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留戀垃圾

 如果愛上一個擦肩而過素未謀面的路人。

  啊峰是一個吊兒郎當的人、無所事事,在一個銀行內當一個小職員。他睡到三點鐘才起床,穿著西裝腳上卻是一雙破爛的白波鞋,看起來興許有些發臭的白波鞋。他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舞台妝般的黑眼圈,手上的香煙短到快要燒到手指。他耳機中放著大聲的rap,外人都可以聽見這個一邊沒有聲音的耳機裏放的歌夾雜了多少粗口。他在翻7-11翻了一會雜誌,朝一條很多人的街走去了。周末的街道人來人往,一個一個的紅燈。像啊峰這樣的人,這個城市有成千上萬個,高中畢業打一份過分安穩的工作,入不敷出。啊峰覺得自己每天都在等死,他在想多久會世界末日,如果是明天,那今天他一定要干一件大事。

 

留戀垃圾

當啊峰在等一個紅燈的時候,他看見了對面的啊芝。說得老套點啊峰的世界在見到啊芝的那一秒好像停止了。啊峰在想如果可以不用上班,他每天都會很用心的泡一杯咖啡,很用心的放一張舊唱片,再很用心的修剪一束花放在啊芝的床前。啊峰心裏盤算了很多種認識啊芝的方法。“小姐,請問兆萬中心怎麼去啊?” “小姐你的頭髮好漂亮啊!” “小姐可以請你喝杯咖啡嗎?”但在現實時間總是和人們作對,該慢的時候快,該快的時候慢。人群重對面馬路過來,啊峰和啊芝擦肩而過,那一刻太短短到啊峰想隨便說點什麼,卻什麼也沒有說。當他回頭時啊芝已經不見了,彷彿幻覺一場。啊峰想站在了原地,他的眼睛望著很遠的地方,哪裏有很多很多差不多的人。啊峰回頭用力的踢到了街邊的垃圾桶,垃圾散落了一地。他看著地上的垃圾,原來垃圾也都是差不多的,無非是煙蒂、紙巾、飯後、塑料袋、空瓶子。

 

留戀垃圾

重那天起的每個週末啊峰都在這個紅綠燈旁等啊芝,他想如果下次看見她他一定要告訴她自己叫啊峰。過了很久,他還是沒有等到這個啊芝。啊峰有些時候會覺得自己做了一場夢,醒不過來的夢。以前的他比誰都現實,做什麼事情,每一分鐘能賺多少錢。可是就這一次只有這一次,他想做一次夢。他辭掉了他的工作,每天在街上貼著一張莫名其妙的尋人啟事。

 

留戀垃圾

 

在某天他沒有再印尋人啟事,在那個紅綠燈的旁邊當著一個流浪漢。啊峰想其實當個流浪漢或許比做個打工仔更自由自在,他每天吃著別人丟的垃圾,幾點睡覺起來都可以。不用再每天到公司上班,他也會被罵就像以前在辦公室一樣。啊峰看著街邊人來人往的人,原來很多人都和他一樣,現在至少他不用和別人一樣了。啊峰覺得自己像是脫群的燕子。現在他自己一個人在飛,不需要朋友什麼都不需要,至少他不用跟著那些差不多的人去一個他不想去的地方。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留戀垃圾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