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黃昏時分

似乎打過一次招呼後在彼此生活中的出鏡率就大大提高了,樓道,教學樓,圖書館,食堂,學生街。每次碰面都是簡單地打個招呼,淺淺笑著走過去,最多交談一兩句。“你也在?”“嗯。”

我與那個遙遠的人不鹹不淡地掛著,他對我的感情一無所知,顯然也沒有意識到我們根本不會見面這個問題。我不敢表露出一點痕跡,我是一廂情願的,對此我深信不疑。萬一讓他知道,也許朋友都沒得做了,雖不至於討厭,一定尷尬無法相處。他那樣社交豐富的人,我只是他認識的人中普普通通的一個吧,閒時可以聊些輕鬆的話,卻絕不是可以討論重要話題的物件,一個想起時可以聊聊,沒有交集也不會想到的朋友。算得上朋友的話,也好呢。

半夜瘋瘋癲癲地跑出去就那麼一次而已,畢竟時間允許的情況下去校外通宵喝酒唱歌要爽太多。大概也是這個原因再沒見過她與隔壁的T在一起,不過聽室友們八卦時說起,她們一直有聯繫。真難得,即便中間不可能沒斷過,也快一年了呢。什麼時候看到她都是一樣的帶著含蓄內斂的神采,好像清清靜靜的地一直一個人認真地活著似的。她的氣質仿佛出淤泥而不染,仔細看看就感覺到在她旁邊的女生都顯得平庸甚至俗氣,不管水靈或著嫵媚,都不似她淺淡的光華,像玉石熒熒的光,不招人注意,細看才嘆服不已。我根本無法把她與我隔壁房間的T聯繫在一起,更忍不住去想卻想像不出來夜深人靜時她們在一起是什麼樣子。

黃昏時分

水彩畫到一半天光就已經暗下來,無法繼續了。黃昏時天際線是偏夕陽紅的橙黃色,再往上卻是灰濛濛的群青,相交處恰似水彩暈開。走出畫室發現這景致的同學陸陸續續地拍照,倒掉水回來的我看到她正好從她們班畫室出來。想著看看他們的畫也不錯,我走進那個畫室。已經沒有多少人在,我可以從容不迫地慢慢看。我並不在意老師打的分數,只挑自己喜歡的。反正即便符合老師的標準,自己的眼睛不接受的作品我也是如何都欣賞不了的。在其中一張畫上看到了她的名字,畫如其人,她的畫給人的感覺跟她本人一樣,簡單,好看。並非精雕細刻,是抓到重點寥寥幾筆劃出神韻的精緻。她果然很出色啊。我拍下她的畫,走了。

黃昏時分

室友與隔壁房間下鋪的那個T不知什麼時候熟絡起來,連帶著我也不知不覺就跟她熟了。聊得最多的總是關於她上鋪的吐槽,帶著同情的笑聽她說床總是在搖這樣的事。由著她說,也不太插嘴,我心裡隱隱地想知道她上鋪的T和那個女孩子的事,又總覺得對她的興趣還不至於讓我刻意打聽。只是每說起關於她的事都讓我尤其有精神,總是不自覺地轉彎抹角地引導她多說一點。

黃昏時分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黃昏時分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