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沉陷

他打開手機,開始播放一段錄音。

你好,陳線。我是你的大學同學,當時我們都在K大的心理學系。你喜歡的人叫逍瑤。你想起來了嗎?當時你們都對藥物治療非常感興趣,常常一起去圖書館,去學術論壇,幾乎形影不離。所有人都以為你們在談戀愛。可是你們自己卻始終在拿這事開玩笑,好像誰先說了喜歡誰就輸了似的。有一次你們共同創作的一篇關於藥物控制情感程度甚至物件的學術論文發表了,這種全新的觀點在當時簡直是突破性的,你們初級階段的成果吸引了整個心理學界的注意。我們當年是很好的朋友,幾個人一塊兒去酒吧慶祝了一整晚。逍瑤拿著他那杯藍色雞尾酒說,“線線,我們以後,說不定真能研製出忘情水呢!不知會不會是藍色的,藍色最合適了。”

沉陷

畢業後你們本來打算一塊兒去美國深造。當時你家有點事兒耽擱了幾天,逍瑤就先去了,還說幫你打探一下環境等你去呢。可是就那麼幾天的時間,就在你的事忙完了快要啟程的時候,一條新聞爆了出來,是美國校園槍擊案,其中遇難的中國籍學生中,有逍瑤……同學們都很擔心你,我就來找你。你果然沒有出國念書,我不知道打了你多少電話發了多少短信,你才好不容易回我一條資訊讓我知道你在哪裡。原來你每天都去當初那個酒吧,點藍色雞尾酒。那段時間我們剛畢業我也很忙沒有太多時間管你,我以為隨著時間流逝就會好,你除了每天喝酒也沒有什麼異常……可是後來你老是叫我幫你找一些根本不存在的藥。再然後你居然不記得我了,我才發現你忘記了逍瑤和與他有關的所有人,固執地以為你愛的人還在遙遠的異國不願意見你。你很有才華,我不想看著你就這樣了。所以一直在試圖治好你。忘了他吧。

已經過去7年了,逍瑤已經死了7年。我一直想治好你,我不相信藥物的,這次是一次完全依靠心理作用的全新嘗試。前面都很順利的,差一點就成功了呢……你為什麼要執著於兩分呢……

沉陷

有沒有……逍瑤的照片?

唉……他翻著手機指給我看,喏,你看了也沒有用,你一直都無法記住他的樣子,忘得太徹底了呢。可是連他的樣子的忘記了,為什麼還如此確定地愛著呢……

照片裡有我,有醫生,還有另幾個人,其中一個男孩,我一眼就確定那是我朝思暮想的人……逍瑤。

你先休息吧,睡一覺,醒來我們談談再做打算。

我側臥著,目不轉睛地看著照片,不知何時幸福睡去了。哭了太久,消耗了不少氧氣,我睡得很沉。也就沒有聽到醫生的那個電話。

沉陷

“逍瑤,這次又失敗了,接下來怎麼做?”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沉陷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