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在威尼斯看VR電影

威尼斯電影節開幕第二天,我登上了Lazzaretto Vecchio島。

小島與威尼斯電影節的主場地麗都島的直線距離不到50米,但每次出入都要靠船。15世紀到17世紀間,小島是出入威尼斯的檢疫交通島,曾關押過麻風病人,這段不堪的歷史讓它荒廢了很長時間。十幾年前,當地政府對Lazzaretto Vecchio重新規劃,翻修了島上的醫院和部分建築,打算把它改造成考古博物館。不知何故,這項工程被擱置了。直到今年的第74屆威尼斯電影節,Lazzaretto Vecchio才重新煥發生機。這個古老電影節把它最年輕的主競賽單元——VR單元設置在了這座小島上。

 在威尼斯看VR電影

威尼斯是第個將VR電影納入主競賽的歐洲三大國際電影節,這將是個風向標,有可能把VR電影推向另個發展階段。

最終,結果揭曉,在22部入圍影片中,代表傳統動畫轉型VR的《雅頓的覺醒》(Arden's Wake)、藝術家跨界創作的《粉刷房間》(La Camera Insabbiata)和真人VR電影《無血》(Bloodless)分別贏得最佳VR電影、最佳VR體驗和最佳VR故事三項大獎。

傳統的延伸

對於這個評選結果,入圍的兩個中國團隊Pinta和Sandman都不太滿意,並非因為獎項沒有落在自己頭上,而是從獲獎影片中,他們摸不透組委會的評選原則和標準。

本屆威尼斯電影節將入圍和展映的VR電影分成三類,類是真人實景拍攝和由CG技術創作完成的,可以用手機配合無線頭顯觀看的VR電影,這些電影被安排在VR劇場中觀看。第二類站立欣賞(Stand Ups),觀眾需要佩戴Vive或Oculus高端頭顯觀看。第三類裝置藝術類(Installations),這類作品很難歸類,和傳統觀影相比,裝置類的作品更註重作品本身的形式感或與觀眾的互動性。

VR劇場中的電影基本符合觀眾對於“電影”的期待。觀影劇場內放置了50把單人沙發椅,椅子可以旋轉,便於觀眾在觀影過程中轉換方向。除了坐在那兒等待部部短片出現在自己面前,劇場中的觀影不需要參與互動。無論是真人電影還是CG短片,劇場中的電影也更接近於傳統的電影創作模式。最佳VR故事得主《無血》就在劇場中放映。這部電影以真實故事改編而成。1992年,美國士兵在韓國東豆川市基地村殺害韓國性工作者,韓國導演金鎮雅將這惡性事件以VR電影形式呈現,讓觀眾隨受害者起走進東豆川市的街頭巷尾,走進她被殺害的逼仄小房間。

在去威尼斯之前,我看過很多動畫VR電影,但不曾接觸過真人VR。到了島上,我觀看的第部真人VR是華語導演蔡明亮的《家在蘭若寺》。看過很多部電影後我才知道,《家在蘭若寺》是全場最疏離觀眾的作品,但在第次觀看時,我依然從蔡明亮的電影中體驗到了傳統電影,哪怕是最高質量的3D電影也無法達到的沈浸感。

在威尼斯看VR電影 

從戴上VR眼鏡的那刻,所有觀眾都會體驗到VR電影對於傳統電影的顛覆,這種顛覆表現在創作層面,同時,也體現在觀影層面。在VR的世界,傳統電影的邊框消失了,沒有了邊框就意味著電影和電影導演失去了對於觀眾的控制力。觀眾不需要再盯著眼前的畫面看,他們可以隨意轉動腦袋和身體,捕捉任何能吸引自己的畫面。在觀看《家在蘭若寺》時,我對畫面靜坐的李康生沒有半點興趣,絕大多數時間都盯著窗戶上的雨滴看,也有人喜歡桌子上那盤盤菜,導演蔡明亮再無法替觀眾做出選擇。

沒有了邊框,沒有了自由的剪輯,也就沒有了傳統電影的景別概念。導演無法用遠景、近景、特寫來敘事和表達情感,他們只能把所有畫面內容都平等地呈現在觀眾面前。從展映的作品來看,導演們都在竭盡全力彌補景別缺失對於敘事的影響。《無血》嘗試用高跟鞋的聲音引導觀眾視線,《Chromatica》講述個色盲女孩被隔壁男孩的鋼琴曲打開色彩大門的故事,導演用漸漸增強的色彩、觀眾視角的改變來展現女孩的情緒和二人情感的疏與近。《家在蘭若寺》倒是無須在這層面掙紮,VR電影的這缺陷正符合蔡明亮電影貫的長鏡頭、固定機位的呈現方式。

在劇場中觀看真人VR,除了真實感,還有兩個最直觀的感受,那就是粗糙和暈。真人VR的縫合問題和畫面移動所帶來的眩暈感是擺在創作者面前的另兩大難題。為實現360度全景效果,真人VR通常由多部攝影機同時拍攝完成。每部攝影機拍攝的都是個平面作品,在後期處理中,創作者要對所有畫面進行縫合,讓畫面變成個閉合的圓柱體,這原理和縫沙包類似。由於目前VR領域的縫合技術尚不成熟,觀看真人VR時,觀眾常常能碰到肉眼可見的縫合缺陷。

為《家在蘭若寺》提供拍攝設備和後期縫合技術的JAUNT公司負責人劉思銘告訴我,目前為止,行業內還沒有完全成熟的縫合技術,也沒有個基本的行業標準,他們使用的是目前較為先進的雲端自動縫合渲染技術,也有人用其他系統縫合,還有的團隊用的是最原始的手工縫合技術。盡管雲端技術已經相對先進,但問題還是不少,《家在蘭若寺》中有場樹林的戲,草地和樹葉的縫合讓技術部門操碎了心。固定鏡頭還算可控,旦鏡頭運動起來,縫合問題和眩暈感就更嚴重了。另部入圍作品《我們的街區》(We Own the Street)是所有真人VR中少數使用移動鏡頭的電影,鏡頭運動起來後,處處都是縫合錯位,看完這部15分鐘短片,我像是連坐了幾次過山車,整個人都頹了。Pinta的入圍作品《拾夢老人》的導演米粒告訴我,觀影的舒適感是動畫VR比真人VR更具優勢的地方,動畫可以通過畫面動作速度的調節來找到觀眾的視覺舒適區,而真人電影沒有辦法實現這樣的節奏與速度的調節。

華發網根據三聯生活周刊整合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在威尼斯看VR電影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