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不要再見了,不要再賤了

也許感覺心臟好疼的那幾個小時是赤裡對這段感情最後的掙扎,然後就完全死心了。總是這樣一下子被他點起滿世界的希望,又在最後關頭落空,再為他編造種種藉口來欺騙自己。可是現在,太顯而易見了,藉口都編不出來。

他終於逼著自己承認了這個事實,桑逸已經不愛他了。就算知道任何諾言都不該被當真,可還是太希望以至於放任自己,相信了。

不要再見了,不要再賤了

眨一眨眼睛就帶下一兩滴淚水,卻沒有哭。他想,這樣就可以要他殺了自己了。和他在一起前就是這樣想,知道他喜歡自己後料想他不會捨得,自己也會不忍心。可現在就沒問題了吧。

買來一袋水泥,一桶水,一隻塑膠桶,打了個電話約他淩晨在一橋見面。“最後一次了,請你來見我一面吧。”沒有把刀遞給他,自己真是個溫柔的人。

不要再見了,不要再賤了

赤裡靠在護欄上,看到桑逸走過來。“嘿,你只要看著就好,幫幫忙就再好不過了。”赤裡兩隻腳踩進塑膠桶裡,開始倒入水泥。

“你到底想幹嘛?”

“你不是看見了嗎,想沉水啊。殺了我吧,下不了手的話,看著也可以。”水泥袋很大很重,控制份量讓赤裡很吃力。

桑逸沒有作聲,似乎有憤怒有隱忍。

赤裡察覺到了,手上動作不停。不好意思,我最後的願望是死在你面前。此後我再也不會麻煩你。水泥倒得差不多了,他開始往桶裡灌水,自己動了動腳當作攪拌。

旁邊偶爾有車經過,路燈把一切都染成了橙黃,兩個人就這樣在路邊,一個忙著攪動水泥,另一個極度不想就這樣看著,又不知道該幹嘛,眉頭緊鎖地時不時瞥一眼。

終於水泥攪完,他無事可做了,抬頭看桑逸。他眼睛望向一邊,手指抓著褲子握成拳,好像已經不耐煩了。

赤裡就靜靜地看著他,一直看,想看足再死,卻怎麼也不夠。好捨不得他啊。終於快解脫了。

“可以抱我上去嗎?”看著橋邊高高的護欄,赤裡很為難,對著桑逸笑得無奈。

桑逸終於看了他一眼。想說什麼卻又別過頭。並沒有願意幫忙的意思。

沒辦法,赤裡只好努力用手撐著護欄想撐起身體和快幹的水泥。坐上護欄的那一刻桑逸轉頭就走。赤裡坐在護欄上用氣音看著他的背影說,我愛你。帶著無奈的笑容。也不管他有沒有聽見就朝後一仰,閉上眼睛,等著墜入江水。淚水終於隨著他閉眼的動作出了眼眶。

入水的那一刻震盪得他渾身疼痛又暈眩,還來不及反應便被水泥桶拖著加速下沉。昏昏沉沉地似乎聽見桑逸叫他的名字,心裡還是一片灰暗,毫無悔意。

或許是在一起過的最後一點情分?他明白的,那裡面已經沒有愛。

意識越來越模糊,突然間腦海中浮現出他們初次見面時他看到的桑逸,19歲的翩翩少年,笑意輕淺,第一眼就讓他的心悸動了那麼一下。

我好想接著愛你啊,想每天都見到你,想跟你生活在一起。想你愛我。但是已經不可能啦,就算了吧。能最後見你一面,真是太好了。

不要再見了,不要再賤了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不要再見了,不要再賤了

讃 (16)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