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沉沦

閉上眼睛淚水便被擠出了眼眶。我該怎麼辦?其實想念的感覺不錯,如果不是時不時地讓人陰沉或者焦躁。

 沉沦

我坐在電腦前,看著螢幕眼前突然就模糊起來,我本能地大吸了一口氣,呼出時卻帶出難以抑制的淚水,我又想起了他。得不到,忘不了。對這樣的自己已經無奈,不知要持續到什麼時候。顯然,太過了。情緒太難以控制,不但自身無計可施,藥物都無法精准控制。將來的某一天,是不是可以進行開顱手術,有選擇性地永久地斷絕對某人的感情?

我又來到醫生那裡。

他看了我一眼就一臉了然於心的樣子。

我做不到……太過了,太想他了,怎麼辦?

你為什麼不試試直接跟他溝通一下?

不,不,不可能的。

沉沦

他無可奈何地皺了皺眉,歎了口氣。他看我的目光帶著憐憫和難過。但是這對我並沒有什麼。

好吧。你可以繼續吃減少感情的那個,D片。或者,你也可以在這兒住院試試看,即時監測你的各項水準,來調整你的藥物用量,這樣也許可以更快地調整到一個精確的藥量,控制在兩分。

想到此前兩周內的成果,我答應了醫生的提議,想速戰速決,一勞永逸。既然得不到,就不要再因為他浪費時間了吧。

請假異常地順利,主管似乎已經被我時常發黑又時常紅潤的臉色和空洞的眼神嚇到,馬上就批准了。甚至問我:“治療得怎麼樣,感覺好些了嗎?”

“嗯?你如何知道我在治療……”

“呃……那個……我有看到你吃藥。休息幾天吧,早日康復!”

我謝過她走了,我很快就會好了,很快就會回來的。再也不要,再也不要因為他影響我的生活。

去診所的計程車上,我再次想起了他。這也許是我最後一次抑制不住自己對你的感情了,以後我再不會這麼衝動地想你,再不會如此愛你。我的精神已經撐不下去了……放了我吧。雖然我還想繼續愛你的。

我倒出兩片藥吃下去,躺在病床上,任由護士在我身上接了各種各樣的管線。因為是最後了,我放任自己想著他,眼角一直濕潤著,眼淚流到耳朵裡,悲哀又幸福。醫生進來看了看我,什麼也沒說就出去了。我不知什麼時候睡著了,夢裡也是他。我看到我們一起在校園裡散步,在咖啡廳看動漫,在無聊的課上,我給他講看到的重口小說。一切都清晰得像真的一樣,像昨天一樣。可是最多只看到他模模糊糊的側臉,連個正臉也沒有。

沉沦

睜開眼睛已經是早上,我想我大概睡了接近一天,很舒服。我看到有護士出去,然後我的醫生來了。在他開口以前我先說話了:“我怎麼樣?”

效果不太理想……你的相關指標全部顯示對他的感情在增加。

我頓時感到仿佛被釘在床上無法動彈,怎麼會這樣!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沉沦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