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讀胡適日記有感

昨日至書集一行,竟無意中發現胡適日記,流連之際,亦不忘摘抄幾段,今與讀者分享。胡適是誰?略知一二的人會知道他批評中國文化,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你紅樓夢影射什麼明珠,一家之言!在〈文學改良芻議〉上,所提的主張,幾乎是反對了古代所有的寫作形式,後來學衡派東南大學教授胡先驌(有點好像尼采,左邊)用文言文寫了長達兩萬多字的長文:《評〈嘗試集〉》。胡先驌寫道:「胡(適)君之《嘗試集》,死文學也。其必死必朽也。不以其用活文字之故,而遂得不死不朽也。物之將死,必精神失其常度,言動出於常軌。胡君輩之詩之鹵莽滅裂趨於極端,正其必死之徵耳。」(他們兩個還合照留念過的)

讀胡適日記有感

依作者對語文學的重視,是要反對胡適的思想,卻又恨不起來,也不想反對。但是,如果沒有語文學作為載體,又何從談起德性呢?作者在這一點感到矛盾。胡適在學術研究上,是杜威的學生,又繼成了實證主義,是一種以「實際驗證」為中心的哲學思想。廣義而言,任何種類的哲學體系,只要求知於經驗材料,拒絕、排斥先驗或形上學的思辨(人是否為性本善,或性本惡? 神明是否存在?),都為實證主義所排斥。狹義而言,實證主義則指法國哲學家孔德的哲學,認為對現實之認識只有靠特定科學及對尋常事物的觀察才能獲得(如果一個國家的人,都是行惡事的,那麼這就是國家的現實,也是人的本質,因此結論就是性本惡的,由此一個社會的建立,法律和嚴懲才是重要的)。

但是,胡適的治學態度與前者相較之下,其實是溫和的(也許是這個原因,所以動了側懚之心),因此會說「實事求是」胡適的學術特點。而這種治學態度卻符合中國在現實上的需要,其名言:「多研究一些問題,少談一些主義」,仍為當今學者津津樂道,事實上作者近幾天就聽到有人說過。

除此之外,胡適是可以隨隨便便就可以批評梁任公的人,他日記裏寫道:「任公才高而不得有系統的訓練,好學而不得良師益友,入世太早,成名太速,自任太多,故他的影響甚大而自身的成就甚微。近幾日我追想他一生著作最可傳世而不朽者何在,頗難指名一篇一書。後來我的結論是他的《新民說》可以算是他一生最大的貢獻。」而梁任公常說:「績溪諸胡多才,最近更有胡適之」。

不言梁任公在學術上的問題,在西學東漸時期,在中國人尚未普遍知道西方科學知識之時,任公就開始編的《西學書目表》,把西方學術版被劃分成「算學」、「重學」、「電學」、「化學」、「聲學」、「光學」、「天學」、「地學」、「地學」、「醫學」、「史誌」、「法律」、「礦政」等27門學科,如此之人,任公才高而不得有系統的訓練……事實上,胡適還寫道:「現今的中國學術界真凋敝零落極了。舊式學者只剩王國維、羅振玉、葉德輝、章炳麟四人,其次則半新半舊的過渡學者,也只有梁啓超和我們幾個人。內中章炳麟是在學術上已半僵化了,羅與葉沒有條理系統,只有王國維最有希望。」 

作者仍舊記得王國維評辛棄疾的天問體以及人生三境界,評辛棄疾的天問體就不提了,傷心事一件(以後有機會再後起文章)。而人生的三境界是說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裡尋他千百度,回頭驀見,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此三種境界仍教不得也,讀者要自己思考。

大學開學,胡適演講:「今年事變無窮,失望之事即在目前,我們應該決心求學;天塌下來,我們還是要求學。如果實在忍不住,盡可個人行動;手槍,炸彈,秘密組織,公開運動,都可以。但不可再罷課。」天塌下來,還是要讀書,所以後來有人評胡適是一個書呆子,也是一件有趣之事。不過,作者還是十分樂意能夠成為一個書呆子,不過現實還有很多事情雖然考慮就是了;孔子亦有言:「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揚子亦有言:「大人之學為道,君子強學而力行。」(當然現在不用手槍,炸彈,秘密組織,公開運動了)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讀胡適日記有感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