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註定的故事

  還是那條骯髒的巷子,就像別的巷子一樣。紅毛人站在巷子的中間,兩頭是大佬發的馬仔。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他們的名字,或許也有人聽過,但是很快就會忘記,只是因為他們都太像。“不要這樣,大家都是兄弟。你知道不關我的事。”紅毛人對昨天的難兄難弟強仔說到。“別廢話了。”強仔說到。其中一個人走到紅毛人背後,往他頭上用力的敲碎了一個啤酒瓶、兩個、三個。紅毛人倒在了地上,血染紅了旁邊的污水,他的一頭紅髮也在污水中化開。

 

註定的故事

“死人了,大佬發還沒有露面。這次來了一個替死鬼,外號叫強仔。聽說是紅毛仔的兄弟。”一位老警察說到。“都跟你講這些人渣沒有半點人性的,自己兄弟都害,抓住強仔讓他供出大佬發。我現在就把強仔找出來”啊Sam說。“翻轉九龍區都要找倒強仔。今晚行動!”老警察說到。

 

註定的故事

KTV包房中一股毒霧般的煙臭,強仔正坐在沙發的正中間,拿著話筒左擁右抱。他好像喝醉了一樣,紅著臉紅著雙眼。強仔現在是幫派的堂主了,原來要做堂主很簡單只要出賣自己的朋友就可以了,如果要做大佬呢?你就要出賣最愛的人,最愛的那位。“啊毛你不要怪我。”強仔大聲的對話筒說到,可是身邊的人無動於衷,也許是大家都醉了。強仔不是做大佬的料子,因為他會內疚會傷心。“啪”門忽然被踢開。“所有人抱頭不要動!是警察。”警察用槍指著每一個人。

註定的故事

  “你講吧。講這所有事情都是大佬發做的,你就可以回家了。”警察A說到。此刻的強仔低著頭一言不發,所有目光都停留在他的身上。所有人都在等一個解脫,像是一個停戰的宣布,只要強仔開口指認大佬發,事情就可以這樣結束了。“不關任何人的事,都是我一手策劃的,是我一個人做的。販毒也好,殺死紅毛人也好。”啊強目光呆滯的往著前方密不透風的玻璃,卻每個字都說得很清楚。這是強仔這輩子說過最認真得話。“你瘋了啊!”警察A用力的踢了強仔的凳子。是的,所有人都以為強仔一定會指認大佬發,一個連自己從小長大的兄弟都出賣的人。來到警察局不應該是渾身發抖,抖出大佬發所有秘密的嗎?在場的所有人都開始煩躁起來,有人沮喪有人抱頭。或許是忙了長達半年的事情毫無價值,或許是擔憂香港市民的安全,更多的是難得的升職機會又被打破了。但強仔卻鬆了一口氣,那怕等他的是一場終生監禁。

  “喂,我知道如果我供出大佬發的話,我的家人一定會很慘。我談不上愛他們,但是我知道這是唯一一次我可以做點什麼。其實很多事情都是註定的,你生下來要幹什麼,當老師、警察還是混黑社會。只有這一次我可以選了,唯一的一次。”“在巷子的那天,你知道這一切都是一個設好的局嗎?在你殺死紅毛人的那天,或者說在學校圍堵啊添的那天,在你開始加入黑社會的那天。你知道嗎?何志強”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註定的故事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