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哲學中之「道」可以引申的問題

世間上,道的最高境界莫過於「不偏之謂中,不易之謂庸」。這不是說,你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做到「中」或者「庸」,而是在每一件事情上都可以居守不變,才可以被稱為「道」,如果你若然能循此道而行,後世一般會稱你作先賢,甚至聖賢,也不足為奇。「不偏之謂中,不易之謂庸」只是中國哲學上的一種抽象既形式,它的內涵實則係繁瑣複雜,但是依作者的研究,其大體離不開仁、義兩字。而如今中國哲學家籍由詮譯學、現象學,又可以有不同的延伸。

中國哲學中之「道」可以引申的問題

以前,古人用「道」為說話的意思,可是,為什麼呢?這看似奇怪,但是當中有大道理。按唐君毅的解釋,是循道而行的話語,當中包涵有「知」的成分,「所以然」、「能然」、「已然」、「實然」、「將然」、「必然」,應知人生事物為善為惡;為美為醜;為是為非;為利為害;為吉為凶;為福為禍。有時,人生所遇之事情,是為凶為禍(對個人而言),但實然為善。孔子周遊列國以遊說諸侯,是為凶為禍,但實然為善,所以對孔子來說,這是「必然」要行的事情,而言出必行,是循道而行的話語也。與現代人喜好說一套,做一套,是大相逕庭的。

中國哲學中之「道」,之所以在「道」前加上中國哲學,哲學之意義,在於它的普遍性。因此,中國哲學中之「道」不是在於孔子循道而行的話語,而是孔子所教導的學生,是否能夠可以像孔子一般。這是哲學意義上的「道」,所需要給出的答案。

唐君毅說,專自其始而言,必率性而表現之方為道,道之義初固豐於性,亦不同性之初只屬於心者也。性所本有之德,則此具德之性之義。

必率性而表現之方為道,意思是說,無論你是循道而行,還是說一套,做一套;「必率性而表現」是你不能循道而行,但是心裏還是想說一套,做一套;或者不能在說一套,做一套之際,但是心裏還是想循道而行。此二種,都是不率性的表現,當人之欲離率性而行,那麼實則上已經是離道了。

唐君毅提出了兩個要義來解釋為什麼:

(一)道之義初固豐於性

(二)性所本有之德,則此具德之性之義

道之義初固豐於性,孔孟之道是率性而行,雖然知道人生事物有些為善為惡;為美為醜;為是為非;為利為害;為吉為凶;為福為禍,但是循「必然」要行的事情。因此,道之義初固豐於性。

性所本有之德,則此具德之性之義,人心本來就是向善而行(德之義),如果我們有時偏離善而行,那麼會於心何忍,心中遭譴。這不是道德(例如仁、義),而是德性(植根於情感的一種力量)。

因此,綜合上述兩點,其實必率性而表現之方為道。所以,這是哲學意義上的「道」。在宋明理學,宋儒如程朱「以理說道」;或程伊川「謂道為理」,也是有哲學意義上的「道」。由此,我們就可以引申一個社會意義上的問題,一個有哲學意義上的「道」之理,它在一個社會上有什麼作用,或者價值呢?

古代傳統文化在歷經五千多年的積澱之後,理應是作為中國現代思想的載體。但遺憾的是,古代傳統文化並不是中國現代文化載體。中國近代轉向經濟發展時受西方文化的強烈衝擊,以致在中國文化轉向近現代形態的劇變時期,也不曾做出任何回應。因此,始終缺少一種能與其他近現代文化相適應的形態,這種缺失使漸漸遠離了它原來所處的重要位置。因此,現今提出一個有哲學意義上的「道」之理,它應該可以回答如下的問題

    (一)學生如何有不倦以終之的學習精神;

    (二)務學不如務求師,而往往就具有現實性的問題,師者沒有成為模範;

    (三)學習目的是學以成人,雖可以有明確的社會目的,但當今的教學制度是機械性。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中國哲學中之「道」可以引申的問題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