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專題】中國學術的轉折點,西學東漸時期的王國維(二)

【專題】中國學術的轉折點,西學東漸時期的王國維(二)

如今用語與古代已經是今非昔比了,新生一代掌握的網絡用語占據了話語體系的重要部分,認識古言文的學生越來越少,按西方的話語來說是「現代化的發展」,是說「人」會續漸地放棄古典智慧,這是社會往現代的方向走的必然結果。

事實上「學術」與「語文學知識」是有關係的,而「語文學知識」是與古言文綿延的。很多人只關注了「學術」本身,以及「學術」一詞的前綴,例如外國、中國等等。但是,在研究學術之時,我們大可以不必過多在意它的前綴,而是學術的載體,亦即語文學知識。如果沒有語文學知識的底蘊,那麼學術研究是不存在意義的。作者以前曾說過對古典文獻的「詮釋」,實謂不僅是「合理」與否,更多的是如何籍由古人的思想,進而反思文本的「時代」意義。這是詮釋學的最終「目的」。此外,還要根據古典文獻學的「語文學知識」來作出相應的調整。但是,另一方面「語文學知識」又續漸地消亡。

在西學東漸的學術時期有一個特點就是「學術」與自古代傳承下來「語文學知識」是有所斷裂開來的。例如說,作者在上一篇文章就提及到十九世紀未之時,魏源在其他國家的船堅槍炮之下,提出「師夷人之長技以製夷」,並從此開始,各種西方學術續漸地被引入到中國來。這就是「現代化」。

具體來說,過去梁啟超編的《西學書目表》,西方學術版被劃分成「算學」、「重學」、「電學」、「化學」、「聲學」、「光學」、「天學」、「地學」、「地學」、「醫學」、「史誌」、「法律」、「礦政」等27門;在後來徐維則編的《東西學書錄》將其擴展至31門。這些東西是古人在西學東漸之前從沒有學習過的知識,只有在「現代化」以後才有這些學問。

不過在「現代化」之下,存在一個不可否定的事實就是,古典學以及其載體的「語文學知識」不再受人所重視,因為它不再行之有效了,至少在西學東漸時期下的語境是這樣的。

但是另一方面,在西學東漸時期會有學者欲把古代與現代之間的裂痕修補起來。換言言之,就是他們嘗試建立一套新的話語體系,因此可以使得中國與外國的學術得以融貫起來,並且以一套特定的「語文學知識」進行表述。王國維就是其中之一人,也是今天作者想要談論的對象。那麼,今天我們先來稍微認為一下王國維先生吧。

王國維,中國近現代學者。字靜安,號觀堂。浙江嘉興海寧人。其生逢變革年代,為學術與謀生,遊歷波折,兩考鄉試,三赴日本,京滬往返不計其數。個人心史更是坎坷,童年喪母、中年喪妻、晚年喪子、摯友絕交。一生著述六十二種,批校典籍近二百種,涉及戲曲、詩詞、哲學、美學、史學、金石、考古、教育、翻譯等眾多領域。被評為「中國近三百年來學術的結束人,最近八十年來學術的開創者」。

但是在一九二六年六月日,王國維先生自沉於北京頤和園昆明湖,時年五十一歲。在王國維先生自沉北京頤和園昆明湖後,後人在他的碑文中寫道:

「士之讀書治學,蓋將以脫心志於俗諦之桎梏,真理因得以發揚。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斯古今仁聖所同殉之精義,夫豈庸鄙之敢望!」

王國維沉醉於學術研究,欲在中國與外國學術之間尋找能夠融貫的地方,同時王國維真正的優秀的地方,不僅體現在詞學研究上(語文學知識),還體現在眾多中國古典文化的融教。顧頡剛說:「他的大貢獻都在三十五歲以後,到近數年愈做愈邃密了,別人禁不住環境的壓迫與誘惑,一起變了節,唯獨他還是不厭不倦地工作,成為中國學術界中的重鎮。」

那麼問題是,王國維做了一些怎麼樣的學術研究呢?在下一篇文章,作者會以王國維的《人間詞話》來說明這一個問題。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專題】中國學術的轉折點,西學東漸時期的王國維(二)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