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診所

醫生,我得了什麼病?

應該是欲求性狂躁症,你在想一個見不到的人?

是啊,影響生活了呢,給我開一點藥吧。

什麼程度的影響?無法工作?

嗯,發抖,痙攣,貪食,還有輕微的自虐。

有多久了?                                                   

幾個月來,斷斷續續。

怎麼才來?早該控制了。

本不想借助藥物的,果然還是不行。

“無念”,嗯,就吃這個膠囊吧。你能接受什麼程度的思念呢?

能做到只想念但不苦澀嗎?不要感到寂寞或者無聊。

抱歉,這些都是相伴相生的,現在的醫學水準還做不到呢,要消就得一塊兒消。或者海洛因也許可以呢哈哈,不過會死的哦。

好吧,那閒時想起他就好,忙的時候就不要了。

嗯那正常頻率吃藥就行,一天三次。會夢到那個人嗎?

偶爾。

有影響白天工作嗎?

有點兒,但是我不想藥物干預了,至少在夢裡見吧。

呵呵好的。

 診所

醫生的笑容仿若上仙看著在七情六欲中苦苦掙扎的凡人,戲謔,嘲諷又事不關己的隨意。我並不知道自己在執著些什麼,一直想著一個不可能的人。明明早就應該去醫院開藥斷了這些念頭,可還是狠不下心,想放任自己想著他,不願意他在自己心裡變得和其他人一樣,無謂生死。再加上控制情感的藥都很貴,一直沒決心嘗試,拖到現在自己都快瘋了。無法想像這些藥物研究出來之前,人們是如何生活的。如果吃過藥還是沒用,或許我是應該做個了斷了,撐到那時候再說吧。

 

醫生,我快瘋了……

醫生的表情見怪不怪。

診所

他在我夢中出現的次數增多了。白天藥物控制著還好,一旦有藥效的空白期我便沉入瘋狂的想念。頭疼欲裂,淚水不受控制的湧出。不知是生理性的還是生理性的。不願再想他,也不想忘記他,矛盾的念頭交織成一種無以名狀的焦躁。事到如今,連該怎麼做怎麼決定都不知道。

你這麼說不就是已經知道該怎麼做的意思嗎?“忘情水”可以解決一切,怎麼?不會不知道這東西吧?

怎麼會不知道……研究成功的時候那麼轟動。

錢的問題嗎?用你的信用擔保,分期就可以。

不,不是。我還沒有決定。我不想……就這樣忘記他。

要不要試試減少幾分對他的感情?不用忘記他,淡淡的喜歡那種。

還有這樣的藥嗎?

還在研究中呢。所以,如果你願意做志願者參與試藥,你的費用都可以免除,甚至還有酬勞。

我想知道……風險?還有,會反彈嗎?萬一我再次迷戀上他了呢?

看來你還算清醒呢。現在還沒研究出來,會不會反彈還不好說。看市場需求啦,有足夠需要我們就會研製新藥。不過如果你參與試藥,我們可以一直免費提供給你。喏,這是合同,所有可能的副作用以及補償金都詳細告知了。我先給你開幾片安定,這幾天冷靜下來好好考慮一下。

嗯。

診所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診所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