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所謂一見鐘情

春日遊,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光線穿過樹葉的間隙溫柔地灑下,風中夾雜著杏花的香氣,那天天光正好,說不出的舒服,目光隨意流轉間就看到了那個人。猝不及防地悸動,它輕描淡寫,若隱若現,像圓潤的指尖在心中從未被觸碰到的地方輕輕拂過,勾引起一片癡心,從此的所有所有,都是義無反顧。

所謂一見鐘情

可是純粹的甜美只存在於相遇那一刻,像魚鉤上的餌。那一眼生出的情愫在心裡生根發芽,盤曲蜿蜒著迅速在心裡佔據領地,叫你念著他,想著他,還未回過神來已經兵敗如山倒,只有認命,想便想吧。可是它哪裡會滿足,在不知不覺間蠶食著心臟,深入至血管,叫你為他牽腸掛肚,見得到便小鹿亂撞,見不到就濕了眼眶。真是得寸進尺,又讓人無可奈何。相遇毫不疼痛,思念卻滿是苦澀,可是想到他的時候,臉上分明是甜蜜又羞澀的淺淡笑意。那一眼是人心甘情願的軟肋。

所謂一見鐘情

從暗戀到在一起是幸運,但不是童話,不會是“從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了一起”。兩個人如此不同,只有不斷打磨自己,適應,忍耐來與對方契合。磨掉了脾氣,等慢了性子。因為是這個人所以才可以包容忍耐。親密無間可以讓人在懷抱中感覺到對方身體的溫暖,卻也因為在意,眼睛裡容不得一點沙子,苛求完美,更加容易傷害與被傷害。誰都沒有錯,卻在猜測和誤解中苦苦掙扎。委屈,痛苦,辛酸還是不願意放手,就算一時之間,痛苦比快樂還要多,但為了無法替代的那份快樂,還是想要繼續,想到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已經習慣了的場景,卻因為與他在一起眼睛看到的都是與往日不同的景色,又想到初見時那個人令人動心的樣子,滿心都是捨不得的鈍痛。

像已經沾染上的毒癮,不能再戒斷。一見鍾情的對象成為戀人,狂喜和幸福突如其來衝破了深藏於潛意識中的防備,自己都沒有意識到“沒有什麼不能失去的”從此成為一句空談。從未想過能夠得到,卻突然之間得到了,一直以為要失去,卻許久許久也沒有消失。那美妙滋味是從未體會過的幸福,離開一段時間便是毒癮發作般的抓心撓肝。張惶失措地,手指抓撓著衣襟,桌面。他怎麼還不出現?做著手頭上的事情,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手機,怎麼才過去3分鐘?打開音樂app一首一首地切換,試圖消解難捱的戒斷反應。

遇到愛情便沒有了自己,女孩子就是這樣的。人們這麼說。可是即便如此又有什麼辦法呢?全心投入,迷戀依賴,但我願意像個姑娘那樣去愛一個人。

所謂一見鐘情

詩人北島說:“當你什麼也不想要時,一切如期而至。”就像那場初遇,在平淡如水的尋常一天,無念無想的空茫之中,就看到了那個人。從這一眼開始,就什麼都由不得自己作主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所謂一見鐘情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