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玩火自焚

不信天命,不信忌諱的我從不相信鬼神能對人構成什麼影響。他們也許存在,也許不存在,可是又與我有什麼關係呢?我不會早晚禱告,也不指望神可以助我,我不害人不盜墓,鬼跟我也沒有關係,所有的事情都只跟活生生的人有關而已。所謂命運,所謂註定,所謂不詳,都是只人為添加的解釋,我堅定而自信地相信著人的能力,人可以做到一切,只是全憑是否去做罷了。

我從未想過,要經歷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在傷害與被傷害中學會不只是言語和行為上的,而是發自內心的敬畏,敬畏死者,敬畏鬼神,敬畏另一個世界的力量。

玩火自焚

從事醫務工作的母親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用各種兇殺,犯罪,醫療劇集磨乾淨了我與生俱來的對死,對鬼的恐懼。高中更是尋找各種重口視頻釋放學習的壓力。所以當知道我們宿舍樓有人跳樓,甚至屍體還沒有清走的時候,我並沒有感到一絲恐懼,而是帶著濃烈的好奇,畢竟視頻和圖片已經屢見不鮮,真正的屍體和血跡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了。

白布蓋著,我並沒有看到她的臉,失望又慶倖,對自己心理上的強大我沒有絕對的把握但對死亡,對鬼神的好奇使我想要試探,隱約感覺到的危險更加刺激得人想要親自探索那個界限在何處,如手指略過燭心火苗的實驗。可不曾付出過代價的我,懷著僥倖讓自己忽視了玩火即有自焚的風險。當天夜間經過發生地的時候,我甚至用她的死嚇唬室友。大概就是那個時候,我觸及了她的底線。

玩火自焚

第二天,家裡突然變卦駁回了已經談好的事情。第三天,異地的男友也再一次讓我希望落空。萬念俱灰的我在淩晨三點下樓與閨蜜聊天,談到男友時帶著決絕和絕望。站在走廊旁邊自動售貨機的陰影裡,可以看到屍體躺過的地方,離我幾米的距離。我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沒有感覺到任何異常。幾十分鐘聊完,情緒極度不穩定時從來盡可能避免親近的人爭吵的我,鬼使神差般地,將我們的聊天記錄全部發給了男友,一條一條,刀子一樣的控訴。他終於深刻認識到我的失望了,也被我挫傷了。

然後便是長達40多天的冷戰。其間在我們即將見面的前一晚,以為應該要塵埃落定的我又向別人提到了那個跳樓的人,不無得意地說起自己毫無懼意,嚇唬室友的事。第二天便收到他來不了的消息。我在漫長的等待中精神逐漸崩潰,終於在一天夜裡動了跳樓的心思,然後一切都有了解釋,一切的能對上了。

玩火自焚

如果僅僅是這樣也許我不會如此確定。但是在精神崩潰的4天后,恰好有人邀我去衡山寺拜佛,我抓住這僅有的希望去了,虔誠地燒香,默念著求你放過我,別再折磨我,我不想跳樓,我已經學會了敬畏死者。

第二天,我收到了他見面和好的簡訊。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玩火自焚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