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信鬼

我一個人坐在床上,靠著牆看著窗外。天空被燈光照亮,投射下冷色的光,黑得並不徹底的夜色中,對面的建築物慘白慘白的。我不知道是淩晨幾點,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好想跳下去

既然你不給我個答案,我只能自己尋求解脫了。一想到明天的到來,就痛苦得無法承受,已經一天都再也撐不下去了。死是唯一的辦法,既然活著已經如此痛苦,那還活著做什麼?我需要做的不多,僅僅是,走到窗邊,攀上窗沿,放鬆任由自己倒下去罷了。沒有恐懼,也不需要勇氣,如此簡單,死亡原來這樣近,這麼容易達成。只是父母看到我的屍身會如何呢?那是唯一猶豫的理由。

曾以為跳樓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嘗試的死法,怕粉身碎骨,樣子太難看。可是現在,它似乎是最簡便的方法。念頭一起便發散開來,我想像著自己走過去,用俯視的角度看著熟悉的景觀。已經在這個時間看過太多遍,並不難以想像。突然間想到另一個跳樓的人,好像一切都有了解釋。我不過是拿你開了個玩笑,你就要逼到我跳樓嗎?

 信鬼

有女生跳樓了。

就在我們宿舍的樓棟,宿管們封鎖了通道,不允許我們出門,極力地想壓下這件事。在距離我們宿舍不遠的二層走廊拐角可以視線毫無阻隔地看到蓋著布還沒有收走的屍體。並沒有特別的感覺,一年總有那麼一兩個學生跳樓或者猝死的消息,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不讓出門,不是太方便。我站在走廊上看著屍體的位置,離跳樓死亡的人這麼近還是第一次,不免地,我有些好奇,並沒有漏出臉來,我掃了一眼便走了。

從小受著唯物主義滲透,充滿科學精神的教育長大,對死者我沒有恐懼,對鬼神我也並不相信,或者說,即便是有,那也與我無關。死人改變不了什麼,活人才有翻雲覆雨的能力,才讓人畏懼。

晚上,室友害怕到不敢獨自下樓,叫我陪同。走到樓下發現屍體躺過的地方已沖水清洗,但一灘灘的血跡還殘留著,清晰可見。嚇唬室友大概是很有趣的事,不知道她會是什麼反應,想想都想笑。我迅速地指給她:看那就是屍體躺的地方啊!她驚叫出聲馬上跑遠。我笑著一個人慢慢走過去,視線又自然地移向那裡,想著拿死者開玩笑是不是不太好?算了反正不關我的事,她的死和我並沒有關係啊。

 信鬼

現在想來,那就是一切的轉折。甚至兩次,時間都可以吻合,我輕視,怠慢死者的時間,和事情突然開始逆轉的時間。一切都失去控制,巧合地錯過所有可能的轉機,恰到好處地保持著似乎有希望卻又無時無刻不活在絕望中,看著機會已經錯過的狀態。已經命背到不科學了,是啊,不像正常的走向,就好像有人在操控似的。

信鬼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信鬼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