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凌晨四點

雖然沒有細節,我還是略略瞭解了一點她的事。她們開學不久後就相識了,即便她並不漂亮也卻也在那個T的目標範圍內,成為其中一個被她帶回寢室的女孩子。與其他人不同的是,她們斷斷續續地保持著關係。那個T身邊不知過了多少人,她卻除了偶爾與她聯繫,再沒有其他人。“她好像每次都是像第一次一樣開心而滿足的樣子,顯得溫柔又順從,從未見她因為我下鋪那個不停找別人而發脾氣,好像並不在意這種事一樣。她一看就是想好好談戀愛的好姑娘啊,可是怎麼好像是在各取所需罷了呢?我感覺得到她們之間關係很微妙,她一定不是隨便的人,可是她為什麼要這樣呢?”這樣明顯的委屈自己。

凌晨四點

偏偏那個人也不願意放開她,想來大概也是發現了她的與眾不同,又不想因此作出改變吧。兩個人都是有感情在的,不過一個犧牲太多。想起那天半夜看她們牽手走在一起,的確是般配的,因為她的表情,就是沉溺在愛情中的少女特有的甜蜜幸福。

作踐自己的白蓮花,我突然就沒有興趣了。

我喜歡的人仍然在我能看得到的社交網路中調戲別人也被別人調戲,我時常也是其中之一,甚至是比較過分的那個。即便如此網路帶來的虛無感還是清晰地提醒著我,線上線下天差地別。在網上調侃他也許是我所能謀求到的最大限度的福利,雖然那麼多旁人也是一樣,我無可奈何。對他的感情在每一次線上上勾搭上的時候達到心跳的頂峰,而長時間的不聯絡又讓人模糊起來,連自己也不清楚對他的喜歡是否殘存了。自然平和地習慣了,都不會感到少了什麼。網路就是這樣脆弱的關係。

有天晚上突然收到陌生的短信,說是她,叫我幫忙幫她把喝醉了的那個T搬回寢室。我打了個電話去確認了一下,便出校打車去那個大半個城市之外的酒吧。門禁時間都過了,我找了個不太高的地方從窗戶翻出去。的確是有些麻煩,然而既然她請求了,我還是不想拒絕。

凌晨四點

進去酒吧人並不太多,人們坐在位子上小範圍的玩。舞池裡都沒有人,也許是已經high過了。目光搜索到那個T在酒吧嘈雜的各種聲音中倒在沙發上睡得人事不省,她在旁邊安然地玩手機。我敲了敲她面前的桌子讓她看到我。對視了一下便一人架起她一邊蹣跚地走了出去。

我坐在計程車副駕駛位,並沒有打算問什麼,她卻先開了口:“要是明知道不可能一輩子在一起,你會在別人身上浪費時間嗎?”

“及時行樂。”

“我知道,只是久了有點累。”

我瞬間明白了她只是想傾訴,應該憋了很久了吧。我回過頭去看了看在她身上沉睡著的人,想著那人會不會聽見,但是她都似乎無所謂的樣子,我也就放開了。也許她本來就是要她聽見。

凌晨四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凌晨四點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