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如果我有艾滋,你會如何待我?

艾滋曾一度寫作愛滋,由愛而滋生的病。從其發現至今,一直沒有完全治癒的療法,一旦感染,死亡只是時間問題。它100%的死亡率使所有人都對愛滋病人唯恐避之不及。中國愛滋病患者已接近100萬人,其中男男性傳播更是占到傳播途徑的50%。許多人不加思索地反感,歧視,回避男同性戀愛滋病群體。其實沒有人會對絕症偏向虎山行,並不是這個群體選擇了艾滋,而是艾滋選擇了他們。其後的深層原因需要整個社會的探索與正確對待。

新思想的普及不是因為被更多人接受,而是老一輩人都死光了。如果這個可悲的事實無法改變,中國同性戀群體被家庭正常對待還需要幾十年。這些被感染的男同性戀與常人並無任何不同,一樣的有血有肉,一樣的有七情六欲,一樣的需要且值得被愛。

如果我有艾滋,你會如何待我?

提到男同性戀,許多人自然地想到約炮,濫交,艾滋,繼而對他們鄙夷,嫌惡。又是否想過令他們如此的客觀因素中也有自己的原因呢?由於中國的社會大環境,同性戀並不敢向他人尤其是父輩輕易公開自己的性取向,唯恐受到歧視,排擠。卻也因此難以向異性戀一樣追求心儀的人,不清楚對方是否是同類,自己也無法被同類知曉。即便有了愛人,也因為各種社會壓力難以走到婚姻,甚至無奈與不愛的異性結婚來掩蓋自己。他們的一切戀情都秘密進行,也因此缺乏伴侶和社會的監督。即便誰生活不檢點也鮮有人敢豁出自己的性取向來揭發。而正是因為即使遇到真愛也無法走到婚姻,很多人才選擇及時行樂,遊戲人生,自由自在。他們就像是生活在暗影中的人。

如果我有艾滋,你會如何待我?

此外,男同性戀之間的性行為本身就比男女之間更易於感染,使他們的處境更加危險。報復社會的愛滋病患者更不在少數,瘋狂約炮來傳染他人。有人敢報警也沒有員警管,反而指責他不自重,活該。再者法律不健全,惡意感染他人的愛滋病患者並不會受到懲罰。

這個群體,本身就沒有被大家以正常的眼光看待,當他們因此生病的時候又受到了更多敵視,仿佛應該被隔離起來自生自滅,連被愛的權利也剝奪。

並不是鼓勵人們去愛艾滋病人,畢竟誰都知道有多少痛苦和挫折,精神上和經濟上的要陪伴其承受,都不知道對方何時就會永遠離開。但我們卻可以像對待一個正常人一樣去對待他們。

如果我有艾滋,你會如何待我?

愛滋病僅三條途徑傳播,日常生活中並無危險。而有親密關係的人之間,只要注意消毒工作,完全可以一起生活,甚至做好防護措施,偶爾的性生活也可以發生,當然前提是伴侶知情。

如果我有艾滋,你會如何待我?

近兩個月,愛爾蘭和美國先後同性戀婚姻合法化,但在中國,同性戀依然是櫃子裡的人,不同知識水準,收入水準的家庭對此的排斥程度並無太多不同。相較於三年前寫另一篇文章時我所瞭解的中國同性戀生存現狀,三年後的今天,同性戀的曝光度增加了,被更多人所瞭解,但也僅僅是知曉,伴隨著的是誤解與異化的加深,理解和接納通常只在年輕人的圈子裡。將男同性戀與艾滋聯繫在一起的現象更加嚴重了。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如果我有艾滋,你會如何待我?

讃 (1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