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忘情水

我幾乎是立刻就想答應下來醫生的提議,考慮時間只是想用來仔細瞭解一下副作用和補償條款。嘗試新藥,這種未知的事情總能引起我極大的興趣,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是恢復正常,還是完全瘋掉呢?哪一個都比現在這樣要瘋不瘋的好太多。

合同裡提到,因為控制感情的程度還在試驗期,因此存在完全忘記對方的可能,也不排除因為移情作用對本來沒有興趣的人產生強烈感情。我粗粗掃了一眼,都在意料之中,不會激發出變態的行為,我已經滿意,剩下的,更愛他或者忘記他,或者喜歡上別人,這些都交給命運吧。

想起幾十年前的老歌還唱“給我一杯忘情水”,現在人們真的有了忘情水,可以輕易忘記一個人了。以前的人都是怎麼熬過來的呢?如果這樣的思念持續一生,這樣的痛苦我不敢想,我連明天的到來都不歡迎。還好此刻我可以做個提線木偶,接受所有安排。

我在下一個休息日就去了醫生那裡,我需要做的只是服藥,報告情況而已。醫生叫我有任何不適隨時聯繫他,以免突然的精神崩潰做出奇怪的事。

藥品包裝得很像“忘情水”,同樣是極小的藥片,只是顏色不同。叫“忘情水”大概只是那首歌的影響吧。我按醫囑服用了4片。

他問我你想愛他幾分?

我答兩分就夠。不僅僅是好感,但也不至於因他而亂方寸。

忘情水

 

這種藥神奇地有效,控制得恰到好處,沒有藥效的空白期讓我回憶起他,夢中他也不常出現了。我的臉色沒有再發黑發黃,心裡也漸漸平靜下來。我如實地向醫生報告。他問我:“你覺得控制在兩分了嗎?”我楞了楞:“也許……一分?我幾乎沒在清醒時想起過他了。”

藥量減半也沒有讓那感情起死回生,我十分確定短短兩周已經讓它僅存一分以下。我的精神狀態也很正常,像任何一個單身的人一樣。但短暫的空茫時間變得多了,時常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在發呆。

見面時醫生問我思念還剩多少,苦澀和空虛還剩多少?我的答案是似乎沒有思念,可是苦澀和空虛……始終無法消散。而且我總感覺,難過是因為不再思念他。

醫生又笑了,我覺得他是嫌我矯情。

那麼如何呢?你要不要試試增加感情的藥?

好,增到兩分就好。

說完便重新感覺到了生活的希望。這段平靜的日子平靜如死水。突然間發現若不是有這感情撐著,我不過是個空殼。

忘情水

 

當天晚上,我又夢到了他。幾乎整晚都與他在一起。他的臉模糊不清,但我就是清楚地知道那就是他。我們在一個古鎮裡牽著手散步,只有我們兩個,夢裡沒有其他人,走到一個大宅前,在正門門口他突然停下來,轉過身略微低頭注視著我,說我很想你。

我毫無徵兆地睜開眼睛,回想起那個夢。

明明是我很想你。

忘情水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忘情水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