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凌晨的街道

很少會凌晨還在街上,所以每一次都歷歷在目。

小時候被爸爸帶著去朋友們的聚會。凌晨一點,我坐在摩托車後座上,看著這座城市我從未見過的樣子。 滿目都是路燈的橘黃色,橘黃的燈光瀰漫著覆蓋了一切,只有天空仍然是黑的。 偶爾駛過一兩輛車,公交已停運。馬路開闊,空蕩蕩的,可以盡情地飛馳。街上靜靜的,只有摩托車發動機轟鳴的聲音和呼呼的風聲。我們去往有名的夜宵一條街。就算是十幾年前,去見了誰,吃了什麼,我依然記得清楚。第一次夜間活動令人興奮不已,記憶一直到從摩托車上下來回家截止。

多年後,高考完的那個夜晚,我們在最繁華的步行街KTV里唱到了凌晨三點。從《Butterfly》唱到《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故意將「把你的靈魂關在永遠鎖上的軀殼」用正確的讀音軀殼(qiao)唱出來取樂,不管有沒有話筒,想唱便是整個包廂嘶吼式的合唱。那是全部的高考生都不打算睡覺的一夜。高中已經結束,並沒有特別的感受,但是太久沒有像這樣放開了瘋玩了。不管怎麼樣,先唱歌喝酒,在黑暗的包廂里全心投入地沈醉著度過這一夜再說。出了KTV大家並不知道去哪裡,提議過去江邊散步,去爬山看日出都沒有成行,最後還是去開了間房,睡覺的睡覺,打牌的打牌。第二天回學校參加畢業典禮順便買份報紙對答案。那天晚上空氣都是躁動的,凌晨三點也感覺不出分毫夜晚的沈寂,酒吧一條街就在不遠的地方,步行街的各種燈光和入夜後的任何一個時候一樣,天空被燈光映著像是偏紫的深紅色,都看不出來已是凌晨了。行人不多,但是三三兩兩的,總有經過的人,都是年輕的臉,也許還是熟人。對別人來說這一夜沒有任何不同,只對我們它是特殊的。

凌晨的街道

我早已不在那個長大的城市,對凌晨的偏愛一直沒變過。萬籟俱寂時是最能投入一件事的。在凌晨刷題和寫信,看電影和小說,回憶過去和想念某人。我想傷痛同樣是人生重要的體驗,我們以此來珍惜幸福,來看清自己,因此從不逃避。並不害怕自己會沈溺,人本來就是精神強大的動物,任你此刻如何心如刀割,時間一過所有的前塵往事都是下酒菜,偶爾提到也不會再切身地痛了,感慨一番都算是長情。


凌晨的街道

在封閉的房屋讓我感到壓抑,呼吸都不暢快的時候,我便出門了。一個人聽著歌走在凌晨的街道上,商鋪都關門了,橘黃的燈光灑下來,看到自己隨意亂走的影子,晚風吹得十分舒服,一次次吹乾淚痕。可以打車到喜歡的地方,會看到與白天截然不同的景致,從前在這地方發生的一切歷歷在目,而現在孤身一人,看著夜色中的故地被橘黃的燈光照得淒淒慘慘,也是十分有趣的體驗,值得回味。喜歡在最後回家前上到天台再看看這城市,看著某個方向的某個建築就憶起一段經歷。看到還在街上走的行人,會好奇他這麼晚了還在外面乾嘛,真想知道他經歷了什麼,有怎樣的故事。

最後心情平復,回家,還有什麼悲喜都留到明天,留到下一個凌晨。

凌晨的街道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凌晨的街道

讃 (1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