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那些事,現在都能笑著說

朋友聚會總喜歡去市中心步行街旁的咖啡一條街,它從步行街中央廣場延伸過去,卻似有無形的屏障把所有的嘈雜喧鬧隔絕在了那一邊。灰色的青石板路通向江邊,仿佛身後是人聲鼎沸的繁華,前方是淹沒一切的寧靜,咖啡館,茶館,清吧則安然在旁。路上的青石板均勻地刻著古文或圖騰,走幾步便見到一個。一個個看下來,這條不長的路也要許久才能走完。

那些事,現在都能笑著說

建築大多是簡約風格,白色的外牆邊用不多的幾株植物點綴,絕不讓人覺得蔓延。可以選擇天光傾瀉的陽臺,也有厚厚的絨布窗簾遮擋著光線的昏暗卡座,只有一盞橙黃燈光的鐵藝檯燈透出光亮,話題就在這樣的地方開始。

語氣像是裝出來的落寞,實際上是真的放下,也是真的感慨。“我以為我沒法面對他,但是我們現在還是做回了朋友。”那是高三時7天的初戀,體驗了許許多多的第一次,毀滅了兩年多的友情,得到半年的全班排擠。仿佛那還沒有過去多久,尚且記得高三時她說起他是怎樣幸福的語氣和肆意中帶著羞澀的笑。她描繪的上課時兩人的小動作還歷歷在目,她叫他的特別稱呼猶在耳邊。分手後她來找我,平靜地說了說,沒有哭。我知道我除了陪伴,什麼也做不了。

“我現在只是十分好奇,他當年有沒有喜歡過我。早就不喜歡他了,可就是想弄清楚這件事。”當年她的緋聞是全班都知曉卻從不曾明著捅破的事。遊戲時的試探,眾人曖昧的眼神,當事人躲躲閃閃,卻不推脫,也不承認。這些年,我們反反復複提到她當時爆棚的少女心,瑪麗蘇小說一般的情景,這些成為黑歷史材料的夢幻到不真實的往事,在當時卻是真切地發生了,那個確定的答案在近十年後依然沒有揭曉。

那些事,現在都能笑著說

“你呢?就那麼想躲你媽?”

“嗯,可是好像並沒有用。”

她的控制欲和喜怒無常,我無力改變,只能逃離。

“小時候聽到她鑰匙轉動回家的聲音嘛,我就悄悄地躲在門後嚇她。‘嘿!’然後她就嚇了一跳,抬手就給了我一耳光!我整個人就呆掉了哦。”

“哈哈哈哈你媽也是……”

後來她道歉說只能媽媽嚇你,你可不能嚇媽媽,媽媽年紀大了不經嚇呀。我無話可說。像之後的很多事一樣,我無話可說。

被送走以後丟失的寵物,被沒收的手機,被撕毀的明星寫真,被挑撥斷絕的關係,當著同學的面被吻,被罵,和被打,長長的讓人想刪除的短信,都已經過去了。再安靜地回想,進入到那個場景中,還是同樣的無助和戰慄,越說到深藏心底數年不曾提到的內容,越是流淚流得坦蕩蕩。但好在,拍拍對方的肩膀,會發現已經是今天。

笑著拍著桌子說到意猶未盡卻沒什麼可說了時,便起身離開找地方吃飯,人走茶涼。【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那些事,現在都能笑著說

讃 (7)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