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和拉美各國文化交流與合作源远流长

中國和拉美各國文化交流與合作源远流长

經過半個多世紀的發展,中國和拉美各國文化交流與合作取得了持續快速發展。目前,中國已同拉美地區21個建交國中的19個國家簽有文化協定,在此框架內與11個國家簽署了年度文化交流執行計劃,並據此在文化藝術、廣播影視、文物保護、新聞出版、體育和旅遊等領域開展了廣泛深入的雙邊文化交流。

截至2014年底,中國與委內瑞拉、墨西哥、巴西三國建立了政府間常設委員會機制,與智利、阿根廷的相關機制也正在籌建過程中。在此框架下,文化部定期與上述國家對口部門舉辦工作會議,梳理交流成果,確立重點目標,有力提升了中國與拉美地區國家在文化領域的務實合作水平。此外,中國文化部積極推動與拉美地區國家商簽或續簽文化交流執行計劃,並據此通過文化部長及高級別官員互訪等項目,切實深化雙方的了解互信。

除了駐外使領館等相關機構開展的常規文化交流活動外,每逢重要外事活動舉辦或中國與拉美國家建交紀念日、中國節日、拉美國家節日等重要節點,中國文化部都會與拉美國家聯合舉辦系列文化項目,通過演出、展覽、電影放映、講座等多種形式加以配合和烘托氣氛。

2014年7月,浙江省交響樂團、中央芭蕾舞團分赴巴西、古巴,與當地知名藝術家和院團聯袂為中巴、中古領導人呈現了精彩演出,並在兩國舉辦了多場面向民眾的公益性演出,得到廣泛認可。

每年春節期間舉辦的海外“歡樂春節”活動也是中拉文化交流一大亮點。文化部每年組派國內優秀藝術團組赴拉美多國巡演,並聯合當地力量舉辦大規模的新春廟會,廣泛進入拉美國家主流藝術節和劇院平台。

文化部自2012年起正式推出的“華藝新顏”項目,也成為向拉美地區國家全面展示中國傳統和當代優秀文化藝術的重要品牌。通過與主流文化藝術機構合作,“華藝新顏”演出范圍逐漸涉及拉美及加勒比地區所有已建交國家,演出場次超過百場,為增進拉美民眾對中國文化的了解發揮了積極作用。

與此同時,中國也逐漸接觸到更多來自拉美的文化藝術。自2013年起,每年4月至5月,中國文化部聯合拉美和加勒比駐華使團共同在京舉辦“拉美藝術季”及

“加勒比音樂節”活動,並進行巡回演展,向更廣泛民眾展示和介紹拉美優秀文化。據統計,通過此項目,迄今已有10餘個國家的20餘支藝術團體來華。文化部還邀請拉美藝術團體參加上海國際藝術節、中國新疆國際民族舞蹈節等重要國際性藝術節展演活動,並推動拉美國家文化經濟管理專業人士參加在華舉辦的文化博覽會、演藝交易會等。與此同時,很多拉美重要表演藝術機構代表團訪華考察,觀摩國內優秀演藝團組和文化機構等,與中方商談未來合作意向。

進入新世紀以來,中拉雙方文化交流越來越頻繁。2013年,中國和巴西兩國領導人達成兩國互辦“文化月”的共識。巴方於2013年9月在北京、上海、香港等地舉辦了“巴西文化月”活動;中國則於2013年10月至11月,在巴西聖保羅、裏約熱內盧、巴西利亞、伊瓜蘇等十幾個主要城市舉辦了“中國文化月”大型演展活動。對習近平主席出訪拉美時提出的2016年“中拉文化交流年”倡議的落實,更將使中拉文化交流持續升溫。

新年伊始,中國與拉美國家間的豐富文化活動就陸續熱鬧上演。

1月4日晚,智利首都聖地亞哥市政劇院舉辦了《春之韻》音樂會。這既是中國廣播民族樂團參加“聖地亞哥一千”藝術節的首演,也是由中國文化部和中國駐智利大使館共同主辦的“2015智利中國文化年”的開幕演出。1月5日至13日,中國廣播民族樂團還在聖地亞哥及周邊舉辦了7場演出,浙江歌舞劇院“彩蝶女樂”

樂團音樂會、江蘇演藝集團《木偶之魂》等節目也將在春節前集中上演……“2015智利中國文化年”將采取與當地文化、藝術、教育等各領域重要機構合作的方式,為智利民眾呈現一場內容豐富、形式多樣的中國文化大餐。

1月6日,作為2015“歡樂春節”的第一站,中國駐阿根廷大使館與號角報文化季活動合作,在阿根廷銀海市舉辦兒童節贈禮活動,並在號角報文化季期間舉辦中國少數民族服飾T台秀、新年廟會和文藝演出等,擴大了“歡樂春節”在阿根廷社會各階層的影響。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習近平主席1月7日在北京同厄瓜多爾總統科雷亞舉行會談時,就中厄關系發展,提出了執行好新一輪文化交流執行計劃、辦好兩國建交35周年系列文化交流活動等建議。

據中國文化部外聯局美大處介紹,文化部將進一步鞏固和優化對拉美地區國家現有文化品牌的內涵和品質;強化對拉美地區國家雙邊及多邊協調機制建設,開拓和打造對拉文化交流的新模式、新亮點;培育雙方市場,探索中拉文化產業領域合作途徑;進一步加大人員往來和交流力度,深入開展中拉思想文化領域的對話交流,為促進中拉人民在文化上彼此欣賞、心靈上相親相近,成為不同文明和諧共處、相互促進的典范做出貢獻。

早在四五百年前,華僑和華人就通過橫亙太平洋的海上“絲綢之路”來到拉美,華僑華人不僅參與了拉美的建設,還帶去了中國的文化傳統、習俗,農業生產技能和中華醫術。在中拉交往中,華僑華人為中拉文化的交流做出了重要貢獻。

根據中外文獻記載,中國文化對拉美文化的直接聯系是自1573年明朝萬曆年間開始的。一些中國的商人、工匠、水手、仆役等到達墨西哥、秘魯等拉美國家僑居,在那裏經商或做工。

這些華僑和華人將中國的絲綢、瓷器、手工藝品和中國的文化習俗帶到了拉美國家。與此同時,被稱為“中國之船”的“馬尼拉大帆船”在返航時,把墨西哥銀元“鷹洋”、拉美特有的玉米、馬鈴薯、西紅柿、花生、番薯、煙草等傳入中國,對中國金融業的發展和中國人食品結構的多樣化起到了推動作用,促進了中拉之間的物質文化交流。

到了19世紀初,英國和葡萄牙殖民者開始販賣華工到拉美作苦力。首批華工147人於1806年抵達英屬特立尼達(今特立尼達和多巴哥)。1808年至1810年,葡萄牙人從中國湖北招募了幾百名茶農到巴西裏約熱內盧和聖保羅種茶。

鴉片戰爭後的19世紀40年代至70年代約有三四十萬名契約華工移入拉美,19世紀70年代苦力貿易被禁止,但華工依然不斷移入拉美。華工主要分布在古巴和英國、荷蘭、法國所屬的拉美和加勒比產糖的殖民地,出產鳥糞的秘魯,進行重大工程建設的巴拿馬、墨西哥、智利等國。

由數十萬華工組成的勞動大軍,篳路藍縷,披荊斬棘,同拉美各國人民一起,共同進行農、礦業開發和交通建設,用辛勤勞動的汗水澆灌了拉美的沃野,對各僑居國的經濟發展、文明建設和社會進步做出了重要貢獻,促進了拉美的繁榮。巴拿馬運河的開鑿,中美洲、古巴及加勒比地區其他國家的甘蔗、咖啡、棉花種植園的發展以及智利硝石和秘魯鳥糞的開采,巴拿馬、秘魯和墨西哥等國鐵路的修建,都凝聚著華工的血汗。在古巴等國的華僑還同當地人民並肩戰鬥,流血犧牲,為這些國家的獨立和解放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拉美國家中,墨西哥和秘魯是拉美華僑人數眾多、曆史比較悠久的國家。自19世紀70年代起,墨西哥開始輸入契約華工,首批華人遷居墨西哥的時間是在1875年。1899年12月14日,中國清政府駐美公使伍廷芳在華盛頓與墨西哥駐美公使阿斯庇羅斯正式簽訂了中墨友好通商行船條約,墨西哥和中國清政府正式建交。

1821年秘魯獨立。1851年卡斯蒂略將軍在萬卡約宣布廢除奴隸制,同時鑒於當時秘魯墾荒、築路、開礦、建港需要大量勞動力而提出招募華工以代替黑奴。當時中國正值第一次鴉片戰爭之後的動亂年代,民不聊生。尤其是太平天國運動失敗後,許多人為躲避清朝廷追捕,被迫背井離鄉,遠涉重洋來秘魯謀生。

1849年10月,首批75名華工抵達秘魯,開始了“契約華工”源源不斷東渡秘魯的曆史,至1874年抵秘人數達9萬之眾,形成第一次中國移民高峰。

1856年秘魯在香港設立領事館。1874年6月26日,中秘代表在天津簽訂《中秘友好通商行船條約》,宣布兩國建立正式外交關系。1878年,清政府任命陳蘭彬為駐美、西、秘三國首任公使,因秘魯與智利正進行“太平洋戰爭”,陳蘭彬未能抵秘魯呈遞國書。1881年光祿卿鄭藻如被任命為第二任駐美國、西班牙、秘魯三國公使,並於1884年6月赴秘魯履新,中國駐秘魯公使館設立。

進入20世紀後,秘魯政府采取限制政策,來秘魯的中國人數逐漸減少。據北洋軍閥政府駐秘魯使館統計,1925年華僑總數為4.5萬人左右,1927年減少至1萬餘人。1929年至1933年資本主義經濟危機期間秘魯經濟困難,華僑生計維艱,歸國者居多,新來者少,總人數減少到七八千人。

抗日戰爭勝利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移居和返回秘魯的華僑及其子女、親屬有所增多。此系第二次移民高潮。

中國實行改革開放以後,尤其是20世紀80年代後期,赴秘魯探親投友、投資經商、定居的人數又有明顯上升。在秘魯的華僑和華人依靠自己的勤奮努力和聰明才智,艱苦創業,逐漸與當地人民融合在一起,繁衍生息。如今的華裔已是第七或第八代。

華僑和華工在為拉美建設流血、流汗的同時也把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習俗和文化,農業生產技能和中華醫術等帶到拉美。特立尼達和多巴哥總理在1974年11月訪華時專門談到19世紀華工對拉美和加勒比地區所做的貢獻。他說:華工及其後裔“對文明加勒比地區人口的組成作過貢獻”,並“在法律、醫學、工商業、教育、體育、文學藝術等各個領域積極地和具體促進了我們的發展”。

在墨西哥普埃布拉市一處廣場上,聳立著一座約10米高的身穿彩裙、頭紮發辯的年輕姑娘的塑像,人們稱她為“普埃布拉的中國姑娘”。相傳這位在普埃布拉大商人家當女仆的中國姑娘設計出一種絲料女裝,為無袖長裙,加金色鑲邊,有紅、白、綠色鮮豔奪目。後來,墨西哥婦女爭相仿效她的裁剪方法,制成了“普埃布拉的中國姑娘”女裝,流行至今。

中國人的烹調技藝在拉美各國享有盛名,許多拉美人都喜歡吃中國飯菜。時至今日,秘魯利馬的居民都還稱中國飯館為“契發”(chifa),即廣東話“食飯”的譯音。許多中國蔬菜(如豆芽、綠豆、白菜、芋頭等)以及許多食品(如豆腐、餛飩、蝦餃、叉燒包、春卷、蛋卷等)都被華僑引進拉美人的日常食譜。

除服裝、飲食外,中國的其他一些風俗,如春節拜年,放煙火和鞭炮,舞獅舞龍燈,燒香拜佛,敲鑼打鼓等,通過華人在拉美許多國家保存了下來。而且,如今不僅是華人,許多拉美當地的居民也同華人一樣遵循這些風俗習慣,使華夏文化在當地生根、開花、結果。

拉美國家在19世紀前不種或很少種水稻,只有少數國家種少量旱稻。據張蔭恒在《三洲日記》中記載,19世紀80年代,由於蔗糖生意不好,秘魯甘蔗園主靠華工的技術和勞力改種水稻獲得成功。

1808年葡萄牙王室遷到巴西後,葡萄牙總理大臣下令葡萄牙駐澳門總督招募中國茶農到巴西種茶。1808年至1810年間,數百名湖北茶農從澳門到巴西裏約熱內盧等地傳授種茶的技術,至今那裏還有一座為紀念中國茶農而修建的紀念亭。

華僑和華人還在僑居的拉美國家積極傳授中華醫術。他們中間有的原來就是醫生,在所僑居的拉美國家,根據實際需要,傳授中華醫術,治病救人,為發展拉美醫療事業做出了貢獻。

古巴曆史學家胡安·希門尼斯·帕斯特拉納在《古巴解放鬥爭中的華人》一書中提到,19世紀70年代古巴華工中有一位名叫詹伯弼的中醫大夫享有盛名,他經常免費給窮人看病,分文不取。當時古巴人對他的醫術和醫德贊不絕口,認為再也沒有比他更高明的大夫了。

在秘魯、墨西哥等國也有不少中醫大夫。美國華工史專家瓦特·斯圖亞特在《秘魯華工史》一書中寫道,“中國人的草藥治好了許多秘魯大夫未能治愈的病人”。

根據 中國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中國和拉美各國文化交流與合作源远流长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