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桎梏

這時代太快,快到一日不見,變化已如隔三秋。

當年熟識的同學已經在你不知道的時候,稚氣未消的臉龐後已經有了大人般成熟的溫柔;當年放學後日日流連玩耍的街道已經在大興土木後拔地而起了座座高樓,連一磚半瓦也沒有留下。天地萬物日日都在變化,世界更新得比iPhone升級換代還快。一切的一切都推動著人去變化,去瞭解接受並學習新的東西,否則便只有被這加速的世界遠遠甩在後頭。

桎梏

《看見》中,柴靜問張北川:“我們的社會為什麼不接納同性戀者?”張北川答:“因為我們的性文化裡,把生育當做性的目的,把無知當純潔,把愚昧當德行,把偏見當原則。”90後的我,接受著這個時代賦予我的對性文化,對科技甚至對三觀的開放態度。卻許久都未曾發現,以開放標榜自我,卻是開始故步自封的體現。自以為因作為普通的人類而謙卑而開放地接納一切,不知不覺中就已經把自身當做了尺度,把事物存在的合理性通過一己的感覺來判斷,實在沒有什麼比這更狂妄的了。自以為虛懷若谷,內裡確是不可一世地自大。時代走得太快了,十年前,奧斯卡評委面對《斷背山》尚且不知如何評判無從下手,十年後的現在許多國家的同性婚姻已經合法;法律中強姦的客體已經可以是男性,計生法修正案表決稿已經刪除禁止代孕條款。任何人都沒有資格和權利去憑感覺認可或否定新事物。

桎梏

故鄉是一個人最熟悉的最瞭解的地方,這在人們的認知裡根深蒂固,也一度確實是事實。可是新時代背景下,城市迅速地發展擴大,招商引資,吸收新的技術探索新的可能,你所熟悉所瞭解的,已經僅僅是自己生活區那對於城市而言九牛一毛的部分了。故鄉的面目全非,除了老舊的街區不斷消失,文化遺產也許沒有很好地保留傳承這些負面影響之外,也存在著引入前沿文化技術等城市生長的正面影響。國家的規劃目標藍圖帶動每個省份每個城市爭先恐後地尋求發展與創新,再不是過去人人安於現狀自給自足,一方政府官員只求安穩和諧的年代了。而人若是繼續安於現狀,固守過去的經驗而不求變,只怕連故鄉的模樣都不再看得清楚。而一直以來自己都在做什麼呢?不過是把頑固當成實際,把突破當成妄想。在設計行業,這就等於死刑。把為多數人所習慣並接受當做了實際客觀的理念,把慣例當做了顛撲不破的真理,這更像是複製,而不是設計。

桎梏

得比時代走得還要快。前瞻性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重要,如果不看得足夠足夠遠,也許從構想到實踐的時間內,技術早已更新換代而產品即將大打折扣。而設計師要做的,當是拼盡全力地奔跑,看看未來的樣子,再回過頭來,引導用戶走向新的生活。

【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桎梏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