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專題】談談古籍文化之四:詮釋古典文獻的「目的」與「意義」

【專題】談談古籍文化之四:詮釋古典文獻的「目的」與「意義」

近代至當代以來,學術研究的方向都是以「價值」為始點的,而對於詮釋古典文獻的這個命題,也是如此。學者有一特定的術語來描述這一套方法,「哲學的改造」(Reconstruction in Philosophy),它強調古典知識的「實證性」,亦即可以針對某一現象而可給出的「技藝」。

所以作者認為古籍研究是古代的一門最重要的學科,同時是今天不可或缺的學科。因為:

(一)古典學是綿延不絕的語文學知識的載體,是學術的自然擴展的因素。

(二)它有著悠久的歷史和源流,而這最早可以追溯到孔子編《詩》、《書》,定《禮》、正《樂》,贊《周易》,作《春秋》。因而,古代人對古籍研究的方法已積累了豐富系統性的經驗,並且有了一套完整的內涵與有效的理論體系。

(三)它是一種有效的系統以傳承過往思想價值,而至整理和具有詮釋未來的學術路徑的可能性。

 從而,我們可以根據對古籍研究,通往「德性的普遍性」。因此,這滿足了作者作為一位哲學家對終極問題的關懷。問題是,現今的古籍研究只是學者間的工作,因為教育的專業、學院化都加深了這個問題,所以普遍的人就沒有在意它。然而,古典學的真正意義在於,它需要自己的詮釋;批評與反思,因此這才是一門「技藝」。如果,你學會了有關於足球的一切規則和方法,但是你不下球場去踢一回合,意義何在啊!?古籍研究也是同樣的道理。

過去孔子教人知行合一,所重視的是實踐德性的教育,不僅是自己身體力行周遊列國。但是如今學者(包括作者在內)只是在一個人的在書房裏寫寫文章,看似有所作為,但實質上是「無為而治」。

這不禁讓作者想起揚雄(西漢時期的思想家)曾說的:「學以治之,思以精之,朋友以磨之,名譽以崇之,不倦以終之,可謂好學也已矣。」

那麼回到問題所在,我們詮釋古典文獻的「目的」和「意義」是什麼呢?我們又如何能夠做到?

例如說,一個詮釋必須一方面將詮釋主題置於它們隸屬的特定的時代與文化背景來了解,另一方面也要能夠抽繹出它不受時空拘限的思想觀念,而且儘可能用現代語言與哲學經驗來傳遞給讀者。

因此,如果滿足上述所說的,那麼就可以構成對「目的」和「意義」;這兩個「哲學意涵」的條件了。

舉例說,莊子在《天地》說:「上如標枝,民如野鹿。端正而不知以為義,相愛而不知以為仁,實而不知以為忠,當而不知以為信,蠢動而相使,不以為賜。」;在《繕性》說:「堯不賞而民勸,不罰而民畏。使民心親,民有為其親殺其服而民不非也。舜愁其五藏以為仁義,矜其血氣以規法度。然猶有不勝也,堯於是放讙兜於崇山,投三苗於三峗,流共工於幽都。賞罰而民且不仁,德自此衰,刑自此立,後世之亂,自此始矣。」;「興治化之流,澆淳散朴,離道以善,險德以行,然後去性而從於心,心與心識知而不足以定天下,然後附之以文,益之以博。文滅質,博溺心,然後民始惑亂,無以反其性情而復其初。」

 那麼,我們要如何詮釋這一段文本呢?作者曾給出的結論是,莊子認為從炎帝文化到黃帝文化呈「德性」下衰的原因在於,是人從純樸的「仁義忠信」而轉變成理解具有社會價值的「德性」。當然,現今我們國家是作為一個「法制社會」,而一種具有社會價值的「德性」是優良的傳統。同時,它在社會層面上的實際應用是舉足輕重的。試想想,儘管是一位母親在告誡自己小孩不要做壞事的時候,也會說「不然警察叔叔會來抓你喔」。(如果有需要的,請參考作者的其中一篇文章《文化的精緻程度可以說明一個國家的興隆嗎?― 莊子的解讀》)

 綜上所述,作者認為的「詮釋」,實謂不僅是「合理」與否,更多的是如何籍由古人的思想,進而反思文本的時代意義,或許這才是詮釋學的最終「目的」。同時,在詮釋的過程中也要保持開放的心態,並以「禮」為先。亦即揚雄所說的:「朋友以磨之」。此外,還要根據古典文獻學的「語文學知識」來作出相應的調整,那麼作者相信大家一定會對古人思想會有新的理解和接受。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專題】談談古籍文化之四:詮釋古典文獻的「目的」與「意義」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