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晚間水彩教室

點到即止,旁邊還有人。我直起身來,靠在她旁邊坐下。許多想法在我腦中跑來跑去,讓我抓不到重點。她也坐起來,緊挨著我,直著身子不靠著我,不看我,也不說話。我突然間就放棄了各種猶豫掙扎,頭一歪搭在她肩上,磨蹭著將臉埋在她頸間,吻了一下她的脖子,感覺到她輕微地顫動了一下又不再動彈。我閉上眼睛,在躁動嘈雜的音樂中在她頸窩裡休息。其他事情,隨它去吧。

晚間水彩教室

清晨回校時,我牽著她,與人群隔了一點點距離,但已經足夠說明問題。一路靜默,誰也沒有說話。我沒有任何想法,眼前是一片朦朧,腦中也是一片空白。感覺像在霧裡隨心所欲地走,走到哪裡也不在意,反正沒什麼可損失的。到她寢室門前她卻不鬆手,笑得天真爛漫對我說不吻別嗎?我反問她你喜歡我?她說是。我說那麼我現在不想,睡醒再來找你。她還是笑著,鬆開我進了寢室。我繼續走幾步到自己房門前,只願長醉不願醒。

那個下鋪的T發來短信說祝幸福。想起她昨晚也在,大概看見了吧,自己什麼都沒有注意到。我不置可否,什麼幸福。

與她見面的時候不多,不如說我在刻意避免見到她。我開始害怕看到她的笑容,好像對我懷著滿腔的熱戀的樣子,簡直以假亂真。我不想投入這場戲,只好逃跑,怕她用笑容來逼我。彼此都清楚明白地知道對對方的感情,的確存在卻縹緲微薄。也許我們之間最舒適的相處方式便是君子之交,淡淡如水。我可以試試看等這水慢慢蒸發,等待兩個人的心漸漸交錯相通藕斷絲連,但無法忍受她加入各種調味料,強行你儂我儂蜜裡調油,像吞了一大口麻油。她一定是被什麼逼到這地步,只不過一個錯誤的吻打破了平衡,這戲作給誰看?只不過我顯然不是一個可靠的人,發現不喜歡自己的角色,我馬上就會穿著戲服跑路。

晚間水彩教室

晚上的畫室畫不了水彩,但尚且連得上wifi,逼不得已,為了避開她所有可能在的地方,只好藏身於此了。她自己一定也明白,並不需要我來說清楚,那只會徒勞地尷尬罷了。何況,雖然再不想牽涉她那些複雜的事,做一個圍觀群眾,看完因為我的逃跑所以僅剩她一個人的獨角戲,我還是有興趣的。她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燈突然開了,我嚇了一跳。我並不懼怕黑暗的空教室,正好不開燈以免別人注意。回頭一看,是那個下鋪的T。“你怎麼來了?”

“有東西落在這兒了,你呢?怎麼一個人在這兒,也不開燈。”

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隨口說:“修身養性。”

她笑,拿了東西卻站在原地看著我,我低頭玩手機裝作渾然不覺。全身上下都能感覺到她的視線,我努力忽視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卻絕望地感到她好像不打算放過我。

晚間水彩教室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晚間水彩教室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