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傳統的力量在於造就一代又一代的新人

傳統的力量在於造就一代又一代的新人

古人非常重視家族,把家作為社會的本,個人生命的根。因此,如何讓家族能夠長期延續下去,進而繁榮昌盛,被視為人活著的重要使命和意義。

為了這個目標,各個家族的祖先會把自己成功的經驗教訓,為人處世的基本規范和准則,抽取出來,培養子孫,讓他們從小養成習慣,成為一個有教養的人,能夠承擔家族使命的人。從這個意義上講,家訓很早就存在了。

今天講家訓的人往往引用宋朝學者陳振孫在《直齋書錄解題》中評論《顏氏家訓》這部書時說的一句話,稱:“古今家訓以此為祖”,遂認定北齊顏之推所撰寫的《顏氏家訓》為中國古代家訓的鼻祖。陳振孫為什么這樣講,我們不去細辨,但是,家訓的出現要早得多,究竟從什么時候開始,恐怕無法下斷言,大致上同家族的出現基本同步。傳世文獻中保存著周文王的《遺戒》,可以視為一斑。

孔子對於西周文化的系統性整理,形成可以傳承和學習的文本,奠定了古代文化的傳統。在家族教育方面,孔子也是盡心盡力的。《論語·季氏》記載這樣一則事情:有一天,孔子的兒子孔鯉從庭子走過,孔子問他:“你學了《詩》沒有?”孔鯉回答道:“沒有。”孔子就對他說:“不學《詩》,就不懂得如何恰當地說話。”後來,孔鯉又一次經過庭子,孔子問他:“你學過《禮》嗎?”孔鯉回答:“沒有。”孔子說道:“不學《禮》,就不懂得如何立身處世。”

孔子兩次在庭中教育兒子,所以,後人把父親的教誨稱作“庭訓”。父母的教誨作為家族世代傳承並遵守的規矩,就是“家訓”。從西周以來保存在文獻中的這類記載甚多,可見古人對於家族教育的重視。

有一次,在一列地鐵上,一位年輕的媽媽帶著一個小男孩上車,一位老人起身給孩子讓座,男孩毫不客氣地坐上去,媽媽要孩子向老人道謝,小孩裝著沒聽見。到了下一站,一位懷抱嬰兒的婦女上車,媽媽要孩子給這位婦女讓座,孩子硬是不肯,媽媽把他從座位上拉下來,他便號啕大哭,媽媽一臉無奈,茫然地看著孩子。這一幕讓人長歎,從小就培育孩子的愛心和禮貌是多么的重要。生活上受到過度溺愛,行為上不懂規矩,性格上自私自利,精神上驕傲脆弱,這樣的孩子有再多的知識也無法承擔人生的重任。有學者認為我們正在制造“精致的利己主義者”。那么,在當代社會,我們應該如何去教育下一代呢?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們片面地強調知識,“知識改變命運”“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等,對於知識灌輸幾乎到了病態。孩子小學入學,不認得幾百個漢字,不會講一口英語,不會運算加減乘除,就會被好學校拒之門外。人們發現入學是越初級越難,大學不如高中,高中不如初中,初中不如小學,而進什么小學幾乎決定了後面的人生。這已經成為社會現實,稱得上正常嗎?我們的家長歡迎這種情況嗎?顯然不是,但他們也無可奈何,不知道社會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小學入學的激烈競爭,導致我認識的好多家庭讓孩子從兩歲就開始學習。有的學漢字,數以百計;有的學英語,開口便講;有的學算術,運算飛快,乃至上學天文下學地理,不一而足。大家熟知中國古代偉大的教育家孔子,說到人生“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論語·為政》)。這幾句話,幾乎人人耳熟能詳。但是,大多數人有意無意地把這段話的第一句給漏掉了,那就是“吾十有五而志於學”。為什么呢?因為我們不明白怎么十五歲才開始學習,該不會是孔子講錯了吧。漢代曆史學家司馬遷所作的《史記》,被稱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成就之大,少有人能夠與之比肩,可他自稱是“年十歲則誦古文”(《史記·太史公自序》),也是十多歲才讀書學習的。看來十多歲才正式讀書是古人的通例。放眼世界,當今文明發達的國家,好多都立法規定不得對學齡前兒童進行知識灌輸。從長大成才的比例來看,這些國家占據了世界人才的高端,而他們並不急於讓兒童學習知識。在教育上,我們首先要適應人成長的自然規律,不能任意做人為設定。今天的我們心太急了,總想一舉成功,相互攀比,口中念著“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其實,我們並沒有輸在起跑線上,反而是經常搶跑,可是,在成才的終點上,我們贏了嗎?

這是根本性的問題,我們需要反省,還需要靜下心來理解古代教育的精髓。學齡前兒童教育的根本是什么?有一則感動中國近千年的故事,講的是宋代文人政治家司馬光,童年時和小朋友一起玩耍,不巧有一位小朋友掉進裝滿水的大缸,在危急關頭,其他小朋友都不知所措,只有司馬光非常冷靜,他撿起地上的大石頭用力砸破大缸,救出落水的小朋友。這個故事反映出司馬光沉著機智和愛護別人的品質。長大以後,司馬光編著了不朽的曆史著作《資治通鑒》,還擔任過北宋的宰相,他能取得這般成就與他童年受到的教育密切相關。孩提時對小朋友的關愛,長大後變成對於民生的高度關切,使他能夠做到不顧個人政治得失,為民請命;沉著冷靜的性格使他能夠客觀地理解和分析曆史,明察事物發生演變的來龍去脈,知曉曆史發展的趨勢。以上幾位曆史人物成長的過程,可以讓我們明了學齡前是人成長中非常關鍵的時期。這個時期,通過對各種事物的認知,孩子在擴展對於世界的認識,同時也在樹立價值觀,人文與自然知識互動,培養理解與領悟的能力。就像農民種田,播撒下什么種子,日後便會結出什么樣的果實。如果我們急於灌輸知識,人文素養的不足往往會制約孩子悟性的發展,而孩子幼年時的品質,又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其成長的方向。難怪中外成功的人才培養,都非常重視幼年時期的品質教育,而此時最有效果的便是家教。

家教不但是孩提時需要,而且伴隨一生,時時刻刻影響著我們的行為舉止。常常聽人說到“性格決定命運”,而性格不就是從小培養起來的嗎?小時候沒有受到品行教育的人,不懂得規矩與分寸,不知“止”便膽大妄為,隨便侵犯他人的利益,任性而自私。見到這樣的人,人們會說“沒有家教”。顯而易見,家教是教人基本的行為規范。這些規范,首先是與人相處時的行為准則。人們都在追求自由,但一定要知道自由並非沒有限度,每個人的自由是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邊界的。因此,損人利己是不可以的。有些人認為自己不傷害別人,盡管侵占公共利益,誰也管不著。他們在公共場所大聲說話,載歌載舞,把自家的垃圾掃到門外馬路上……凡此種種都會被視為粗俗無禮。其次,這些規范是自我保護的經驗提煉。比如,古人告誡我們“不立危牆”,也就是不要站在危險的地方。這個道理似乎誰都明白,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卻到處看到立於危牆的行為,例如行人不走人行道而走車行道,助動車與汽車搶道,行人站在路中間說話等,全然沒有意識到危險,結果意外傷害事故一直居高不下。

主導行為規矩的是為人處世的理念。古代農業社會的基本生產方式,不同於流動性很大的遊牧或者經商民族,春耕秋收,一粒種子播撒下去就要守候到秋天收割,人們只能定居下來,相互依存,共同生產。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必須相互關愛和協作,在日常生活中產生的各種利益沖突和矛盾糾紛,應該本著相互禮讓的原則協調處理。特別是中國古代的居住形式,在一個大院落裏聚居著同宗同姓的幾代人,更需要相互幫助,尊老愛幼,由此形成了一整套中國的人倫禮儀規則,目的在於形成充滿仁愛的和諧社會,“鄉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孟子·滕文公上》),讓每一位生活在其中的人都舒心坦然,其樂融融。儒家特別強調“仁”與“禮”,它們深深紮根於中國農業社會的形態,被廣大中國人所認同,共同遵守,成為悠久的文化傳統,而家訓則是從這些優良傳統中提煉而成。

傳統的力量在於造就一代又一代的新人。仁愛禮讓的美德首先在家教裏具體地展現出來。每一代人都想把成功的經驗傳授給子孫,希望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比自己更強,生活更美滿,祈求家族榮耀富庶,長存於世。於是長輩自然會基於個人的閱曆,盡心收集祖上世代積累下來的真知和感悟,總結古往今來興衰成敗的經驗教訓,千錘百煉,提取為家訓格言,傳授給子孫,要求他們代代身體力行,嚴格遵守,不走彎路,早早踏上人生坦途。由此可知,家訓不是用來對外吹噓和自我標榜的東西,它們屬於傳家秘籍,只在家族內部傳承,付諸實踐。我們無法想象祖輩會用虛偽的東西教育子孫,因此,家訓高度真實地反映了千百年來中國人內心深處的價值觀和人才觀。

因為家訓是經驗之談,所以,與一般說教的書籍不同,它讀起來親切而踏實,融合了社會的行為准則和家族的處世經驗,很少有大話虛飾,其中不少是秘不示人的獨家心得,語言樸實,寓意深刻,寄望殷殷。

其次,家訓具有實用性。許多美好的道德、崇高的理想,如果不能貫徹,便只是空中樓閣,停留於觀念之中,甚至是偽善。家訓用於切實地調教子孫,就必須把美好的道德化為日常生活中可以做到並且必須遵循的行為規范,從小做起,毫不含糊,最終成為生活習慣,無須刻意卻能自然而然地遵守。良好的道德一旦變成生活習慣,便達到孔子所說的“從心所欲不踰矩”的境界。正是因為如此,家訓特別重視日常的行為規范,點點滴滴。諸如一家人吃飯,大人沒到,甚至家人沒到齊,先到的人就不能先吃;長輩沒有動筷子,孩子就不敢夾菜。這些規矩的背後要給孩子樹立的第一個觀念是長幼有序、尊重長輩。中國古代講“孝”,它最樸實的含義是善待父母,在家有孝,在外才會敬業。第二是培養協作精神,要懂得關心別人。一家人借著吃飯的機會相聚相親,多么美好。如果先到先吃,後到的只有殘羹剩飯,會是什么感覺呢?第三是學習分享與自律。遠古時代,物質生活沒有今天豐富,吃飯是分享成果的時候。動物吃東西的時候最為緊張,要是靠近它,立馬翻臉咬你。在利益面前,人的動物性也會不自覺地流露出來。現在雖然物質豐富了,但是某些習性還會保留下來,例如有人在飯桌上盡揀好菜吃,拿著筷子在菜盤裏面挑挑揀揀,全然不顧他人。一些很有紳士派頭的人,到了利益關頭就把真相暴露無遺。難怪有一位企業家跟我說,他絕不聘用在飯桌上“挑肥揀瘦”的人,因為這種人自私自利,沒有團隊精神。一次看似簡單的聚餐,裏面包含這么多的道理,人的品行修養往往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來。所以,“做人”真正需要從娃娃抓起。

複次,家訓還具備有效性。我們的家訓經過了千百年實踐的檢驗,造就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在古代世界文明中從來引領潮流,不曾落伍。像古代的弘農楊氏,自從東漢出現了號稱“關西孔子”的楊震以來,嚴謹持家,詩書耕讀,代代出人物,綿延數百年,為世人敬重。近代如曾國藩、梁啟超等家族,是我們能夠親眼見到的實例。曾家自曾國藩兄弟以下,190多年間,湧現了240多位有名望的人才,沒有出現過紈絝子弟或者敗家子。梁啟超是近代承前啟後開風氣的大學者,九位兒女中,有三位院士,另外幾位也是著名的學者、專家,成為眾人交口稱贊的家庭。從古到今的曆史證明,我們的家訓家教是非常有效的。

所以,家訓是從人生經驗總結出來的智慧,它把倫理道德化成日常的行為規矩和禮儀,培育文明而高雅之人,千百年來成效顯著,潛移默化中規范著我們的思維和行為習慣,乃至構成了中華民族的血脈、價值與族群認同的凝聚力。在人類古文明中,中華民族能夠經受住幾千年的風霜雨雪,一脈相傳綿延至今,實不多見。最重要的原因在於我們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傳統,生成為這個民族的根,深入而堅韌,雖幾經劫難,仍不絕如縷。再看世界曆史,多少曾經稱霸一時的民族或國家都早已煙消雲散,不見蹤影,究其原因同樣在於文化。沒有強大文化的民族,無論軍事力、經濟力如何強大,最終都會衰敗。所有傳承至今的民族,都是依憑文化的智慧而生生不息的。生存競爭歸根結底是文化的競爭,依靠的是智慧的導航。

中華文明延續到今日,並非一帆風順,其間經曆過許多次的改朝換代,甚至發生過統治民族更替的情況。朝廷崩潰了,但中國文化卻一直傳承下來,堪稱奇跡。其原因就是家庭這個社會基層細胞一直堅韌地維續著。在家族內部,人們恪守中國的文化傳統,通過家訓家教,頑強地堅守住自己的根本,並且一代代傳承下去,不管外面的風雲如何變幻,我們胸中跳動的依然是一顆中國心。只要家沒有被摧毀,我們的文化就將薪火相傳,而家訓家教則扮演著中華文化傳承者的角色。和平年代講“仁義禮智信”,外敵入侵時講“精忠報國”,為人一生,坦坦蕩蕩,“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孟子·盡心上》),清風明月,屹立蒼穹。

家訓於私於公都如此重要,所以,古人非常重視家訓的編撰。我曾經在鄉村進行家族的調查,各地不少的宗族祠堂還保存著古家譜,至於像上海圖書館這樣的大型收藏機構,更是收藏了數十萬種的家譜。這些古家譜往往開卷便有立家的格言,作為一個家族的宗旨,自立一格;後面則記載治家原則,從家庭的基本禮儀規矩,到諸如立志、砥礪、知書、達禮、勤儉、謙和、興善、除惡等方方面面,大大小小,無不盡心點撥,要求子孫代代遵守,照此規矩做人,這就是今日統稱的“家訓”。家訓短的寥寥數語,長的卷帙浩繁,但在基本的道理方面大同小異,都講究忠孝仁義、行善積德。至於具體的為人處世、家庭教育等問題,則各有不同,充滿人生經驗的智慧。除了這些正式的家譜家訓之外,古人的家書、信劄、童蒙教材,以及詩文、史籍等,雖然不是專門的家訓著作,但其中也包含許多教人處世的勸誡,生動而富有啟發性。出於對家教的重視,古人留下了數量龐大的家訓類論著,不是專門的研究學者,幾乎難以通讀。

把這些家訓故事收集整理,抽取對於當代仍有啟示、必須發揚的部分,編寫成書,有助於提高社會道德和人生修養,汲取培育少年兒童的經驗,是非常有益的事情,社會上對此的需要也很迫切。我解讀的《家訓一百句》自出版以來,多次重印,全國各地許多朋友希望我能夠在此基礎之上,進一步發掘,講更多古代家教的故事,啟發心智,並且聯系社會現實,以對新時代家教家訓的形成有所幫助。受到廣大讀者的鼓勵與鞭策,我從中國古代曆史中選取了眾多生動的故事,揭示家訓背後的道理,編寫了這部新書。

古代家訓的內容十分豐富,一本小書不可能面面俱到,我更多地選取了當今教育中容易被忽視的盲點,以及在快節奏的功利社會需要特別加強的地方,這些都屬於做人和家教最基本的方面,並盡量展開來深入講解,結合一個個真實的曆史人物與事件,希望把其中的要義真諦說透徹。

閱讀家訓需要注意兩方面的問題。第一是不能用功利之心讀家訓,以為既然是家族內部秘而不宣的訓示,一定有什么高明的絕招,特別是那些曆經磨難後成功的大人物,肯定有終南捷徑和馭人之術傳給子孫。那些渴望快速成功的人,恐怕要大大失望了。說一位大家都知道的人物——創建漢朝的劉邦,他鄙視文化,善於馭人,臨終留給兒子的遺書,最應該是政治權謀的錦囊妙計吧。然而,這封遺書非常簡練,就是告誡兒子好好讀書,本分做人。

這封遺書應該讓許多耽迷於功利的人有所清醒。從古至今,不管世道如何變幻,誰曾見到傷天害理而被千夫所指的家族長存於世呢?有些家族雖然發家史見不得人,但是能夠早早醒悟,回心向善,嚴格要求後代安分守己,多做善事,才得以傳承下來,故家訓並無奸巧之處。本分做人是為人處世乃至家族綿延不絕的正道,別無他途。因此,用功利的獵奇之心去讀家訓,如果是大失所望,棄之如敝屣,便說明此人已無藥可治;如果明白過來,老老實實做人做事,見賢思齊,即可大有收獲。

第二是不要拘泥於形式。古人主張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早起早睡。因此,家訓中不乏要子弟天亮即起的規矩,晚起會被長輩訓斥為懶惰。而在當今社會,許多人工作到深夜,早上遲起成為常態。要把古代家訓嚴格套用在今日,恐怕有不少年輕人難以接受。這樣的事例很多。古今生活習俗變化甚大,不能樣樣以古律今。其實,早起反映的是一種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讓人感到朝氣蓬勃,這才是其真髓。所以,我們應該掌握家訓背後的精神實質,而無須墨守成規。

家訓既然是智慧的結晶,就不應該是居高臨下的訓斥,冰冷嚴厲的強制,讓人望而生畏。造成這種錯覺,是因為我們不知從何時開始誤讀了“訓”這個字。在現代漢語中,“訓”字往往具有強制性,諸如訓斥、訓話、訓令、訓誡、教訓等。這么嚴厲的“訓”字,為什么是由“言”字旁和“川”組成的呢?“言”是勸說,是講故事,引導人們走向大道,與“川”結合,指的就是寬廣的河水可以自由自在地奔流。顯然,在古代,“訓”並不令人畏懼,而是給人講故事,導向美好,言者諄諄,讓聽者從善如流,備感溫暖。《論語·子罕》說:“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家訓也是如此,它通過講透事理,循循善誘,令人由衷向往,通過學習,身體力行。見識廣了,人也會越發謙和有禮,與人為善,以往不順的事情、矛盾的人事關系也都會變得和諧順暢。什么道理呢?你想改變世界,首先要改變自己。美好的生活,從這裏開始。那么,讓我們一起來學習中國古代家訓的智慧吧。

延伸閱讀:中國古代經典家訓

周公的《誡伯禽書》

【作者】周公旦,姓姬,名旦,氏號為周,爵位為公。因采邑在周,稱為周公,因諡號為文,又稱為周文公。周成王之叔,因成王即位時年少,便輔佐成王。相傳他制禮作樂,建立典章制度,被尊為儒學奠基人,是孔子最崇敬的古代聖人。

【故事】周成王親政後,營造新都洛邑,大封諸侯。他將魯地封給周公之子伯禽。周公告誡兒子說:“往矣,子無以魯國驕士。吾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也,又相天下,吾於天下亦不輕矣,然一沐三握發,一飯三吐哺,猶恐失天下之士。吾聞德行寬裕守之以恭者,榮;土地廣大守之以儉者,安;祿位尊盛守之以卑者,貴;人眾兵強守之以畏者,勝;聰明睿智守之以愚者,哲;博聞強記守之以淺者,智。夫此六者,皆謙德也。夫貴為天子,富有四海,由此德也。不謙而失天下亡其身者,桀紂是也。可不慎歟!”這就是周公的《誡伯禽書》。他告誡兒子伯禽:“你不要因為受封於魯國就怠慢、輕視人才。我是文王的兒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叔,又身兼輔佐皇上的重任,我在天下的地位也不能算輕賤的了。可是,一次沐浴,要多次停下來,握著自己已散的頭發,接待賓客,吃一頓飯,要多次停下來,唯恐因怠慢而失去人才。我聽說,德行寬裕卻恭敬待人,就會得到榮耀;土地廣大卻克勤克儉,就沒有危險;祿位尊盛卻謙卑自守,就能常保富貴;人眾兵強卻心懷敬畏,就能常勝不敗;聰明睿智卻總認為自己愚鈍無知,就是明哲之士;博聞強記卻自覺淺陋,那是真正的聰明。這六點都是謙虛謹慎的美德。即使貴為天子,之所以富有四海,也是因為遵循了這些品德。不知謙遜從而招致身死國喪,桀紂就是這樣的例子。你怎能不慎重呢?”而伯禽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沒過幾年就把魯國治理成民風淳樸、務本重農、崇教敬學的禮儀之邦。

【圈點】有道是“周公吐哺,天下歸心”。周公對兒子的諄諄教誨,可謂良苦用心。

諸葛亮的《誡子書》和《誡外甥書》

【作者】諸葛亮,字孔明,號臥龍,徐州琅琊陽都(今山東臨沂市沂南縣)人,三國時期蜀漢丞相。我國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也是民間傳說中著名的智慧人物,經過文學名著《三國演義》的敷衍流傳,關於他的許多傳奇故事,比如“借東風”“火燒赤壁”“草船借箭”和“空城計”等等,都為中國百姓所熟知。

【故事】諸葛亮46歲才得子諸葛瞻。他很喜歡這個兒子,希望兒子將來成為國家棟梁。諸葛亮有兩個姐姐,二姐所生子叫龐渙,深得諸葛亮喜愛。諸葛亮常年征戰,政務纏身,但仍不忘教誨兒輩。他寫給諸葛瞻和龐渙的兩封家書,被稱為《誡子書》和《誡外甥書》。《誡子書》曰:“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淫慢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治性。年與時馳,意與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窮廬,將複何及!”《誡外甥書》曰:“夫志當存高遠,慕先賢,絕情欲,棄疑滯。使庶幾之志揭然有所存,惻然有所感。忍屈伸,去細碎,廣咨問,除嫌吝,雖有淹留,何損於美趣,何患於不濟。若志不強毅,意氣不慷慨,徒碌碌滯於俗,默默束於情,永竄伏不庸,不免於下流。”從兩封信中可以看出,他對兒子和外甥的要求是一致的,教育他們要有遠大志向,戒絕欲望,心態平和,珍惜光陰,重視學習。

【圈點】諸葛亮被後人譽為“智慧之化身”,他的《誡子書》和《誡外甥書》可謂兩篇充滿智慧之語的家訓,是古代家訓中的名篇。文章短小精悍,闡述修身養性、治學做人的深刻道理,讀來發人深省。

顏之推的《顏氏家訓》

【作者】顏之推,字介。顏氏原籍琅琊臨沂(今山東臨沂北),先世隨東晉渡江,寓居建康。南北朝時期中國著名思想家、教育家、文學家。他經曆南北兩朝,深知南北政治、俗尚的弊病,洞悉南學北學的短長,當時所有大小學問,他幾乎都鑽研過,並且提出自己的見解。他的理論和實踐對於後人頗有影響。

【故事】顏之推“生於亂世,長於戎馬,流離播遷,聞見已多”。他本著“務先王之道,紹家業之業”的宗旨,結合自己的人生經曆、處世哲學、思想學識,寫成《顏氏家訓》一書訓誡子孫。全書共有七卷計二十篇,各篇內容涉及的范圍相當廣泛,但主要是以傳統儒家思想教育子弟,講如何修身、治家、處世、為學等,其中不少見解至今仍有借鑒意義。如他提倡學習,反對不學無術;認為學習應以讀書為主,又要注意工農商賈等方面的知識;主張“學貴能行”,反對空談高論、不務實際等。書中許多名句一直廣為流傳,如:“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自芳也;與惡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自臭也。”“積財千萬,不如薄技在身。”“幼而學者,如日出之光;老而學者,如秉燭夜行,猶賢與瞑目而無見者也。”“父子之間不可以狎;骨肉之愛,不可以簡。簡則慈孝不接,狎則怠慢生矣。”“有志向者,遂能磨礪,以就素業,無履立者,自茲墮慢,便為凡人。”“生不可不惜,不可苟惜。”等。

【圈點】曆代統治者對《顏氏家訓》非常推崇,甚至認為“古今家訓,以此為祖”,被後世廣為征引,反複刊刻,雖曆經千餘年而不佚,可見《顏氏家訓》影響之大。

從先秦到明清,中國古代流傳下來的家訓可謂汗牛充棟,有些堪為經典,國人家喻戶曉。我們從中遴選出部分家訓羅列如下。這些家訓出自各色人等之手,既具有很廣泛的代表性,又是經典中的經典。我們願與讀者一起來賞析。

包拯家訓

【作者】包拯,廬州合肥(今安徽合肥)人,字希仁。北宋名臣。曆權知開封府、權禦史中丞、三司使等職。嘉裕六年,任樞密副使。後卒於位,諡號“孝肅”。包拯做官以斷獄英明剛直而著稱於世,有“包公”“包青天”之美譽。

【故事】包拯以公廉著稱,剛直不阿,執法如山。他在晚年為子孫後代制定了一條家訓,雲:“後世子孫仕宦,有犯贓濫者,不得放歸本家;亡歿之後,不得葬於大塋之中。不從吾志,非吾子孫。”共三十七字,其下押字又雲:“仰珙刊石,豎於堂屋東壁,以詔後世。”又十四字。“珙”者即包拯的兒子包珙。包拯的這則家訓是他生前對子孫的告誡,並讓其子包珙刊石,豎於堂屋東壁,以詔後世。這寥寥三十七字,凝聚著包公的一身正氣、兩袖清風,雖千載之下,亦足為世人風范。

【圈點】包拯的家訓,既是他對後人的訓誡,也是他一生的品格寫照。

歐陽修的《誨學說》

【作者】歐陽修,字永叔,號醉翁、六一居士,吉州永豐(今江西省吉安市永豐縣)人,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後人將其與韓愈、柳宗元和蘇軾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與韓愈、柳宗元、蘇軾、蘇洵、蘇轍、王安石、曾鞏一起被世人稱為“唐宋八大家”。

【故事】歐陽修4歲時父親就去世了,母親對他的教育很嚴格。為節減開支,母親用蘆葦、木炭作筆,在土地或沙地上教歐陽修認字。母親還經常用古人刻苦讀書的故事來啟發他。因此,成為文學家後的歐陽修在家訓中希望兒子能繼續養成讀書的習慣,並從書中學會做人的道理。於是他在教導二兒子歐陽奕努力學習時寫下《誨學說》:“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然玉之為物,有不變之常德,雖不琢以為器,而猶不害為玉也。人之性,因物則遷,不學,則舍君子而為小人,可不念哉?”他教誨兒子努力學習,以不斷提升自身修養。

【圈點】歐陽修以“玉”喻“人”,誨學有道,可謂金玉良言。

朱柏廬的《朱子家訓》

【作者】朱柏廬,名用純,字致一,明末清初江蘇昆山縣人。著名理學家、教育家。因敬仰晉人王裒“攀柏廬墓”之義,故自號柏廬。著有《治家格言》(即《朱子家訓》)、《愧訥集》《大學中庸講義》等。

【故事】清順治二年,朱伯廬的父親在守昆山城抵禦清軍時遇難。朱柏廬侍奉老母,撫育弟妹,播遷流離,備極艱辛。他始終未入仕,一生教授鄉裏,向學者授以小學、《近思錄》等,曾用精楷手寫數十本教材用於教學。他潛心治學,以程、朱理學為本,提倡知行並進,躬行實踐。平生精神寧謐,嚴於律己,對當時願和他交往的官吏、豪紳,以禮自持。他與顧炎武堅辭不應康熙朝的博學鴻儒科,後又堅拒地方官舉薦的鄉飲大賓,與徐枋、楊無咎號稱“吳中三高士”。所著《朱子家訓》是其代表作,全文五百餘字,內容簡明賅備,文字通俗易懂,朗朗上口,問世以來,不脛而走,成為家喻戶曉、膾炙人口的教子治家的經典家訓。其中一些警句,如

“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宜未雨而綢繆,毋臨渴而掘井”等,在今天仍然具有教育意義。

【圈點】《朱子家訓》全文雖只有506字,卻集儒家做人處世方法之大成,思想植根深厚,含義博大精深。

李毓秀的《弟子規》

【作者】李毓秀,字子潛,號采三。山西省新絳縣龍興鎮周莊村人,生於清代順治年間,卒於雍正年間,享年83歲。清初著名學者、教育家。

【故事】李毓秀的人生經曆平實,性情溫和豁達,因而缺少傳奇故事。年輕的時候,李毓秀師從同鄉學者黨冰壑,遊學近20年。科舉不中後,就放棄了仕進之途,終身為秀才,致力於治學。精研《大學》《中庸》,創辦敦複齋講學。來聽課的人很多,門外滿是腳印。太平縣禦史王奐曾多次向他請教,十分佩服他的才學,被人尊稱為“李夫子”。他根據傳統對童蒙的要求,也結合自己的教書實踐,寫成了《訓蒙文》,後來經過賈存仁修訂,改名《弟子規》。《弟子規》共有360句、1080個字,三字一句,兩句或四句連意,和仄押韻,朗朗上口;全篇先為“總敘”,然後分為“入則孝、出則悌、謹、信、泛愛眾、親仁、餘力學文”七個部分,具體列述弟子在家、出外、待人、接物與學習上應該恪守的守則規范。《弟子規》淺顯易懂,押韻順口,文風樸實,說理透徹,可謂諄諄教誨,循循善誘,在我國清代教育史上有一定的影響。清代後期成為廣為流傳的兒童讀本和童蒙讀物,幾乎與《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有同等影響。

【圈點】《弟子規》看似一本不顯眼的小書,實際上彙集了中國至聖先賢的大智慧。

根據安陽晚報、新民周刊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傳統的力量在於造就一代又一代的新人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