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安分的大陸人

一個香港的同學偶然間提到,知道嗎?我們的抗議奏效了。

神情語氣讓人想到清末民初的有志青年,受夠了封建的一切,一腔熱血只想鬧他個天翻地覆,改天換地。只不過要革命就會有犧牲,先烈們犧牲掉的是生命,現如今他們付出掛科的代價。而我們,卻似乎已經習慣了逆來順受,苟且偷生。

安分的大陸人

在大學中掛科直接影響各種評獎評優,最重要的是獲得獎學金的資格。而我們激怒了一個掌握了較多學分的老師。一個我們在課堂上對其尊重虛心畢恭畢敬,卻在生活中與之有過齟齬的老師。其甚至直接口出狂言:“如果你們敢如何如何,直接讓你不及格。”然而其條件實在難以接受,作為無錢無權的學生,我們只能道歉,成群結隊地拿著悔過書負荊請罪。然而我們之中領頭的人,還是被踢下了及格線。

能怎麼樣?重修吧,換一個老師。算了吧,惹不起。我們所有內地的學生都是這樣想的。自己背井離鄉來到這裡,既無關係更無靠山,唯有夾著尾巴小心做人,不惹是非,否則會有什麼後果呢?最可怕的是其餘恨未消,在接下來的學習中繼續在看得見或者看不見的地方使絆子。如此還是安安分分地接受了這不公的好。在我們放棄為自己辯解抗爭,一心逃避的時候,香港臺灣以及境外的同學卻聯合起來將事情捅到了學院。然而那做老師的也確實有些手段,最後竟讓校領導認為這都是境外同學的學習方法不對,當然更談不上更改成績。沒有境內的學生參與上書,必然的,境內的學生,怎麼敢學習方法不對呢?聽說時除了憤怒與失望,不免的還有慶倖,“彈劾”上級怎麼會有好結果?

安分的大陸人

不曾想又過了兩個月,抗議居然奏效了,校方規定所有成績必須每節課記錄在案,成績來源有跡可循。此人記仇的性格,高兩屆的學長就談起過,可是那已經是我們矛盾發生後了,而下一屆的學弟學妹,也許就不會如此委屈冤枉。

這樣的事情依然不是第一次,專業課進度不合理時與老師的協商,開班會時與頑固迂腐的輔導員的抗爭, 都由境外生出面。對大陸的學生來說,班會不是討論,而是通知。我們要做的只有接受任務或者陽奉陰違。因為上級即是權威,一個思想觀念遠遠落後的上級沒有交流或者改變的可能,這是多年的實踐中所得出的真知,不如聽他廢話完趕緊撤。

同意嗎?

同——意——。

那就這樣吧。

劇本是這麼寫的。可是境外的同學們偏不照著演。他們認真地與輔導員爭論,行使自己的民主權利。坐著看他們吵架只想著早點走的境內的同學,和中文並流暢卻配合著肢體動作站著直視輔導員闡述自己看法的境外同學,涇渭分明地形成了兩個陣營。結果輔導員讓步了,他們的某些意見得到了認可,而我們也得以一同享用他們的成果。

不去招惹,反抗有能力給你設置障礙的人,道理對錯都無所謂,從小我們就是被這樣教育著長大的。小人防不勝防,唯有低調小心,很多時候,就意味著忍氣吞聲。努力去追求公平正義也許可以得到結果,但人生還長,並不是這一局贏了就沒有下一次,若對方君子,則大度化之,握手言和,若對方小人,則冤冤相報,時刻陰風陣陣,若傷敵一百還自折三千。而我們並沒有這個資本與實力,何苦給自己找事?

想到接下來那老師任教的課程,勇士們所將面對的各種刁難已經可以預見。

安分的大陸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安分的大陸人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