常識、社交禮儀等相關課程的學習。如今,這批學員已經畢業並走向社會,這標志著保鏢這個行業已經從所有人都是憑著經驗摸爬滾打的原始時代,進入到正規的科班時代了。

對於明星保鏢們來說,他們最常接到的任務,便是負責活動的現場安保工作。近期發生的劉亦菲事件,幾位受訪者均認為安全漏洞出現在現場粉絲與明星間的距離太近。事發當晚,錢益群便接到劉亦菲團隊的委托,希望他能負責餘下活動的安保。於是,在武漢見面會上,一排護欄有效地將明星與粉絲隔開。

“明星和粉絲之間,至少要留出一米到一米半的距離,保證粉絲伸手觸不到明星。假設現場出現粉絲過激行為,他第一次伸手夠不到明星,就給了我們足夠的反應時間,迅速將明星帶離現場。據說撲倒劉亦菲的那個粉絲已經跟了她好幾站,對於這類粉絲,我們都會重點提防。”

吳奇隆、劉詩詩今年三月份在巴厘島舉辦的婚禮,也是由錢益群的公司負責安保的。在婚禮前一個月,他就前往當地開始了解情況、考察現場。

“這樣的一場大型婚禮,對安保工作的要求非常高。我們需要提前一個月和巴厘島當地的公安部門、酒店的安保部門進行溝通協調,明確對方能夠提供的支持力度,並一一敲定合作細節,光開會就用了4天。此外,還要針對現場環境,制定車輛進出路線,確保觀禮嘉賓安全到達等等。”

錢益群透露,吳奇隆婚禮總共啟用了76名安保人員,其中6人是他從國內帶去的,70人是在當地雇傭的。總共分成6組,作為安全顧問的錢益群負責整體統籌,其餘五組分別負責婚禮現場、儀式現場、歡迎酒會、交通路線等環節。一個環節結束後,該項目組的安保人員還會機動支持其他組。

而76人的安保隊伍還並不是最誇張的,從事明星保鏢行業多年,錢益群見過的最盛大的世紀婚禮當屬黃曉明和Angelababy。這場婚禮由三家安保公司聯合操作,整個婚禮安保人員達一千多人次,規模堪比三個大型的電影頒獎禮。

為了應對突發事件,每個項目組都會安排A、B兩種方案。以隆詩婚禮的宣誓儀式為例,這是婚禮中的重頭戲,明星嘉賓到場人數最多,也是粉絲最為關注的一場。

由於婚禮舉辦地和明星嘉賓下榻的酒店不在一起,因此明星離開酒店前往會場的一路上很可能會聚集大量粉絲。“明星要走哪條路?如果這條路走不通還能走哪條?如果大門被粉絲堵住,還有哪個側門能用?這些都需要一一作出預案。”錢益群稱,每次活動之前,他都會召集所有保鏢開會,仔細演練活動全程,一場會議下來,黑板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線路圖。

近年來歐洲安全局勢急轉直下,在國外舉辦的活動還要更加謹慎,要將防范恐怖襲擊也納入安全考量范圍。錢益群告訴記者,隆詩婚禮的舉辦地巴厘島金巴蘭四季度假村原本就戒備森嚴,酒店入口均有武裝安保人員持槍戒備。這些武裝安保力量只能仰仗當地部門提供,畢竟,國內保鏢是沒有持槍權的。

其實,國內明星保鏢身上不僅沒有槍,連甩棍、胡椒噴霧這類自衛或攻擊性的防身器也沒有。他們能夠隨身攜帶的,只有手電筒和激光筆這類“照明”設備。只是,明星保鏢們所使用的手電筒上會有一個能夠擊碎玻璃的安全錘。必要時,手電筒也能成為他們最高武力值的“防身器”。而激光筆的作用,則是在有粉絲或狗仔偷拍時,“照他一下,提醒對方注意。”

據錢益群回憶,在隆詩婚禮上,還上演了一場勉強稱得上“驚心動魄”的無人機大戰。婚禮當天,一些來自港台地區的狗仔隊未能受邀入場,於是他們在場外遙控了一架無人機航拍器飛進場地上空偷拍。為了保障明星的隱私及婚禮官方媒體的權益,錢益群當時的做法是——叫兄弟們趕緊從攝影組借調幾台無人機過來,同時出動圍攻敵機,將他們徹底地從自方“領空”趕出去!

去年10月,黃曉明婚禮過後,一條名為“李宇春神秘男友曝光

家境驚人竟是煤老板”的新聞橫掃網絡,文中的配圖正是錢益群和李宇春。錢益群說,“當時自己擔任黃曉明婚禮的安全顧問,負責將李宇春引入場內。因為走在前面領路,倆人一前一後經過拍攝地點,看起來不像是通常保鏢的站位,因此被外界誤傳。”新聞發出時,錢益群正在飛機上,等到下飛機開手機,發現收到了幾百條消息,“微信都爆掉了,根本打不開。”類似的事件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甚至有一張圖片,因為照片中錢益群的目光偏下,被定格在女星的尷尬部位,因此,他還曾成為“偷瞄XX女星胸部的某老板”。

在錢益群的微信朋友圈中,可以看出他與娛樂圈交往甚密。從前中影集團掌舵人韓三平,到維密天使劉雯,都與他私交甚篤。錢益群告訴記者,由於與娛樂圈人士建立了密切的關系,有時他接到婚禮安保的工作甚至會完全免費贊助,“當然最後他們會給我一個紅包,多大多小,就別問了。”生意人自然不會做蝕本買賣,憑借著良好的人緣與口碑,他自然會接到更多大單。

目前,錢益群甚至有了籌拍電影的計劃,“我有很多素材和明星資源,還有很多奢侈品品牌的資源,不玩一把實在浪費。”

然而,在明星保鏢群體中,能像錢益群這樣呼風喚雨的只是極少數。多數保鏢與明星的交集僅是匆匆一面,毫無私交。像斌子這類做過明星私人保鏢的,才會與服務過的雇主較為熟絡。斌子說,他與蔣勁夫加過微信,逢年過節時他會給對方一個問候:“他人很好,待人很熱情、很真誠,但我也不會過多地打擾他們,畢竟我們之間也沒有什么共同話題。”

錢益群也告訴記者,拋去自己與明星的私交不談,工作細節上的對接,他通常不會去問明星,而是與明星的經紀人溝通。“我們溝通的第一窗口永遠是經紀人,經紀人會基於他的專業做出考量和判斷。”而在安保環節當中,明星所需要做的,只是配合經紀人和保鏢設定的路線,美美地出現、美美地消失就好了。

通常,在行動中,保鏢與明星的距離不能小於一米,這樣能夠在意外發生時第一時間趕到,同時也不會讓明星感覺不自在。然而,有時明星也會給保鏢們提出一些奇葩要求,比如好萊塢影星喬治·克魯尼在上海出席活動時,就曾提出“想逛外灘,但希望保鏢不要讓自己看到”的無厘頭指令。“外灘的人那么多,不可能讓他自己一個人出去。沒辦法,我們當時只好全部便裝,除了自己一人跟在他身邊外,其他兄弟們都‘散落’在人群中。一邊注意周圍隨時可能出現的意外,一邊還要盡可能地避開他的視線。”

在娛樂圈混得久了,作為離明星距離不過一米的保鏢們,難免會看到、聽到一些八卦。然而對雇主隱私的守口如瓶,則是他們首先要履行的職業操守。

2005年,林志玲在大連拍攝廣告時不慎墜馬,當時她身邊的一位保鏢將現場圖片拍下並賣給媒體,對其造成了嚴重不良影響。之後,林志玲的經紀人找到正在內地做保潔生意的錢益群,這也讓他走進明星保鏢這個行業。

如今,在保鏢接受明星委托時,都要簽署兩份協議:一份是基於工作內容的安保協議,另一份是基於明星隱私的保密協議。在工作期間,無論看到什么、聽到什么,保鏢們都得把八卦爛到肚子裏,不能向外界吐露半點風聲。不僅如此,明星在活動期間留下的飲料瓶、垃圾袋,也要一並打包帶走。“曾經有個保鏢將明星留下的垃圾袋賣給八卦雜志,裏面發現了明星代言品牌的對手產品,最後害那個明星丟掉了代言。”一位資深保鏢對記者講到。

此外,在工作期間,和明星索要簽名或者合影,也是被安保公司明文禁止的。當然偶爾也有例外,Mars透露,當明星到了休息室、慶功會餐廳等環境相對私密、能夠令人放松的場所時,完成了保衛任務的保鏢們,在獲得明星允許的情況下,也能夠找到機會與明星拍個照。

根據安保公司的規模和側重點,明星保鏢工作的地區范圍有大有小。有些人常年全球飛奔,有些人則只是留守本地。

Mars主要在廣東地區活動,宋仲基廣州、深圳兩場粉絲見面會的安保工作,都由Mars所在的公司承接。此前,他還曾參與過貝利、貝克漢姆等體育明星,陳奕迅、林峰等歌手的貼身保鏢團隊。在當地頗有名氣的Mars,由於公司業務,很少走出廣東。

而錢益群的足跡則遍布全球,除了大本營北京,他常年在國內幾大城市間穿梭,有時還會跟隨明星出國。錢益群回憶,活動最多的一天,他飛機加高鐵跑了3個城市,參加了5場活動。這些年,他共積累了33萬公裏的飛行裏程,長度足夠繞赤道8圈。由於飛行次數太多,他早已是東航的白金卡會員。

隆詩婚禮舉辦時盡管是3月份,但位於熱帶的巴厘島已是30多度的高溫。從現場的圖片來看,保鏢團隊全部換上了當地特色的短袖襯衫。這是錢益群特別要求的:一來保鏢們不會顯得太紮眼,和現場氛圍更協調,二來也是為了讓大家涼快些,節省點體力。

而多數情況,不管天氣多熱,“黑西裝”也仍是明星保鏢們首選的行頭。工作期間,統一的服裝一旦上身,就絕對不能脫下,手上拿著外套,會被視作不敬業和不職業。一天的活動下來,明星保鏢始終要站在自己的崗位上,餓過飯點是常有的事。錢益群告訴記者,當夏天在戶外執行活動時,他都會給保鏢配備足量的飲用水,“喝夠水才不會中暑。”

有時,在活動內容外,明星們還會提出自己的額外需求,這更是對保鏢團隊執行能力和忍耐力的考驗。錢益群的團隊成員就曾跟著吳尊到戶外跑步,也曾陪著好萊塢明星一同爬長城。面對那些見到中國大好河山興奮不已的老外們,保鏢們常常只能暗自叫著“寶寶心裏苦”。

而遇到下雨天,尤其是突如其來的大雨,保鏢通常也只會給明星打傘,自己選擇淋雨。因為打傘會影響視線,也勢必會影響對周遭環境的判斷。通常,西裝經過水洗後都會變形,錢益群稱:“只要淋雨後,西裝基本都會完蛋,所以重新定制西裝是常有的事。”

Mars告訴記者,以他入行3年的工作經曆,目前在廣州地區能夠月入過萬,“比打工強。”而錢益群的公司中,員工按照經驗多寡分為初級、中級和高級,“中級員工差不多每月一萬塊。”在正規的安保公司中,全職保鏢都有五險一金,每月的工作量也是滿的,拿的是固定月薪。

“散戶”斌子目前並未簽約全職,他將個人的資料掛靠在幾家安保公司旗下,每當有活動時,斌子會接到對方的通知,結束後按次收費。“每場活動兩三百塊吧。”斌子透露,如果懂英文,可以接到外籍明星的活,收入還會略高。而至於那些外籍安全顧問,“他們的工資通常比我們高20%。”

許多人關注的女保鏢,在明星安保領域中幾乎難見蹤跡。錢益群告訴記者,為數不多的女保鏢幾乎都被女企業主壟斷了。他從未見到女保鏢負責明星活動,她們身材不夠高大,在擁擠的人群中很難占據制高點,功夫再好也難以發揮出作用。

接到記者電話時,斌子正在老家秦皇島裝修房子,他接下來的人生規劃,不是積攢人脈接大單,而是結婚、生子,盡快安定下來。在明星保鏢行業裏,能夠做到頂尖水平、有實力自己創業開公司的只是少數,多數人都會在35歲前,選擇轉型,甚至改行。

保鏢行業的年齡界限,和足球運動員基本一致。通常是20歲左右入行,35歲左右“退休”,部分公司會放寬至38歲。然而一個成功的足球運動員足以讓自己退役後的生活衣食無憂,但保鏢卻很難。

自稱“快幹到頭了”的斌子,對於保鏢這行並沒有太多的留戀,也不打算繼續留在北京發展。他身邊有一些同行朋友,在羽翼漸豐後,自己創業做起了小型安保公司。斌子說:“之前我也想過走這條路,但在北京做這行,人脈特別重要。大業務都握在大公司手中,小公司只能零散接活。我覺得自己也不一定非得局限在這行裏,也可以去做點別的。”

“去做點別的”,是斌子近期思考的主要問題。

根據騰訊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不管哪個明星上頭條,娛記都會拍到的那個人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