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完美

“一期一會”似乎是已經被用濫了的話,它本是日本茶道用語,指一生只會相會一次的緣分。實際上人生的每一刻,每一樣東西都是一期一會,而惶恐不安患得患失地珍惜每一個瞬間顯然不可能,泰然自若問心無愧便已經足夠。對待物品懷著愛惜的心,物盡其用,便是對得起它們了。假若有什麼不願意見到的意外,也非人能挽救,無需思慮過度。可是對待為數不多的在意的物品,任何缺失都成為完滿裡的瑕疵,每當想起都遺憾不能自已。

我的鏈子斷了。

突然之間,就像失去了精神的支柱一樣。

完美

我感受到了力量的拉扯,彈力線被拉到最大限度,卻來不及阻止。一瞬間,手鏈中的珠子落了一地。

那是我的信物。它斷了,我們會不會斷?儘管自己也清楚是多麼荒謬,可是太在乎了,畏懼一切不祥的徵兆,容不得一點差池。

幾乎是本能地無視了周圍的一切,開始找散落在操場跑道的珠子。什麼都無暇顧及了,扯斷我手鏈的人,旁邊的人,路過的人,都只當不存在。偶有詢問的人,我也只能低垂著頭一邊找一邊重複一句話,能不能幫我找找我的珠子……顯眼的幾顆很快找到,最後幾顆卻遲遲沒有出現。烈日下周圍很快就沒有人了,除了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我根本無法做別的事情。我仔細地清點著,按照它原來的順序排好。可是兩個小時過去,來回搜尋近處,走遍了整個操場,就差最後一顆。淚水模糊了視線也不敢停下,我看著魚貫而出的幾千人,看著跑道邊的排水溝縫,心裡滿滿的絕望。我的最後一顆珠子,在哪裡?少一顆都不行的,因為他給我的時候,是一整串啊……

完美

我想起兩年多以前,十七歲不到的我在某個晚上分別的時候,看著他拿出一個跟他相同的手鏈戴在我的手上,聽到他說,契約達成。想起不捨得離別的我說不如手銬,而他說只是沒有鎖的手銬。想起他無法相伴的那些艱難日子的日日夜夜,我看著那鏈子,就當做他在,就重新振作起來。只少了一顆而已,為什麼如此在意?我一時不能理解自己,那執念是身體在思想之前作出的反應。回想起來,也許從高三的某一次月考開始,那已經是我的精神寄託,時刻都在身邊,隨時都看得到。即使再買一串就為那一顆,也不再是當初他給我的那一顆,不是陪伴我兩年多的那一顆。而我想要找回的,只是那一顆。我不能失去的,是這段時光的見證。

過了幾天,我終於放棄,將少了一顆珠子的鏈子串起來。小說《飄》的最後,瑞特說,我從來不會把打碎的瓶子粘起來然後騙自己這個和新的一樣。畢竟那個時候他的愛已經被磨光,毫不在意。而我,還是需要著它的點滴慰藉,即使有缺憾,也必須刻意忽視那些不甘心,欺騙自己它和以前一樣。因為連手腕都已經無法習慣沒有手鏈的環繞了。

完美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完美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