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普及高中階段教育”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普及高中階段教育”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普及高中階段教育”。這是黨中央、國務院立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也是我國繼普及九年義務教育之後進一步提升國民整體素質、勞動力競爭能力、建設人力資源強國的重大舉措。

為落實黨的十八大、十九大關於立德樹人要求,進一步深化基礎教育課程改革,教育部組織260多位專家對普通高中課程方案和語文等14門學科課程標准進行了修訂,曆時4年已全部完成,經國家教材委員會審查通過,於2017年底印發。新的課程方案和課程標准體現了鮮明的育人導向,思想性、科學性、時代性、整體性等明顯增強。

一是全面落實黨的十八大和十九大精神。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全面融入課程方案和課程標准之中,明確提出培養有理想、有本領、有擔當的時代新人,要求學生理解堅持黨對一切工作領導的重要性,認識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主要矛盾轉化的意義,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形成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和創新能力。

二是切實加強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革命傳統教育。各學科結合自身特點,豐富充實相關內容,特別是語文課標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革命文化貫穿語文課程各部分,並設置學習專題,要求學生廣泛閱讀從先秦到清末各個曆史時期優秀古詩文,並背誦72篇(首)經典作品;誦讀革命先輩的名篇詩作,閱讀闡發革命精神的優秀論文與雜文,以及關於革命傳統的新聞、通訊、演講、述評等,增強文化自信,植入紅色基因。

三是進一步強化了學科的育人功能。各學科首次凝練提出學科核心素養,將黨的教育方針關於人的全面發展要求具體化、細化到各學科課程之中,明確學生學習該課程後應形成的正確價值觀念、必備品格和關鍵能力;同時提出學業質量要求,明確學業質量是對學生多方面發展狀況的綜合衡量,研制了學業質量標准,建立新的質量觀,改變過去單純看知識、技能的掌握程度,引導教學更加關注育人目的,把立德樹人任務落到實處。

修訂後的課程對高中教育教學管理、學校辦學條件等提出了新要求。教育部將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和改革方向,統籌課程改革和高考綜合改革,並積極創造條件,健全保障機制,確保每一所普通高中都能開齊、開足、開好課程。

近年來,我國高中階段教育取得了長足發展。但由於多方面原因,普及高中階段教育還面臨諸多挑戰。為實現到2020年普及高中階段教育的目標,還有哪些硬骨頭,該如何發力?

記者從教育部獲悉:截至2016年底,我國高中階段教育(包括普通高中、成人高中、中等職業學校)共有學校2.47萬所,在校學生3970.1萬人;其中普通高中學校1.34萬所,在校學生2366.65萬人;中等職業學校(包括普通中專、成人中專、職業高中和技工學校)1.09萬所,在校生1599.0萬人。全國高中階段毛入學率為87.5%,比2012年提高2.5個百分點。初中畢業升學率為93.7%,比2012年提高5.3個百分點。普通高中升學率為94.5%,比2012年高7.5個百分點,絕大部分普通高中畢業生升入高等學校學習。中職畢業生就業率多年保持在95%以上,對口就業率在70%以上。

“但還存在著一些明顯短板,”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介紹:“首先是區域發展不平衡,還有些地區教育資源短缺,普及程度較低;同時,普職結構不合理,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職業教育發展不協調;還有保障條件不完善,普通高中大班額比例高,教師總量不足,合理的經費投入機制尚不健全;此外,教育質量亟待提高,普通高中還缺乏特色,中等職業教育吸引力不夠強。”

2017年3月,教育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和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等4部門共同印發了《高中階段教育普及攻堅計劃(2017—2020年)》,提出了5個具體目標。“攻堅的關鍵是保基本、補短板、促公平,重點就是4類地區、3類人群和3個突出問題。”

呂玉剛介紹,4類地區是指中西部貧困地區、民族地區、邊遠地區和革命老區等4類地區。這些地區受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制約,教育資源不足,普及程度較低。3類人群是家庭經濟困難學生、殘疾學生和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等3類特殊群體。3個突出問題是普通高中大班額比例高、職業教育招生比例持續下降和學校運轉困難等3個突出問題。

針對這些問題,山東省教育廳副廳長張志勇認為高中階段教育的普及攻堅,要著力在建立健全保障機制上下功夫,還要更加重視特色辦學,“普通高中必須加強獨特的優勢課程資源建設,形成若幹優勢課程群,職業高中必須加強優勢專業建設,形成若幹優勢專業。”

“進一步增強高中階段教育的吸引力,是普及高中階段教育的關鍵所在,也是比增加教育資源供給更難的事。要始終將提高教育質量作為普及的基本要求,全面落實好國家課程方案,真正實現有質量的普及。”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汪明表示。

要到2020年實現普及高中階段教育的目標,需要“將普及高中階段教育作為一項重大民生工程,落實地方政府主體責任”,呂玉剛表示,同時要注重補齊短板,就是綜合考慮規模、結構、質量和條件保障,找准突出問題,聚焦薄弱環節,還要注重普職並重,統籌發展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職業教育,把中等職業教育擺在重要位置,鞏固提高中職教育發展水平,促進普職協調發展,滿足學生多樣化選擇需求。同時要堅持普及與提高並重,在擴大規模、提高普及程度的同時,全面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增強高中階段教育的適宜性,為學生的成長成才打好基礎。

從近年來全國普高和中職的招生情況看,中職的招生計劃在逐漸萎縮。有的地方政府考試部門為保證中職招生規模,明確規定沒有達到普高線的學生一律不得進普高學習,但這也沒有擋住學生上普高的熱情,一些中職學校則以辦普高名義吸引學生報考。

除此,近年來,關於我國高中教育,幾乎每年都會重複出現兩大話題:一是延長義務教育年限,將高中教育納入義務教育;二是取消中考,初中畢業生像小學生一樣,就近免試入學。

這樣的話題,不僅是網友們說說,還有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多次提案。筆者注意到,對於延長義務教育年限和取消中考,絕大多數網友是支持的。但是,他們的支持,卻是脫離現實的。

現實是:我國高中階段教育,包括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職業教育,兩者並不均衡發展,如果延長義務教育年限,取消中考,哪些學生進普通高中,哪些學生進職業學校?網友支持取消中考,是把高中教育理解為只有普通高中了,甚至連普通高中的不均衡問題也忽視了。即便不考慮中職,要取消中考,也得普通高中學校均衡,否則高中擇校比目前的初中擇校還要混亂。

不論是延長義務教育年限,還是取消中考,都必須有一個基本的前提:高中教育基本均衡;而要實現高中教育基本均衡,我國就必須認真對待推進普職融合,建設綜合高中這件事。目前繼續維持普高和中職分離辦學的方式,不論對回應社會輿論對發展高中教育的關切,還是對提高人才質量,解決人才供需兩張皮問題,都困難重重。

有意思的是,如果就建設綜合高中在網上征求意見,就是贊成取消中考者可能也不會贊成。因為他們並不清楚這背後的邏輯關系。對於我國教育來說,不平衡不充分發展問題很嚴重。既要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也應把推進普職融合,建設均衡發展的綜合高中作為未來高中教育的戰略。最近各地召開地方兩會,筆者注意到,多地提出基礎教育的均衡發展,而不只是提義務教育均衡發展,這是一個重大的轉變。推進高中均衡發展,就必須考慮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如何協調的問題。

目前,我國發展高中階段教育的重點是普及高中教育——2020年,高中毛入學率達到90%,而眾所周知,普及高中階段教育的重點、難點,都是提高中職教育的質量和地位。因為讀普高的學生都有積極性,只是考不上普高只能讀中職的學生會放棄(包括中途放棄)讀中職,由此影響高中普及率。

對於提高中職地位和質量,有諸多建議。包括:政府部門要清理對職業教育帶有歧視性的教育管理制度和人才評價制度,我國已經著手取消高考錄取中的批次設置,是一大進步,但用人單位,尤其是公務員招考、國有企業招聘,還提出明確的學曆要求,這與形成崇尚技能,淡化學曆的社會風氣背離;以及要給學校辦學自主權,不論是普高,還是中職,要辦出高質量和特色,都需要辦學自主權,否則學校就會千校一面,中職學校無法靈活地結合社會需求,開設合適的專業,培養高素質的技工。但是,結合我國國情,這些建議就是實施,距離提高職業教育的地位和質量仍有差距。目前,能解決這一問題的合適辦法是,高中不再單設職業教育,而將其和普通教育完全融合。

具體操作辦法是,每一所高中學校,既開設學術性課程(科學、數學、人文、社會等),又開設技職性課程(建築、機電、烹飪等),由學生結合未來升學目標自主選擇。這有利於學生在高中階段發現並培養自己的興趣,而不是在中考時簡單按分數分流。我國在新高考改革,已實行分類高考,設立學術型高考和技能型高考,可是,高中教育還分普高和中職,限制了學生的選擇——普高的學生幾乎全部選擇學術型高考,因為在學校內只學了學術性課程,技能性課程很少涉及。

同時,我國在普及高中階段教育攻堅行動計劃中,也提到要建立綜合高中,但是,地方政府對綜合高中的理解有偏差,認為是在原來的中職教育基礎上加入普高的內容(其實就是中職普高化)。

當解決教育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成為發展基礎教育的首要任務時,我國必須從人才培養質量出發,重構基礎教育體系。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要確保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准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而截至2016年年底,我國農村貧困人口仍有4300多萬未脫貧,每年要脫貧近1100萬貧困人口。而目前的貧困地區,大部分是自然條件差、經濟基礎弱、貧困程度深的民族、集中連片特困地區,這些地區生存環境較差,致貧原因複雜,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缺口大,不少居民教育文化水平低、缺乏技能,貧困發生率普遍在20%左右。要從根本上實現精確扶貧,必須內生性地發展脫貧致富的能力、把扶貧與扶智相結合起來。

我國《高中階段教育普及攻堅計劃(2017-2020年)》指出,攻堅重點為中西部貧困地區、民族地區、邊遠地區、革命老區等教育基礎薄弱、普及程度較低的地區,特別是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到2020年,全國普及高中階段教育全國、各省(區、市)毛入學率均達90%以上。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呂玉剛司長指出,這個90%不是全國的平均數,是各個省區市都要達到,無一例外。為此,教育部在2017年4月的全國高中攻堅的會議上,專門與十個現在普及水平相對偏低的省份簽訂了攻堅備忘錄。而據國務院扶貧辦信息中心2015年建檔立卡數據顯示,全國829個貧困縣高中階段教育的平均毛入學率為74.37%(同年全國平均水平是87%,2016年達到87.5%),比全國平均低12.63個百分點。可見,這些地區在高中普及上短板較大,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因此,亟須加快貧困地區、少數民族地區,尤其是集中連片貧困地區的高中教育普及與免費步伐。這對增強貧困地區及貧困人口的脫貧致富能力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從智力上的脫貧才是一勞永逸的脫貧。如此才能實現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注重扶貧同扶志、扶智相結合”“重點攻克深度貧困地區脫貧任務,確保到二○二○年我國現行標准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做到脫真貧、真脫貧”。

貧困從根本上說是擺脫貧困能力的缺乏,要真正徹底使人擺脫貧困,除了經濟援助、移民安置等手段之外,通過對貧困地區的人力資本、技能的提升與發展,才能真正體現精准扶貧的價值。

現有的研究表明,投資農村及貧困地區的小學、初中和高中教育,對提高農村及貧困地區扶貧效率的貢獻值是逐漸增大的,這有利於減少絕對貧困和長期貧困,特別是增加高中及高中以上文化水平的勞動力,對增進農村及貧困地區扶貧效率的貢獻值突出。我國有學者通過研究發現,廣西農村高中教育普及率每提高1%,城鄉收入差距減少2.65%,即農村高中教育的普及水平對縮小城鄉差距有顯著影響。可見,教育扶貧是連片特困地區脫貧的重要力量源泉,實現高中教育的普及,不僅能夠提升連片特困地區的人力資本,還能有效提升該地區的社會資本,增收效益明顯,這種增強能力供給的“造血機制”是阻止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途徑。

因此,對民族、連片特困地區的高中教育的普及與免費的教育扶貧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手段和重要方式,是針對貧困地區的貧困人口進行教育投入和教育資助服務,使貧困人口掌握脫貧致富的知識和技能,是促進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可持續發展的有效手段,是加快實施教育扶貧工程的重要舉措。能有效幫助貧困地區的群眾提高身體素質、文化素質、就業能力,能夠在因病致貧、因病返貧方面體現價值,能增強貧困人口的自我發展能力,為貧困地區孩子茁壯成長、改變命運打通了紮實通道,進而從根本上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

首先,加快貧困地區高中階段教育的普及與免費進程,力爭使民族、連片特困地區在2020年高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全部達90%以上,實現全面普及高中教育,並對這些地區的高中教育全部免費並提供各種生活補助,減少家長讓孩子輟學打工的念頭,為盡可能多的貧困家庭提供智力幫扶,斬斷貧困的代際傳遞。

其次,通過教育扶貧中的學費減免與生活資助精准定位,發揮系統優勢,強化責任落實。根據其貧困程度及其他個人特質提供精確資助,且教育扶貧途徑應注意多元、高效。同時,進一步完善資助政策體系,努力實現“全覆蓋”、精准資助。各地各學校要全面、准確掌握扶貧部門認定的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學生信息,並把這些高中生、中職中專生全部納入資助范圍,確保“一個不能少”,並要避免“平均資助”,對特困生要給予重點資助。另外,應注意解決好中等職業教育畢業生的就業問題,提高其就業率及待遇,如通過“訂單式培養”、升學專業選擇輔導、勞務輸出對接等,除保證就業外,還應努力提升貧困家庭學生的教育收益率,以此保持並提升貧困人口對供孩子讀書的信心,減少“讀書無用論”的影響,通過普及高中教育,實現貧困家庭子女的社會正向流動,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

再次,在貧困地區推廣高中普及與免費的重點,應該是中等職業教育。對某些極端貧困地區,可以考慮從初中開始職業教育分流,做好初中職業課程與中職學校的對口銜接。對特別困難地區及特困家庭學生,則可以考慮在初中階段就允許部分特困學生學習職業課程,讓其盡早掌握適當的職業技能,以幫助那些年齡較大的(即將達到法定勞動年齡)而又對高中教育需求不強的貧困學生提高社會就業的基本能力。為此,應加大對農村中學的農業知識普及、農技推廣和職業技能培訓的投入,提高未來新型農民和農民工的人力資本質量。

最後,可以考慮將中等職業教育普及和免費的對象,擴大到貧困農民的職業技能培訓領域。據對蘇北農村職業教育回報的相關研究,蘇北農村職業教育對於農村家庭人力資本積累及收入有著顯著影響,平均回報率約27%(年平均回報率9%)。因此,對農民的職業培訓能較快地加強貧困農民的自我發展能力的建設,提升其脫貧致富的智力能力。在培訓內容上,可在農業資源優勢明顯的地區,對那些年齡偏大,不願意外出就業的貧困對象開展現代農業實用技術培訓和技術幫扶等培養新型農民的措施;對旅遊資源豐富地區的貧困對象,則有步驟有計劃地開展烹調技術、旅遊服務以及民族文化挖掘傳承等培訓;對家庭貧困程度較深、文化程度較低的青壯年貧困對象,則可以結合當地工業園區各類企業用工要求,開展各類技能型工人短期培訓。在培訓方式上,則應按照成人學習的特點,把課堂教學、現場培訓、遠程教學有機結合,要重視教學手段、教學內容和方法的轉型升級,積極提供豐富多元並且可以選擇的農村成人教育資源、教育環境和服務模式。

根據人民網、中新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普及高中階段教育”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