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陰陽戲院

一個城市中什麼地方陰氣最重?一定是一個暗無天日,白天也不見光的地方。

午飯後,祖兒與泳兒走在灣仔的街頭。街上人來人往,偏偏靠近戲院的一段路略為僻靜,戲院更像一個異度空間門可羅雀。恰好祖兒非常想看的一部戲在各大戲院都沒有上演,這間戲院裏卻有大大的海報掛在當眼處。祖兒沒有多想與泳兒走到售票處,售票員並不年輕,一雙呆滯的目光自始自終都沒有望向祖兒和友人更像是望向祖兒的後方,祖兒隨著售票員的目光回頭望向身後,只是感到一股陰風。

陰陽戲院

  入到放映室,並沒有多少觀眾除了祖兒及泳兒外便是一位紅衣女子坐在她們左下方的位置。紅衣女子在電影開場到中間的一半並沒有任何動作,沒有笑聲沒有咳嗽,都沒有。像一個木偶一個雕塑。祖兒和泳兒時而因為電影笑時而因為電影沈默,喝了太多可樂的祖兒把背包交給泳兒便起身去了洗手間。洗手間位於後樓梯的一角,非常狹小只有兩個廁格。祖兒打開洗手間門時,門很大聲的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洗手間的電燈正一閃一閃。她推開了第一格廁格門並沒有進去,而是進了第二格廁格。正當祖兒去到一半時,寂靜的空間突然地憑空地出現了一聲歎氣聲。那種歎氣聲怎麼說,很清晰就像在耳邊。祖兒很肯定進廁所時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剛剛短短不足2分鐘也聽不見其他人進來的聲音,再說那聲歎氣像是在耳邊,祖兒甚至在聽到歎氣聲的同時耳邊有人在吹氣的感覺。祖兒被那一聲憑空的歎氣,嚇得頭皮重中間的一點發麻到整個背脊再麻到手指尖。她連忙出到廁格,外面較通明的暖黃燈光使她多了一分鎮定。祖兒心想一定是電影院音效太強使她的耳朵出現類似幻聽般的感覺。祖兒走到洗手池邊洗手,就在此時一聲歎氣又在她的左耳邊響起,祖兒像是踩空了一級樓梯又像是坐過山車由高處滑下的一瞬間,心跳漏了一拍。她慢慢抬起頭望像鏡子,在望向鏡子的一瞬間。啊!一個沒有臉的女人站在祖兒後面。祖兒一邊大聲尖叫一邊準備跑出廁所,就在轉身跑了一步半,她迎面撞向了一位女士。祖兒像是找到了救星,她拉著女士大叫著:“撞鬼啊,有個沒有臉的鬼,剛剛剛剛就在我後面!”此時她抬頭,才發現原來這位女士正是電影院坐在她們左下方的女士,原來她在這刻正背對著祖兒。不!這不是背對,祖兒後退了一步才發現原來這位女士前面與後面都一樣長滿了頭髮。唉。一聲熟悉的歎氣聲又響起,發出這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正是這女士。那個無臉人的臉是不是像這樣啊?紅衣女士邊說邊撩起了前面的頭髮,露出的臉竟然與祖兒的臉一樣。

陰陽戲院

  祖兒一邊尖叫一邊推開了紅衣女士,衝出廁所。祖兒此刻只想拉著泳兒馬上離開這古怪的戲院。但等她在推開3號影院的門時,她發現原本空無一人的放映廳竟然坐無虛席。是要入去找泳兒,還是轉身衝出這恐怖戲院。她與泳兒情同手足,但此時的她心中的恐懼已經上升到了極點。

陰陽戲院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陰陽戲院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