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論西方文學的本質,讀奧古斯丁的《懺悔錄》

論西方文學的本質,讀奧古斯丁的《懺悔錄》

奥古斯丁 AureliusAugustinus(354 -430)是歐洲中世紀哲學家、神學家、羅馬基督教拉丁教父的主要代表。同時是,新柏拉圖主義者(與柏拉圖哲學沒有關係)、基督教教父哲學的完成者。同時,奧古斯丁的哲學思維電影的方式被表現。在354年11月13日,奥古斯丁生於北非的塔加斯特(臨近歷史名城迦太基),即今阿爾及利亞的蘇克阿赫臘斯。在374~386年,他先後在塔加斯特、迦太基、羅馬、米蘭等地教授語法和修辭。

雖然他在青年時代生活極為放蕩,但是善惡問題是他畢生反思的主題。他一度信奉摩尼教,接受它的「善惡二元論」學說,認為惡起源於某種實體。他通過學習新柏拉圖學派的著作和在米蘭大主教安布羅斯的影響下,33歲時放棄摩尼教,皈依基督教。他一反過去的放蕩生活,拋棄情人和未婚妻,過清心寡欲的修道士生活。388年返回北非故居。在391年升為神父。396年任北非希波(即今阿爾及利亞的安納巴)的主教,著有《懺悔錄》、《論自由意志》、《獨語錄》、《上帝之城》、《論真宗教》、《教義手冊》、《論三位一體》等。他在著作中同摩尼教等學說展開激烈的論戰,主要涉及原罪論、自由意志論、神恩論和預定論等神學和哲學問題。

那麼,今天我們來讀讀奧古斯丁的《懺悔錄》吧。這可以更好的讓了解西方價值觀念的體系以及其意義,以利於對它們進行批判。

首先,奧古斯丁在《懺悔錄》的第一句說:主(上帝),你是偉大的,你應受一切贊美,你有無上的能力、無限的智慧。但是對於奧古斯丁來說,他並不理解上帝何以是偉大的,有無上的能力、無限的智慧的。因此,《懺悔錄》是奧古斯丁追溯上帝是如何成為偉大的一個過程。

「主(上帝),你是偉大的,你應受一切贊美,你有無上的能力、無限的智慧。」這句說出來更多的是一個結論,而不是把聖經中的話僅僅寫出來,是通過自己的人生經歷檢驗出來;也是奧古斯丁為什麼要寫懺悔錄。因為他要懺悔自己放棄對上帝的信仰。

奧古斯丁用這句話來表明:一個人,是受造物中渺少的一分子,願意贊頌你;這人遍體帶着死亡,遍體帶着「惡的證」,遍體證明你拒絕驕傲的人。簡言之,奧古斯丁通過假設上帝是偉大的,而上帝是應受一切贊美,是有無上的能力和無限的智慧。因而奧古斯丁在接受了這樣的一個前提,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和自己的要求和自己的懺悔,並接受自己存在的原因。

然後,奧古斯丁提出了自己的第一個疑惑。他通過引用了聖經:誰追尋主就將贊頌主,因為追尋主就會獲得上帝獲得上帝;也就會贊頌上帝這一循環論證。

他認為問題在於是否應向上帝呼吁,然後贊頌你或先認識你而後向你呼吁。但是,不認識你我怎麼呼吁你呢?也許人們呼吁你就是為你認識你。因此,奧古斯丁發現聖經中存在一個矛盾的地方。

同時,如果向上帝呼吁就是請天主降至我身,那又產生了另外一個問題。我們是否有容納天主的地方。他對聖經提出質疑,如果我有容納有創造天地能力的你的地方,我又何必讓你降至我身呢?我又何必向你呼吁呢? 如果你不降至我身。那麼又得回到最初的問題,我的存在又在於什麼原因呢?

因為奧古斯丁已經假設了上帝是是偉大的,你應受一切贊美。那麼他只能得出一個結論。

「我的上帝啊,假如你不在我身,那麼我便不可能存在;絕對不存在。如果我不能存在,我又如何向你呼吁那麼我是在你之中?我只能在你之中,然後他確定了自己是處在天主之中,否則我便不能存在。」

那麼又產生問題,如果我是在天主之中,我是在何處向你呼吁呢,你又從如處降至我身呢?

然後上帝的問題就成為了物理學的問題;為什麼是說物理學問題呢?上帝曾說, 我充塞天地,就是說天主充塞在天地之間,也就是說如果天主要降至我身,我要跨天地之外。不過這顯然是不太可能。

然後奧古斯丁探討了兩種物理的可能性。首先他說提出,既然你充塞天地,那麼天地能包容你嗎。如果不是的話,那麼是有可能空間之外還具有空間? 或說天主你不能被包容,同時你充塞了一切;又包容一切,也就是上帝是以二種狀態存在?同時充塞同時包容一切。還有另外一個問題是,天主是全體充塞,還是部分充塞呢?奧古斯丁都沒有得到問題的解答。雖然這些問題都沒有得到解答,但是這就如何完美地避開這些問題不談的,這就是西方文學的魅力或說是「誤導的地方」。

奧古斯丁說:誰能使我安息在你懷中,誰能使你降入我的心靈;使我開心、使我忘憂愁、使我愛你的一切。雖然我對你的一切都不理解,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是什麼。我所知道的只是我要愛你,聽你的話。如果我不聽的話,你就會生氣。上帝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不過請至少你憐憫我告訴我對你是什麼。我和你有什麼關係?告訴我,你是我的救援就足夠了

不過,奧古斯丁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到此世,從哪裡來到這個死亡的生活中。奧古斯丁回想自己的嬰兒時期,回想到自己的母亲、自己的乳母。

他通過理解從她們獲取的美好來反映一切美好來自天主,一切救援都來自於上帝這回答了雖然天主沒有親自的告訴奧古斯丁我是你的救援。因此他說了,稍後, 我開始笑了,先是睡著笑,接著醒著時也會笑。這是他理解了這一點的反應。

不過在幼年的時代,天主所給予的甘飴他都忘記了。以前的自己是怎麼樣的,自己想不起來,也沒有人能夠告訴我。我的父母、別人的經驗以及我的記憶都不能作答。因為我們總是不能記起自己的事,可是我們歌頌上帝,我們從別人身上推測自己的過去,這時我們已經存在;已經生活着,以及領悟並贊美天主。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論西方文學的本質,讀奧古斯丁的《懺悔錄》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