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感情潔癖

你是我存在的全部價值。

感情潔癖

我可以為了跟你在一起做任何事,我願意把所有的美好掩蓋起來只讓你一個人見到,我想要到一個只有我們兩個的地方斷絕與別人的聯繫只有彼此。我的心已經全部交托給你,身體也是早晚。

感情潔癖

而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懷有這樣的感情,我會比任何人都厭惡自己。

水性楊花,朝三暮四。多麼善變,許諾一生一世都成了過眼雲煙,還有什麼不會變呢?還有哪裡值得信呢?果然還是個普通人,無法免俗地記憶短暫。

人生來如此,喜新厭舊,貪得無厭。尤其善於對身邊的人習以為常,“結婚三年後,妻子就像一台冰箱,什麼都能放進去,可以隨意使用,壞了也不必修”,《晝顏》裡這樣說,一個講婚外戀的故事。想要拋棄背叛時,曾經甜蜜幸福的事情也成為藉口變得面目可憎。彌子瑕餘桃啖君,得寵時君王贊他體貼溫順,失寵後余桃便成了降罪的緣由。人所最擅長的,莫過於放下吧。不再執著於當初曾經熾烈地愛著他人的心情,放下許下的海誓山盟,忽視曾經內心的決定。歸有光“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蘇軾“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穿越百餘年的時光使當代無數文藝青年的心為之震顫,卻皆作於他們與新歡恩愛正濃的時候。並不是忘記了曾經的愛人,只是帶著對故人的思念開始享受新的生活。

可是我沒有辦法原諒這樣的自己。愛應該專情,應該投入,應該雋永,應該情深意長,生死相依。如被蠱惑般憧憬並追求這樣完美的愛,便再也無法容忍有正常人類情緒和弱點的自己。為淡忘和放下感到羞恥,譴責自己曾經的諾言,儘管只是暗戀罷了。不夠純粹,不夠乾淨,這樣的想法悄然印刻在潛意識中,在適應和淡忘的過程中一次次使反感先于理智出現。沒有人牽累我,只是我不肯放過自己。

不是不清楚物極必反,過猶不及,細水方能長流,達到頂點便必然會下降,卻還是追求著極致的投入,更多,更多。英國詩人諾頓說“愛我少一點,愛我久一點。”太熱烈的愛如轟轟烈烈的煙花絢爛而短暫,很快便消耗殆盡,平平淡淡才能一直到老。可總覺得若不曾用盡全力地愛過一個人,生命便不完整。人只能來這世界一次,為何不做那煙花,至少曾經那麼閃耀,一次就足夠銘記一生。長度和深度若只能選擇一個,到底哪個會比較幸福呢?想要兼得是否只是我貪心的願望?對於生命,我選擇品質而無謂長度。對於感情也是一樣吧。

感情潔癖

即使孤獨終老,一個人坐在狹小房間陽臺上的搖椅上眯著眼睛漸漸失去意識前,也能靠著記憶中醉人的愛一個人坦然而滿足地離去。只願“老來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感情潔癖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