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美團滴滴戰爭:勇者變惡龍的結局早已註定,但用戶需要這個過程

在經歷2015年10月8日美團與點評合併,2016年8月1日滴滴宣佈收購優步中國這兩輪大併購之後,原本以為這場以資本為矛的遊戲就會畫上休止符,而後各家就會在已取得優勢乃至壟斷地位的市場默默耕耘,但事實卻是雙方在短暫的休養生息之後,就試圖打破邊界,突襲對方領地,倏然間又開啟了新巨頭間的又一輪燒錢戰爭。

而從此前雙方各種對外的吹風舉措來看,我們可以預期的是,這場戰爭雙方都可能不會輕易的鳴金收兵。當然,我們更能預見的是這場戰爭的終局,到頭來也只不過是另一個勇者變惡龍的故事,只不過用戶需要這個過程。

一、一場可能並不會輕易終結的戰爭

作為從創業死亡堆裡爬出來的新時代巨頭,美團與滴滴這次的短兵相接,會朝著何種路徑演進,是點到即止還是持久作戰?從雙方各自舉措來看,這可能並不是一場能夠輕易終結的戰爭。

此前,財經雜誌宋瑋與美團王興和滴滴程維進行了兩次深度對話,而這兩次對話,事實上也可以看作是美團和滴滴分別帶給業界的吹風會。王興與程維在回答宋瑋提問時,說的有兩句話我認為是非常有意思的,基本可以說是雙方的戰爭宣言。

下面做一個摘抄:

美團王興部分:

問:美團的業務邊界在哪裡?還是完全沒有邊界?王興:太多人關註邊界,而不關註核心。妳可以把邊界理解成萬有引力,每一個物體因為質量的存在,它會產生引力,會影響其它所有物質。差別就在於——離核心越遠,影響力越小,或者是它本身的質量越小,變得影響力越小。萬物其實是沒有簡單邊界的,所以我不認為要給自己設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們到底服務什麽人?給他們提供什麽服務?我們就會不斷嘗試各種業務。——《對話王興:太多人關註邊界,而不關註核心》

滴滴程維部分:

問:王興曾說,如果美團和滴滴打起來,這不是一場戰役,這是“戰爭”。程維: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國後,曾派出一支商隊前往西方,路經中亞花刺子模國,商隊被殺害。後來成吉思汗派出的主使官也被殺害了。於是成吉思汗決定西征,並派人給花刺子模國王送去戰書。當時他的部下寫了一封戰書,引經據典,詞藻華麗。成吉思汗看了後,說全部刪掉,戰書只用五個字就夠了。這五個字就是:爾要戰,便戰。——《對話程維:多數人只知道戰爭,卻並不真正理解競爭》。

美團滴滴戰爭:勇者變惡龍的結局早已註定,但用戶需要這個過程 

若以王興的“核心論”為理論原點,當下美團進軍出行市場、買下摩拜單車,進行不斷的擴充邊界,以至於與滴滴短兵相接,其實質內核始終是在打造一個更具一站式服務能力的大生活服務體系,構建一個圍繞、滿足實現用戶“去哪裡”、“吃什麽、玩什麽”、“怎麽去”的本地生活服務閉環。

從這個層面來說,美團現在出擊倒也是無可厚非。但站在滴滴的角度,美團不斷擴充邊界將戰火燒到自家地盤,並且拋出要吃掉市場30%的市場份額時,顯然仍誰都不會坐視不管,滴滴當然需要拿出“爾要戰,便戰”這五字宣言,無論是打一場市場份額的保衛戰還是出擊戰。

而從現實來看,在面對美團上線打車業務時,滴滴更多的是選擇了打一場市場份額的出擊戰——走進美團的優勢領域,上線外賣業務,可以說基本開始與美團講述同一個故事。

當然,我們更需要看到的是,在王興“核心論”與程維五字宣言的背後,還有支撐他們展開持久戰的充足資金儲備。此前業界給出的一個大致數據是:當下,美團手中握有近30億美元的現金儲備,滴滴手中則有近120億美元的現金儲備。充足的彈藥為雙方開展持久戰奠定了基礎,如果他們真的想投入這場燒錢就能真的能夠撬動市場份額的戰爭的話。而在自身的現金儲備之外,雙方還能給資本市場講述出新故事,吸引投資。

二、故事的終局只不過是另一個勇者變惡龍的故事

當然,美團與滴滴的這場相互侵入對方領地的戰爭,究竟會打多久,可能作為吃瓜群眾的我們,誰也無法給出一個準確的時間,但唯一能夠確定的是:雙方這場戰爭的終局,造就的不是一個勇者,而是另一個勇者變惡龍的故事。

從現實來看,雙方在對方市場攻城略地的手段,與幾年前的網約車大戰可謂是如出一轍,其核心競爭力,坦白來說,都是以燒錢吸引用戶,進行新一輪的的市場用戶認知培育。

滴滴在無錫上線外賣業務,招募旗手開出的條件是:忠誠騎手每周在線大於 48 小時就可以拿到月收入保底 1 萬元的收入,而自由騎手的訂單收入也會翻倍。4 月 1 日當天,在無錫獲得忠誠獎一等獎的騎手將獲得 400 元獎金,而 4 月 2 到 4 月 8 日試運營期間,單量最高的騎手能獲得 2500 元獎金。

美團滴滴戰爭:勇者變惡龍的結局早已註定,但用戶需要這個過程 

而美團在南京、上海等地上線打車業務時,所用手段亦是如此。美團打車在南京首次試運營對司機開出的條件是抽成為8%(相對而言滴滴抽成20%),在其他城市開放報名時,給出的條件是司機成功註冊成為美團打車平臺車主,可限量領取開城後三個月的“零抽成”福利,推出每天600元保底收入等形式,以此吸引司機們註冊,成為美團打車的司機。

這與當年的網約車大戰是何其相似?而這也在很大程度上預示了勇者變惡龍的大概率。

回頭看看,當時滴滴為了和快的、Uber競爭,開展的也是燒錢大賽,拼補貼,拼服務,但隨著滴滴與快的合並、收購優步中國這兩大動作的接連實現,使得滴滴在中國網約車市場成為擁有絕對優勢的第一平臺,而後滴滴也可以說是從曾經打破出租車公司壟斷,降低行業門檻、帶來優質出行服務的勇者變身為了另一個出租車公司,開始一方面提高司機的抽成費用,另一方面則是逐步減少用戶福利,部分司機的服務質量也是大不如從前。

就在這個清明小長假裡,本人和朋友們使用滴滴打車,在短短一個下午就遭遇三次接單爽約。奇葩的是:滴滴快車司機在接單爽約之後,居然還要求用戶自己取消訂單,用扣我們的平臺信用和錢的方式,來維護其自身在平臺的信用分值,不被扣錢以及接單量的獎勵;而更為詭異的是,最後一位爽約的司機,居然能讓滴滴快車客服兩次三番的給我們打來電話,要求我們取消訂單,好讓爽約的快車司機繼續接單。

而從個人的這些親身經歷來說,顯然,我們能夠看到的是,當一家公司在一個市場佔據了絕對乃至是壟斷優勢時,此前所謂的什麽以用戶為中心、契約精神,有時候根本就算不了什麽。

在此,那麽當美團打車真的能夠取得網約車市場30%乃至更多市場份額之後,美團還會給司機和乘客這麽多的優惠福利嗎?大概率會是:在完成市場啟動,用戶認知培育,搶到一定市場之後,美團就會停止燒錢轉而開始提升抽成費用等等。其從打破滴滴壟斷的勇者,變身為另一條惡龍。當然,我們並不希望這種假設成真。

三、但用戶需要這個過程

從目前事實來說,美團、滴滴二者在各自市場,從勇者變惡龍,這幾乎是一個必然的結局。但說來慚愧的卻是,對於我們用戶、司機而言,事實上我們卻是需要他們的這個過程。

簡單粗暴的來說,雖然他們最終都會變成惡龍,但是在雙方爭鬥的過程中,他們還是扮演了一個勇者的角色,為我們用戶、司機帶來了一些實實在在的利益,無論是讓司機在短時間內的收入水平得以切實提高,還是讓用戶付出的費用切實降低,得倒更好的服務質量等等。

可以說,只有在他們化身勇者進行市場爭奪的這個階段,我們用戶或許才真的是他們的用戶。所以在此,事實上我們所希望的是:雙方的這種纏鬥能夠更久一點兒,我們用戶需要雙方爭奪的這個過程。

來源:百家號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美團滴滴戰爭:勇者變惡龍的結局早已註定,但用戶需要這個過程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