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自動門

後巷裏阿芝和阿明正在吸煙,旁邊堆著一個一個的垃圾袋,不管外面的陽光有多明媚在後巷這裡始終暗無天日。從17歲就開始當搬運工的阿福,不管多冷都穿著拖鞋在隔壁茶餐廳洗碗的印度阿姐。他們和阿芝還有阿明一樣都在後巷工作,對於他們來講破舊的霓虹燈牌、後巷的廚餘味還有狹小的空間充斥著1年的2840小時。

 

自動門

在這裡中午總是人來人往,午休的人總要吃飯。差不多的西裝差不多的裙子說著差不多的話題,講股票、講期貨、講老公老婆兒子女兒。阿芝很好奇他們的生活,他們每天到底都在幹什麼呢?還是說和後巷的人一樣每天都重複著一樣的事情,只是大概鋪滿落地玻璃的辦公室裏面不管外面的天有多陰也和白天一樣燈火通明。阿芝望著茶餐廳的自動玻璃門,開了又關,關了又開。世界上很多事情都和自動玻璃門一樣,是不停重複的。比如說阿芝每天都要端很多的盤子、結很多次賬、都要坐233號小巴上班下班、說很多次的歡迎光臨和謝謝慢走。在阿芝端了第37個盤子後,忽然徑直的走出了新發茶餐廳,走出了那扇自動門。“阿芝,講過多少次出去上廁所要講一聲嘛“老闆娘阿珍說到。阿芝沒有向以前一樣回頭,現在的她被腦中出現的奇怪又強烈的念頭牽引著,是一個曾經在腦子上演過千百次的念頭。

 

自動門

 阿芝走到轉角的一間店鋪,很著急的拉住了阿明的手腕拖著他往這間店鋪的自動門走。“你幹什麼啊,又發什麼神經了?“阿明甩開了阿芝的手看著阿芝的眼睛說到。"你等一下就明白的了,先跟我走很重要的。”阿芝重新拉起了阿明的手。”何志明!你還想不想明天有工開的?拍拖回家拍別在這裡耍花搶“何志明的老闆大聲的說到 “夠了阿芝,不要玩了。”何志明上去用力的推開了阿芝。何志明重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阿芝,這和每天呆滯的躲在後巷吸煙的阿芝不一樣,可是又有什麼比上班拿薪水更重要呢?阿芝望著阿明,阿芝一直以為阿明一定會跟她走,也一定會想去自動門外面的世界看看。阿芝最後一個人走出了自動門,她望著自動門裏面的阿明,她知道有一些人永遠是屬於自動門裏面的世界。

 

自動門

 阿芝走到銀行取走了全部的存款,坐上了一輛巴士。她望著車窗外移動過的一棟棟房子,她也找不到打算。可是她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個也有一點夢想的時候。其實阿芝剛去新發茶餐廳的時候是很多話的,她每天都會抱怨老闆娘和顧客,她會講如果等有一天我找到新工作,我一定會罵她們一頓然後不干。可是慢慢的她不再說這些話,也不再抱怨,因為她不知道“有一天”到底會不會來,阿芝終於變成來阿明眼中那個不說話呆滯的女人。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自動門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