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一)

《論語》不缺乏具有文學性的片段,〈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就是其中之一,亦是作者最為喜歡的一段。因為子路、曾晳、冉有、公西華其中之一人,都是現今作者所期盼的,因隨閱讀經歷的增長,現在認為若能侍坐於有德性之人旁,足矣。若一言以蔽之,眾裡尋它千百度,回頭驀見,卻在燈火闌珊處;縱不如孔子言之,飯疏食(吃粗糙的食物)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其樂亦相差不遠。好吧,不多言了,先讀〈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吧。

子路、曾晳、冉有、公西華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

        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求,爾何知?”

  對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禮樂,以俟君子。”

  “赤,爾何如?”

  對曰:“非曰能之,願學焉。宗廟之事,如會同,端章甫,願為小相焉。” 

  “點,爾何如?” 

  鼓瑟希,鏗爾,舍瑟而作,對曰:“異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傷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夫子喟然歎曰:“吾與點也!”

  三子者出,曾晳後。曾晳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一般來說,〈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是孔子「因材施教」的範例。通過孔子和四個學生的談話,以言志為線索,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的志趣、性格,表現孔子的思想,從而引出禮治的最高理想。文本有個性鮮明的文學形象和理論富於形象的藝術手法。舉例說,在〈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的開篇就為君子論道之間,建立形象。其中,「侍坐」,即所謂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撰杖履,視日蚤莫,侍坐者請出矣《禮記‧曲禮上》,而君子應禮以行之 。現今學者認為,《論語》雖然是記述孔門思想和學問,但其傳播不是靠空洞的說教,而是籍助於特有的形象,特別是〈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不僅記述了孔子的抱負和理想,也刻畫了孔子、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的形象。所以,我們不妨以這個角度再來讀讀這篇文章。


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  這是孔子對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說,雖然我比你們年長,但不要因此就不敢說話了。把你們每個人的抱負說出來,各抒己見。今天讀之,作者就回想起昨日向自己老師詢問問題,師直言答之,更詢及為何有此想法,可讓學生一抒己見,更點也。但實言之,綜觀現今師範,能有如此師者,少之有少。


接下來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各有不同的表現,因篇幅所限,今先言子路、曾皙之見解。


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子路率爾而對」,率爾就是不假思索地說之意。作者認為自己與子路最為相似,子路的不假思索雖表現了他當仁不讓、率直的性格,但也說明他遇事輕率、急躁和自負。子路說,縱使一個在幾個大國的夾縫生存的國家(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內有災荒,外有侵略(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三年之後,我能讓百姓勇戰善戰且知書達禮。夫子哂之(孔子一笑之)足以見明。

隨後,孔子問冉有( “求,爾何知?”)冉有的回答則十分謙虛,他說,一個方圓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國家,若讓我去治理,三年之後我可以使百姓生活富足,但至於修明禮樂之事,要交給賢人君子去做了。不過為什麼,冉有要說修明禮樂之事,要交給賢人君子去做呢(如其禮樂,以俟君子)? 這個問題,就留給讀者思考了。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一)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