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夜話

被背叛後人總是不會再輕易相信的,自然地發展成了對所有人的防備。何種原因的背叛已經不再重要,喜歡說八卦,背後議論,添油加醋本就是人的天性,蠅頭小利的誘惑,追求背叛的快感更不是什麼新鮮的理由。結局已經無法更改,也只能隨它去。

於是對身邊人守口如瓶,對陌生人無話不談。毫無牽連的人,並不能對生活構成任何影響,激起哪怕一絲一毫的波瀾。只可惜我做得不夠徹底。一面之緣本該終止在當天,卻留下了聯繫方式。

夜話

“你還記得你說要我隨緣嗎?”

“這麼晚了,還沒睡?”

“我在看《我的野蠻女友》,全智賢說我總是在一些愚蠢的想法中浪費時間,覺得兩個人有緣的話總可以在什麼地方再見。另外一個老頭說什麼是命運呢?就是在你和愛的人之間搭一座橋”“你不是也沒睡嗎?”本來打定了主意再不聯絡,劫後餘生再次念及當初,有的話不吐不快。

“有什麼變故了嗎?”

“去杭州以後那個月經歷了一段很艱難的時間,就是從那以後決定再也不等待了,我不能隨緣,我要盡一切可能去爭取,說不定就會有希望呢。”

“和我想的一樣,正是此意。至少我努力爭取過,有一點希望都不放棄。”

“我感覺剛剛從懸崖邊上走過,差一點就掉下去了。可是現在,我很好。那時候,好想有誰能幫幫我,或者乾脆殺了我,想到過好多人,朋友,醫生,也想到過你,可是那時候根本連把自己的事情再說一遍的力氣都沒有,就每天這麼耗著,什麼也做不了,也沒有人能幫我。”

“那現在找我,告訴我。”

“我已經沒事了,只是看電影有了感觸,跟你說說而已。你又如何了呢?”

“已經緩過來了啊。我啊,失無所失,做自己想做的,不留遺憾。”“好好生活吧。”

“你也是,會有好結果的。就算沒有也不會後悔的”

“我嗎?我是死不悔改,沒得救。我跟你不一樣,痛苦這種東西,只會越來越重。”

“怎麼會這樣?那就做自己想做的,享受當下的快樂。”

“今朝有酒今朝醉嗎?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李白啊!”

夜話

“是,我也做不到,我會死抓不放。你也是嗎?”

“算吧。”“願君自在如初。”

“我從那天起就一直覺得你語氣太悲涼了。”

“如果有那麼一天,你會來救我嗎?”

“如果你找我,當然會。但是我覺得你比我看得開,懂得多,我不知道能否提供實質性的幫助,但是一定盡我所能。”

“很多時候,一句話就夠了。”

真難得,我遇到了一個連對陌生人都無法坦誠的人,還是說,對陌生人有所保留才正常呢?說實話,我並不關心他如何了,“你怎麼樣?”是僅僅出於禮節的問候。除卻寥寥數語,我並沒有什麼“救他”的傾向,他當然也不會把我當成可以求救的人。我們都十分清楚的是,對方既沒有這個義務,也沒有這個能力。那麼可以找誰呢?只有我的心理醫生而已,而她收費200/小時。

夜話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夜話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