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夢醒

一天天地拖著,什麼也沒有等到。她壓抑著焦慮不安,再也不敢鬧了,儘量平靜地告訴他她有多想他,試探他是否已經要忘記她。他只說還沒有準備好見她,說等見面就好了。可她一顆心從來沒法放下來,怕等到她回去他也不見她,怕他說她還在他心裡只是他不想主動分手的托詞。只要一想到他,整個人都陷入無力掙扎的恐懼。她擔心的很多,可是全部都無能為力,好想有誰能幫幫自己!

她終於回到了他在的那個城市,期待著見到他。見面就好了!她可以把一切都說清楚,讓他知道她已經不能沒有他,讓他知道自己再也不會這樣了。她的眼睛可以清楚地坦白她所有的眷戀與後悔。她願意付出一切,只要他不走。只要見一面就不會有猜測和不安,面對對方就可以坦白自己的心,可以傳達隔著手機螢幕所不能傳達到的那些情感,就會自然地理解和接受對方的心意。

見面前一晚,她又做了個夢。她在他們的高中門口等他,像第一次約會時那樣。她好想沖過去抱住他,釋放自己積累10個月的思念和委屈。終於他慢慢走過來,卻眉頭緊鎖,似乎有話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她走近他,看著他艱難地開口,淚水已經充滿眼眶,她說:“你不是來跟我分手的吧?”他眼神躲躲閃閃,不去看她,只低垂著頭說是。她說那再見了。

夢醒

醒來腦子一片空白,她不知所措。呆坐在床上很久,收到了他的短信“我還沒有準備好見你。”她一動也不動,只眼淚流下來。

再找他,他又用別的理由拖著。她等著,2天,7天,5天,9天。總是仿佛剛剛看到希望,伸出手去想抓住,它就又再遠了那麼一點點。像在滾籠裡奔跑的倉鼠,再怎麼努力,再多的耐心和等待也夠不到,累死之前都沒有盡頭。她解釋了很多,自己怕得要死又強裝樂觀跟他說以後在一起的時間還長的話。她不願就這樣不明不白地分開,為什麼愛又不見面?

一個多月的時間,她感覺差不多要瘋了,精神就在崩潰的邊緣。焦慮,恐懼,絕望。無盡的無望的等待,不知道還有多久。也許自己主動提出分手就可以結束這種等待了吧,可是她捨不得,萬一,萬一他就要打算見面了呢?想起這一切發展到這種地步都如夢似幻,仿佛昨日他才剛剛答應儘量趕來見她,他們倆都還滿心期待。可是似乎他再也不打算見面了。若終究要分手,為什麼不痛快一點兒呢?淩遲和砍頭都是一死,而我更願意砍頭。

生不如死地活著,也是活著,還過了很久。她放棄了去追尋那個理由,很多事情就是根本尋不到理由,得不到解釋。她想,我早知道的,有誰會瞭解我還愛我呢?沒有誰。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夢醒

讃 (8)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